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王竹君攝。

幾經波折,新政府內閣人事終於大致底定,一度難產的教育部長,最後由「國教系統出身」的台中市副市長潘文忠出線,新政府原先屬意的台大副校長陳良基,在部分輿論指其對國教事務較不熟悉後,轉任教育部政務次長,專責高教與技職體系業務。

教育事務牽涉複雜,部長難產並不讓人意外,出現自以為可勝任愉快者反而才是災難。儘管教育部長終於確定,但筆者以為,比人選更有意義的討論,其實是各界設定的部長條件及其背後思維。

▋出身之爭?路線之爭?

主事者尋找教育部長人選的思維,反映了本身對教育的理解與想像,以小英政府為例,原先屬意台大副校長陳良基接掌教育部長,不外希望藉由其豐富的產學合作經驗解決所謂高教的學用落差現象,但是在輿論批評陳良基缺乏國教經驗後,又轉而向「國教系統」尋覓合適人選。

觀諸各界反應,多數評論顯然也歡迎這樣的安排,認為「國教出身」應有助於處理棘手的國教議題,此一看法或出於長期由高教中人出任教育部長的不滿。然而,這樣的出身論或「血統決定論」是絲毫禁不起檢驗的。且看,過往多少高教出身的教育部長,他們解決了什麼高教問題?而出身國教的教育部長又解決了什麼國教問題?20年來,共有10個教育部長,如果高教背景、國教背景可以分別處理高教與國教議題,台灣的教育何以至此?

再清楚不過,教育施政之良窳,問題並不在教育部長的出身,關鍵是部長的路線與立場。因此,教育部長人選,不該是國教與高教的戰爭,而是政策與路線之爭,說到底,就是公共化與市場化的角力。而教育部長該受關注的,也不是其個人奮鬥史,而是他以何種角度看待教育問題?以什麼思維與價值觀提出對策?無論教育部長的學經歷有多豐富精采,都有必要在就任前公開說明其教育理念與觀點,以及要以什麼施政作為貫徹其教育願景。

▋人選底定  挑戰才要開始

棘手的人事案雖然底定,但教育部的挑戰才要開始,筆者以為,在520以前,教育部新團隊有必要向外界說明以下問題:

首先,部長有無完整的政策主導權?

依以往教育部長、次長執掌,三位次長雖有分工,但仍由教育部長綜理部務並負完全責任,惟按新政府規劃,潘文忠主管國教事務,陳良基負責高教與技職,雖有部長、次長之分,實則,高教與技職由陳良基全權負責,部長則被限縮在國教業務,身分反而比較像是督導國教業務的另一位次長,究竟潘文忠部長有無完整的政策主導權?針對高教與技職政策,潘文忠有無定見?部長與政次意見不同時,誰說了算?

其次,部長、次長的教育觀各自為何?

小英政府原先設定的部長人選陳良基,可以說是高教體系產學合作的代表性人物,這樣的人事布局體現了主事者對高教的定位與想像,依此,陳良基被賦予的任務應該就是在高教體系力推產學合作。

問題在於,這樣的觀點與政策方針是提升了高教品質?還是窄化、侷限了高教的發展?就算真要推動高等教育的產學合作,也有如何推動與範圍、期程等問題,在還沒有充分對話、討論之前,就高舉高教產業化的大旗,是福?是禍?一旦政策失敗,又要由誰負責?

其實,台灣高等教育並不缺產學合作概念,高教之所以出現問題,主要也不是因為缺少產學合作,若未來教育部新團隊真把產學合作無限上綱,成為唯一、不容挑戰的政治正確,恐怕才是高教的災難。

相較於陳良基其人明確的教育觀點,新部長潘文忠的教育哲學與教育願景又是什麼?是否認同將高等教育進一步產業化的路線?理由為何?想要達成什麼政策目的?再者,就算國教背景真有助於面對國教議題,潘部長總還是要說明他的教育理念為何?希望帶來什麼改變?

在人事尚未底定前,以出身評論教育部長或有其脈絡可循,但在520新團隊接掌教育部後,政策路線才是檢驗教育施政的關鍵指標,教育部人事公布後,已有不少人表示不明白潘部長教育理念,針對陳次長的高教路線也表達高度疑慮,潘部長、陳次長如果能在就任前對外說明他們的路線與主張,或有助於減少疑慮,提升外界對教育部新團隊的信任。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