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受建築教育訓練回馬來西亞工作的黃木錦建築師,已成為今日世界遺產地檳城之重要古蹟修復專家。 圖片來源:郭瓊瑩攝。

筆者在大學服務,任職的「景觀系」與建築、土木相較,是較新興的設計專業。2006年起,我們就加入由僑委會主辦的「海青班」課程。

海青班是為服務華僑子女受大學教育所設置的,自1963年起已有55年歷史,招生對象主要在東南亞國家,如印尼、馬來西亞、汶萊、緬甸、港澳、新加坡,其中尤以印、緬、馬學生居多,他們在居住地受限於「華人」的特殊身分,上大學受教育有的會受到配額限制。景觀系融入這個體系僅有10年歷史,考量學生回國的工作需求,我們也調整出「景觀暨室內設計科」,給予兩年的技術訓練。

海青班學生相對樂於參與實務學習,學得一技之長,是他們畢業後的就業保證。郭瓊瑩攝。

台灣,可以是一個重要的教育交流平台

這些年來回僑居地的僑生各有發展,除了早期在初級服務業如烘焙、美容、服裝設計……等就業市場外,近年景觀、空間、觀光方面的人才需求也越來越多,我們的策略反而成功迎上市場需求的趨勢。海外青年技術訓練班為僑委會所創設,每年有經費補助,這些年來中國文化大學景觀系已培育了近200名學生。他們遍布東南亞各國,雖說是由台灣提供教育平台,但在師生互動中,我們也學習了很多不同的風土民情,僑生和台灣學生也不乏連婚佳偶。

僑生來台學習,除了課堂課程外,我們盡量安排戶外教學,讓他們有多視角認識台灣。張元碩攝。

雙向交流,彼此互重互惠

國民政府來台後,提供給「僑生」的教育優惠,原本是非常重要的一環。這源自於國民革命時期大大受惠於全球海外華僑的贊助支援。今日大馬、新加坡、香港等國的許多重要官員,過去都曾在台灣讀過大學或研究所,回國後也成為重要的人才庫。

而風水輪流轉,許多當年送學生來台念書的國家,現在已在各方面超越台灣。此外,即便仍有許多僑鄉子弟希望來台,但政黨輪替後,刪減了僑委會的相關預算,也反映出對所謂「華僑」角色的質疑。這樣對華僑子弟培育管道的干擾與弱化,殊為可惜。

中國文化大學在馬來西亞之系友會已超過2000人,他們與台灣之情感聯繫早建立於在台時期之多元學習互動。張元碩攝。

血緣、鄉愁與新華人的自信心

有趣的是,這些僑生無論來自多偏遠的小島或村落,他們在僑居地的特殊政治氛圍中,對華人文化仍有非常濃厚的感情。或許因受客觀環境限制,他們特別珍惜在台灣受教的機會,而當他們稍有所成後,也努力提攜後進,並回饋家鄉與業界。

多年接觸,確實可感受到許多華僑在異鄉的「特殊」身份,與政治影響下的無奈與孤獨。相較台灣本地學生而言,他們較能吃苦耐勞,努力找尋工讀機會,與師長們的關係,也仍保有傳統尊師重道的美德。

領台灣學生到馬來西亞與僑生共同參與工作坊與文化交流。郭瓊瑩攝。

雙向之學習交流與文化傳承

這幾年我們除了培養僑生對台灣的認識與生活深度體驗外,也帶領他們回僑居地服務,參與家鄉在地工作坊。包括馬來西亞十八丁漁村、檳城姓氏橋等調查研究與實作。帶著台灣學生一起在他們的家鄉社區共同工作,運用在學校習得的知識技術,讓跨多元文化更有「土地」體認與生命投入感。

我們認為,這確實是另類南向專業技術與知識的輸出。雖然實質上是我們的付出(包括金錢),但所獲得的,卻遠超過政府所說的「投資獲利」,因為我們獲得的是與這些同學間更緊密的關係紐帶,甚至在地議員與居民之認同。

帶領馬來西亞僑生回鄉舉辦十八丁工作坊,實際投入在地社區環境改造。郭瓊瑩攝。

共生共好,跨國相扶持

今日政府力倡新南向政策,但回顧過去對僑生的關照歷程,不免令人有時空錯亂之感。當決策者在刪除相關之經費補助時,是否成為意識形態掛帥?今天南向政策期望擴大投資與鏈結,但中斷了多年的關照扶持,又哪裡是今日快速砸錢可有效彌補的?

至今,筆者仍經常收到畢業生的來函、簡訊,包括婚禮請帖……,我們深知與華僑的淵源仍是同為華人的聯繫,其實與政黨政治並無太大關係。正如同今日我們如果能以善心對待來台工作之外籍移工與看護、來台交換或取得學位的陸生,這裡也可以成為他們的另一個「家」。這樣的情誼,是超越政治的。只是這股能量仍需細水長流、持之以恆以誠,則下個世代,應當有另類回饋。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