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長期以來,「維護學生受教權」一直是教育界朗朗上口的金科玉律,歷來只要推出新政策,每每以此為名;至於「犧牲學生受教權」則反向成為批評錯誤政策時最常見的說詞,社會對學生受教權之重視,可見一斑。

自2011年修正工會法開放教師組織工會以來,「犧牲學生受教權」也成為反對教師工會的標準用語,之所以為教師工會戴上犧牲受教權的帽子,就好像批評工會爭權奪利一樣,目的都在形塑工會是洪水猛獸的負面形象,以降低教師組織對教育政策的影響力。

教師工會侵害學生受教權?

為了減少教師工會對教育政策的影響,縣市長與教育主管機關慣用的手段,就是刁難、減少、甚至取消教師工會的會務假,他們理直氣壯的說:搞工會是不務正業,老師就應該乖乖留在教室裡上課,否則就是「犧牲學生受教權」。此次南投縣教育局即以此取消南投縣教育產業工會的會務假。

這樣的說法看似有理,實則不堪一駁。要知道,各級主管機關研議教育政策與法案都在上班時間,只有制度化的會務假才不會影響學生權益,教師時常為了開會請假,反而干擾正常教學。

再者,如果要以上課節數當作評價學生受教權的指標,那長期調用大批教師支援的教育部與縣市教育局不就成為罪魁禍首?而就算要論及影響學生受教權的程度,動輒下達錯誤決策的民選首長、各級教育主管機關,豈不千百倍於教師工會的會務假?

按主管機關的宣傳,不知情的人恐怕真要以為教師工會的會務假已經多到傷害受教權的程度,究竟實情如何呢?以南投縣教師工會為例,在2011年與南投縣府達成協議,雙方同意教師工會正、副理事長每週授課4節、其餘時間公假處理會務,南投縣教師工會會員近3千名,會務人員公假會務時間甚至少於一個小型學校的行政人員減課節數,也少於一個會員人數30人的企業工會。其會務假不僅依法有據,也完全可以接受檢驗,南投縣政府把這樣屈指可算的會務假誇大成嚴重侵害學生受教權,既挑戰工會安全,也著實考驗我們的智慧。

取消會務假是為了減少工會監督

那麼,教師工會究竟做了什麼?讓主事者非得去之而後快?而取消會務假,到底是為了維護受教權?還是為了削弱工會的監督?

以南投縣教師工會為例,之所以被縣政府視為眼中釘,顯然不是這寥寥無幾的會務假影響了誰,真正的原因是,教師工會堅持落實正常教學,曾經出面檢舉縣府包庇學校違法編班,使主事者顏面無光、惱羞成怒,為規避可能的不當勞動行為裁罰,南投縣政府只好再次搬出會務假影響學生受教權的說法,意圖混淆是非。

一時之間,檢舉不法的教師工會反而被扣上影響受教權的大帽子,而縱容學校違法編班的縣府竟然成為維護受教權的正義使者,這樣的例子其實所在多有。前台北縣長周錫瑋也曾在2010年取消北縣教師會會務假,表面上宣稱是為了維護學生受教權,實際上則是出於對教師會反對提早實施英語教學的報復,維護學生受教權云云,彷彿成了首長打壓工會的護身符。

教師工會都在做些什麼?

或問,教師工會都在做什麼?當真如反對者所說都在爭取教師自身權利嗎?教師與學生的利益真是零和對立的嗎?

以全國教師會(全教會)為例,曾經嚴厲批評縣市政府超收中小學學雜費,在教師組織持續施壓下,其後監察院終於對行政院、教育部、地方政府提出糾正,要求減少雜費名目與收費,教師組織以實際行動嘉惠了全國學子。

再以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為例,自成立以來,除致力維護教育公共化與師生權益,也不忘善盡教師組織的社會責任。例如:辦理「特教協助志工計畫」,招募大學生志工到中小學協助學童;發起成立「不特定志工群」,協助有機農夫市集;為推動食農教育,與喜願共合國合作推動「麥田見學」計畫,在近200所中小學校園種下希望的種子;此外,並推動視覺障礙學生相關服務計畫,為視障生提供課業輔導、視障功能性課程、定向行動及生活技能訓練、教材點字點譯、模擬職場課程、職涯科系諮詢等服務。

整理全教總2011年至2015年發布的新聞稿,共計發出228篇,依發稿之內容與數量,占比依序如下:教育政策90則(39.47%)、勞動教育31則(13.6%)、教師專業21則(9.21%)、年金改革20則(8.77%)、學生權益19則(8.33%)、公共政策16則(7.01%)、校園民主13則(5.7%)、社會公義9則(3.95%)、教師權益9則(3.95%)。

 全教總新聞稿分類與比例。資料來源:全教總文宣部

這些數據清楚顯示,比起教師自身權益,教師工會更加關注教育政策良窳與總體教育環境的改善,這些訴求恰恰攸關教育品質與學生受教權。要說教師工會只會爭權奪利,真是窄化了工會的視野與任務,要說教師工會與學生權益對立,更是毫無根據的惡意抹黑。

教師工會是維護教育專業的重要力量

由於內外因素,台灣曾有長期戒嚴的歷史經驗,校園民主進程更是晚於政治上的解嚴,儘管政府已經解除教師工會的禁令,但觀諸教育官員對勞動人權的見解與發言,以及縣市長、教育主管機關對教師工會的打壓,教育體系的戒嚴令顯然還高高掛在校園,並且深植在許多人的心底。

其實,參考先進國家經驗,教師工會都是維護教育專業的重要力量,少了教師工會的監督,只會使教育更加一元專斷,不妨想想,我們真的放心把教育政策交給民選首長與聽命行事的教育官員嗎?正視台灣教師工會集體勞動權困境,有助減少錯誤政策對教育的傷害,也才是維護學生受教權的根本之道。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