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林業、漁業與農業均有其地理氣候與文化特色,值得做系統研究。 圖片來源:郭瓊瑩攝。

少子化加上過去20多年來大學數量擴增,已經衝擊到台灣各大學的正常發展。同時面臨國家發展定位、經濟與社會結構轉型數股力量洶湧而來,各種困境與衝擊,並非只是單純來自少子化而已。

就大學而言,人數減少並非關鍵。或許私立大學會有財務壓力,但這些年來伴隨著學生成長,所看到的現象是:20多年前入學的學生有較清晰的願景,他們知道自己不足,會更抓緊老師提問解惑,雖然當時的學校設備、空間都不如今天的充裕完善,也沒有網路,但學生反而對時事、國家發展政策更關注。今日資訊無所不在,但年輕學生們所關注的議題反而益形狹隘,只挑自己有興趣的才看。至於所謂較宏觀的全球化議題,或更複雜多元多向度的未來發展趨勢,也更難有自覺。

近年來中國崛起,中國大陸的大學教育體制雖仍在快速演進中,但「大學」為國家培養、孵育人才的重要性,也更務實的與中國計畫經濟結合。亦即:先設定好國家發展政策,接著進行人才培育的中長程計畫,以「研究點」為基礎細緻分工(包括各重點大學研究方向的區隔與深化),企圖能建構出更綿密之研究網絡。

換言之,每一個系是一項專業的人才培育基點,而全國整合起來,就是人才與國家發展產業鏈的建構。當然,中國因為幅員廣大人口多,這種教育結構絕對有其適性與優勢。


清華大學在科技與人文間獨領鋒頭。

新加坡和香港則有不同的發展方針,City State強調的是跨域整合、跨國競爭力提升,以及菁英式的培育機制。從全球找來頂尖師資,也從全球吸收頂尖學生,挹注高密度的人力物力作為教育資源,以排名為經營目標。但這也有缺點,就是聯合國式的卓越師資群結合起來,未必就能具有清晰標的、得以分工融合出獨特的學術傳統,或如歐洲古老大學那種傳承風格。雖然在技術傳授上絕對有其優勢與效能,但也因師資群融合了多元文化,或只擷取個別菁英,而在溝通、傳道、授業、解惑上,往往會出現斷層。這也是儘管以西方排名體制看來,香港及新加坡大學均名列前茅,強調知識經濟的學習,也重視技術創新,但對解決人類社會根本問題的經濟發展、氣候變遷、生活福祉……等決策支援,似乎仍未能有大幅度突破。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校園建設軟硬體兼備。

而回過頭來看我們的大學教育,在追求教學卓越的政策下,也投入相當資源支持各大學提升學術研究、教學、期刊論文質量,例如5年500億就追求強化教學與學術研究基礎建設,企圖邁入全球百大之排名。但今日的全球大學之排名多依循西方指標(如英、美),亞洲國家除非是英語系大學,在研究領域範疇上都較吃虧,也較難突顯宏觀人文科學方面的引導性與競爭力。也因此,近年東京大學已開始朝向Asia Study(包括東亞、東北亞、南亞……等)在文化、藝術、民族,以及生命科學、生態環境、傳統智慧等範疇進行跨領域研究,並已邁出整合引領的一大步。


大學教育必須走出教室走入社區、田野甚至實質地與國際學習接軌、參與實作。

就亞洲研究而言,包括多元的種族文化,特殊地理氣候分區、傳統聚落建築、人與環境適應性、人類生態學……,還有華人的移民史,各國的殖民史對其文化之衝擊等等,這些都是亞洲特有的議題。而其所衍生出林業、農業、漁業以及相關產業之發展、進化,甚至亞洲原始森林、熱帶雨林、沼澤、濕地、珊瑚礁、海洋、海域中之生物多樣性基因庫……,仍有待更進一步的研究探索與發展。

而東方文明對庭園、花園之佈置,其內涵衍生之風水觀,不僅是人文科學也是自然科學,這一區塊確有應用現代高端科技來佐證的無限潛勢。例如古人擇都選址、星象學之應用……都有一套邏輯依據,如果能自個別的文化歷史層中再探索挖掘,其實無論「亞洲研究」或「華夏文明研究」,都可說是一塊未被磨光的璞玉。


中國園林佈局在方寸間能有多層次之3D體驗,也應可用現代科技重現。

依此,再回過頭來檢討我們的大學教育、學術研究,以及與國家政策發展之關係,會發現似乎在追尋西方價值標準時,我們已忘了還有更根深蒂固且具人類生態演化意義的研究領域尚未被開啟。

當然,今日學術界在唯西方獨尊的意識形態下,也相對減弱了對自我文明探索之自信心,更遑論年輕學子既追溯不到根源,亦試探不到未來國家發展定位,自然而然,其研究、對人才之培養,也像失了根的蘭花,只依存於空中之氣而已。

以台灣為例,我們農村的埤圳系統,在水利科學界是明智的研發,古人對排水自然淨化的工法,以及其科學性的驗證,都是「新議題」,也是引古援今之創新加值。


台灣農村的埤圳系統承傳著古人道法自然、因地制宜之農業科技文明智慧,亦應以現代科技驗證。

也因此,談到國家發展政策,如果能有一張清晰的藍圖,則上中下游之學術研究、教學、人才培育與相關產業,也均能配套接軌。惟若政策不明,經常轉變,基盤建設必無法紮實扎根。

看到新加坡著重創新知識之開展,澳洲除尖端科技和國防工業外也準備在亞洲研究上能佔一席之地。為此,台灣自承中華文化之菁華,如何鏈結全球,以台灣為基地拓展現代化過程中對中華文化之詮釋、應用、演繹與活用……,並與科技結合,開創出以文化為基盤之探索型研究,似乎不會只是一種夢想。

而漢學、漢醫、漢藥之現代化,國術對養生健康之效益……,我們其實有本也有能力,只是這些具歷史包袱的多元向度資產如何得以科學詮釋再發現,並融入學校教育架構中,並依此開創新的文化科學領域。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挑戰百大的契機!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