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郭瓊瑩攝。

在生活空間中,「廁所」的重要性絕對不比家裡的客廳、廚房或者公共設施的大廳、接待室低,因為它與我們的生理循環息息相關。

猶記得已故的吳明修建築師曾創立「台灣衛浴文化協會」,期望能提昇台灣的廁所文化,包括通風、排水、清潔等等。當然,現在常被詬病的衛生紙處理方式還有待全民生活習慣的改變,但平心而論,這些年來台灣的廁所已有很大進步,如機場、車站、百貨公司等地的公廁,都已逐漸改善。只是,這些改變往往側重在外表的裝飾與美化,而對使用者如廁倫理的正確知識與教育,似乎仍有待深化。

香港濕地公園的公廁,充分與環境融合,採光、通風及機能兼具。

廁所,不是只要「能上」就好了

或許淵源於傳統文化中「廁所」總是被放在較低的空間定位,認為這是污穢的地方,所以往往把「茅房」設在主屋之外;除了有規模的宅院外,大多建築對廁所只考量基本功能,卻未對其設計、美感、舒適度有著墨。

與人類歷史相較,抽水馬桶的發明相對甚晚,約只有240年,且也只有皇宮貴族才得以使用。而即使在現代社會,廁所在設計上仍一直是主體建築的附屬品,而且只依設計規範滿足基本需求。但其實,視覺動線的隱私感、性別需求的心理安全感、男女廁所的比例、還有無障礙、哺乳室、親子廁所、乃至性別友善廁所(All-Gender),都是需要考量的地方。

就廁所男女比例而言,台灣在私部門已有很大的進展。一些飯店、餐廳廁所也已不分性別,每間都各自獨立,內設鏡子、小型洗手台,顧及隱私權與性別平等,也解決男女使用時間不一、大排長龍的尷尬現象。只是這類設計的普及仍有賴全民共識,才不會造成心理上的負荷與不適。

通用設計、性別平等及親子友善的設備可以合而為一,且有一定的品質與美感。

在美感提升前,先有「羞恥心」教育

歷任環保署長也多注意到「廁所」作為公共空間環境品質標竿的重要性。前環保署沈世宏曾親自示範如何清洗廁所便器,而今天的李應元署長也帶頭推動以Eco-Life為核心的「新廁所革命」。其核心價值是:「廁所」是每個人生活中,處理最基本生理代謝的必要空間,它是生理的、環境的,也同時是心理的。

台灣的許多公廁都貼滿了標語,花花綠綠琳瑯滿目,形成另類的「廁所文化」。其實許多個人生活教養必須自小養成累積,從幼兒開始,就可以有相關的「廁所教育」,包括尿片的處理、女性衛生棉的處理……。其中最關鍵的是「羞恥心」。

飛機上的洗手間常有提示:「請尊重下一位使用者的舒適。」當你進來是乾淨的廁所,離開時也應如此。這是「羞恥心」+「責任感」的「廁所倫理」基本盤。不用把每間廁所都裝飾得像幼稚園美勞教室,也無需貼一堆無謂的標語,弄髒了自行處理,弄濕了擦乾淨,不留給下一位使用者不好的印象,「羞恥心」的實踐就這麼簡單。

台灣高鐵的公廁算是最具標準化的設計,值得各方學習。

世界各地的舒適廁所

在藏區,包括拉薩皇宮在內,都仍有「生態式」茅房,如廁後旁邊有一堆稻草,每個人必須自行用耙子掃入茅坑內,讓其自然分解。地坑裡上升的冷空氣,讓空間裡聞不到異味。印度、尼泊爾、中國雲南一些少數民族的茅房中,則常見燃燒在地香草植物以驅趕蚊蟲、調節空氣。

一些講究的歐洲廁所裡有香精、香油甚至鮮花、香草,乾燥、清潔,讓如廁也可以是一種享受放鬆。而最重視廁所文化的日本,無論是傳統和式木構造或現代化洋房,廁所永遠是整潔、乾淨、清爽的,即便是一小盆花、一幅畫,也絕不讓人汙穢不潔之感,乾溼分離,連拖鞋都分開使用……。

美國紐約動物園內的生態公廁,結合雨水回收、通風、採光與環境教育。

或者,也有走向有機生態的歐美公廁自然設計,有的廁所結合戶外庭園綠地或自然岩壁,還可聽到瀑布流水聲。即便是美國紐約早期最被詬病的公共廁所,如中央公園、公共圖書館之公廁,十多年前也以公廁文明為指標,要求隨時有清潔人員維護使用率高的廁所,保持一定程度的乾淨,更播放古典音樂,提昇公廁「安全、舒適、優美」的新氛圍,當然也相對降低犯罪率。這些都是公共事務上的小細節,但融入日常生活後,卻形成一種美感文化,也呈現出政府施政的細緻度。

新加坡國家植物園的公廁融入景觀,兼具植物展示效益。

今天,廁所可以成為主角

有些小朋友在外面不敢自己去上廁所,有的因為尚未適應獨立,有的則因社會發生過的不良事件,也造成心理陰影。在空間設置上,我們可以思考:廁所的位置是否還應如老祖先一樣放在最不顯眼的偏僻處?有時候,廁所在風景區、遊樂區反而是核心焦點,隨著環保科技的進步,現代化的廁所設計絕對不是問題。

如新加坡植物園的公廁結合植物景觀展示,在廁所亦可欣賞各種熱帶植物;美國西部國家公園公廁結合印地安原住民的建築語彙材料與色彩,具有在地文化特質;日本金澤景區的廁所隨著四季變化,有花藝、音樂等呈現。換言之,如果廁所是作為生活中日常又重要的一環,則它的生命力與美感,應該得以隨著機能與時俱進。

非洲國家公園的公廁結合原住民在地文化,簡樸而具自明性。

公共廁所提供符合環保要求的衛生紙,也應該是都市文明的一環,千萬別怕有人將衛生紙帶走而因噎廢食。如同客廳、餐廳、浴室,「廁所」的機能品質應該可以更人性,也應考量不同文化、信仰與習俗需求,給予必要的「基礎配備」。這是現代社會中不可或缺的「生活基礎建設」,絕不亞於軌道建設之偉大。

過去中國大陸的廁所最為觀光客詬病,因此中國政府自2008年起規劃改善,2016年更推動為期3年的「廁所革命」,預計投入125億人民幣在相關設施,諸多景區已大幅提昇,令人歎為觀止。

中國大陸在中央政府推動「廁所革命」後,各風景景點已大幅改造,融入人文氣息。圖為四川成都杜甫草堂的廁所。

相對的,我們也不妨以同理心和環保責任感,想想台灣高山的那些公廁,在缺水缺電的特殊地形中,該用何種態度對待那些偏遠荒野的廁所?如果尊重大自然,除了「生態廁所」外,我們也願意響應「自己的排遺自己帶走」的新運動嗎?不過,這已經不是空間美感議題,而進入更嚴肅的國土環境責任與心靈省思了!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