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瓊瑩:海洋國家,如何自背海的城鄉文化轉型?

2016/07/03

八斗子海岸,郭瓊瑩攝。

台灣的海岸線加上離島,統計有近16,000公里長,是個「大島」。就海洋國家的視角來看,生活在島上的住民如何有「海洋」思維?如何能與「海洋」共生?面對氣候變遷、國際海權與海洋資源之爭端,視野似乎不能只侷限在漁業權或國安的論述。

「海岸管理法」歷經20多年的努力折衝爭取,終於在104年2月4日公布實施。該法令宗旨為維繫自然系統,確保自然海岸零損失;因應氣候變遷,防治海岸災害與環境破壞;保護與復育海岸資源;推動海岸整合管理,並促進海岸地區之永續發展。

而除了政府已重視的海岸管理外,海域與海洋部分,近來有關漁業權的問題,也頻頻成為國際爭端,促使政府必須就「國家權力」與「國家安全」的角度,對於海域與涉及海岸相關事務的議題,提出更明確的法源依據。

雖然「海域管理法」草案仍未通過,104年6月16日,立法院先通過了「海洋委員會組織法」。這隱喻著海洋國家必須面對海洋的全方位挑戰,包括漁業權,以及島內各項建設與海洋之關係。

和平島再生須關注過去產業遺跡及現有產業設施之活化與永續發展。郭瓊瑩攝。

台灣受黑潮影響,有著深厚的黑潮海洋文化,包括沿海居民與海岸共生、出洋捕魚,以及昔時遠渡海溝經商、探險等的遷徙變遷。但因受中原文化影響,過去近70年來,台灣的國土發展政策、城鄉建設等所形塑的文化,都是與「海洋」有距離、甚至悖離的。過去幾個大都市如基隆、高雄,昔時居民的親海認知,無論是視覺可及性或行為可及性,均受到限制。

八斗子及和平島海岸為台灣重要地質景觀,應轉化為推動海洋教育與美學之主角。郭瓊瑩攝。

解嚴後,逐漸讓國人有了更自在親海的機會,只是至今到相關港都、漁村、海岸,即便是以「海洋」為吸引觀光客的休閒漁港,其「店面」仍背對著海而面向馬路。海岸可能曾是禁區,但這30年來「海洋」與「常民」之生活價值觀,似乎仍有許多斷裂點。

而公部門建設亦未「正視」海的存在,如澎湖的海岸公路,為防颱風潮浪,公路防波堤的設計幾乎全擋住了往海邊的視線,沿海漁村漁港也被巨大的消波塊圍堵,阻絕了社區生活與海洋的互動互動。

過去十多年來,高雄、台南已逐漸打開都市與海洋間的禁錮,協調軍方與港務局,讓「海洋」被看見、讓「海洋」水岸可親近易通行。至於基隆港、花蓮港仍多有限制,主要因為土地使用計畫並未完全解嚴。看著每週有三到五班郵輪停靠基隆港,那種大船入港的景象著實令人興奮。每個月靠岸郵輪觀光客平均11.5萬人,只是大船進港,卻無舒適的港都廣場綠地、購物Mall或特色商圈來留住客人,除了港務局大樓,幾乎只有有限的海岸廣場可賞景,而配套的餐飲、休閒、娛樂、購物以及自然與人文歷史觀光系統規劃,均付之闕如。

大船入港景象已為基隆的郵輪市場帶來生機,但仍須提昇港都形象之軟硬體建設。郭瓊瑩攝。

就基隆市而言,僅靠廟口並無足以支撐國際觀光的吸引力與承載力,港市合一儼然必須是務實、迫切,且可操作的。

而如何讓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攜手合作,打開這些法令與制度之樊籬,讓台灣各港都、海岸、漁港、漁村有新的海洋生活思維,這件事至為迫切。

基隆港以海洋為立基重返過去光榮也為城市帶來轉型的契機。郭瓊瑩攝。

台灣是全球遊艇製造第一名,貨櫃製造也是名列前茅,而我們卻仍欠缺能與國際接軌、有規模的遊艇港,更奢談貨櫃屋建築之創新。

如果想要留下海洋客人,並讓國人面向海洋、與海對話,除了法令鬆綁,捐棄部門間的門戶之見外,海洋的體驗、對海洋環境的責任,以及再尋找台灣島嶼在人類生態演化進程中與海洋的人文歷史關係,將是全新的挑戰。

漁港邊的老房子也可轉型成面對海港的景觀餐廳。郭瓊瑩攝。

海岸不是行政界線,海島並非地球邊陲。它是海洋文化的節點、樞紐,更是人類文化、知識、經濟、交易之生命核。若自此拋開昔日成見,海洋國家是否將得以蛻變轉型成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