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祖涵:不只是愛情,所以需要翻譯

2017/06/16

《愛情,不用翻譯》劇照。圖片來源:IMDb

當台灣媒體紛紛棄守海外據點,卻又需要在社群媒體用大量即時新聞搶點閱人數的情況下,外電翻譯在新聞的比例就變得越來越高。曾經短暫受到重視的體育新聞,可以說是首當其衝。昔日好幾組記者跟隨王建民東奔西走的黃金時代已遠,去年大聯盟開季時還有幾家媒體到美國待了3、4週,今年這筆錢大家都決定省下來。

一切好像就是這樣了,大家只能從行車紀錄器、商店監視攝影機、名嘴的爭吵裡看世界。在今年,TSNA新聞團隊是台灣最後一個有體育專業記者派駐在國外的媒體。除了TSNA的新聞、其他國際記者偶爾的跨界作業,還有固定在陳偉殷比賽後從台灣的越洋電話訪問以外,大家看的國外體育新聞都是翻譯來的。

有時候,翻譯的結果,可能會讓閱聽人住在跟現實無關的平行宇宙裡。像是下面這些例子:

故事一:鈴木一朗被離職的翻譯

原文是:

Peculiar things happen with the Marlins, and here's another: According to the team, reliever Junichi Tazawa's rehab assignment was delayed because his interpreter quit and he and the Marlins need to hire another one so he doesn't have to go to Jupiter alone and potentially get lost or confused.

這則新聞來自邁阿密當地媒體,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記者根據球隊說法,認為日籍投手田澤復健延誤是因為翻譯辭職,他可能會「迷路或是搞不清楚狀況」,報導帶有不少歧視的意味。事實上翻譯早就因為不適任離職,旅美多年的田澤也不會隨便迷路,把復健延遲責任歸罪於田澤的語言能力是不公平的。而從原始報導翻譯出來的結果,歧視更是加倍嚴重,傑克森並沒有說田澤「無法獨自前往球場」,只是說他「不必自己去球場」而已。

與鈴木一朗有深厚交情的翻譯透納,根本沒有離職,離職的是田澤自己的翻譯。田澤在馬林魚替他新聘的菜鳥翻譯離隊以後,比賽時可以跟一朗暫時共用透納當翻譯,可是當他進入傷兵名單,跟一朗的行程就不同了,於是不能再請透納幫忙。那段跟一朗共用透納的部分,原文裡面沒有,是負責翻譯的記者特地加入的資訊,很可惜結果跟事實有出入,陪一朗闖蕩美國職棒多年的透納,在不少台灣讀者的平行世界裡,從此就離開了。

故事二:不講義氣,只在乎真理的鐵捕波西?

這段話來自波西的賽後訪問,巨人隊投手刻意用觸身球砸國民隊哈波引發群架,捕手卻反常沒有上前幫忙。賽後被問到事情發生的經過,根據這則報導,有部份是因為他了解哈波憤怒的理由。

職業運動場上,同隊球員互相批評非常少見,在歷史悠久的大聯盟更是如此,倘若波西公開體諒對手,間接指責隊友的話,會是非常大的新聞。

可是,波西說的其實是:”I saw Harper point.”,結果被誤聽成:”I saw Harper's point.”。哈波在衝上投手丘前,先用球棒指向(point)史崔克蘭,波西描述的是這個動作,不是說他能夠理解哈波的想法(saw someone's point)。

可是在不少台灣讀者的平行世界裡,巨人隊鐵捕波西從此是正義優先,隊友其次的角色。

故事三:馬林魚總教練不知能期待什麼?

陳偉殷受傷了,大家都很掛心。邁阿密記者問到他的狀況,總教練馬丁利說:

Chen, who is on the disabled list because of “arm fatigue,” has been pitching with a partially torn collateral ligament. Mattingly said Chen's recovery timetable is unknown. Last year, Chen missed two months after receiving the same treatment. “I don't know what to expect honestly,” Mattingly said.

這句I don't know what to expect,加上honestly,一個字一個字的中文翻譯就是「老實說,我不知道能期待什麼。」然而英文原意範圍的可能性很廣,從「不清楚未來將如何發展」,到「生氣地說別人不可以期待」都是同樣幾個字。在訪問的前半段就已經提到,馬丁利向記者表示不清楚的,是陳偉殷的歸期(recovery timetable is unknown),不過翻譯的結果加上嚴重的標題,看起來卻是對陳偉殷的直接批評。

馬丁利可能不是在球場上被公認聰明的教練,資深的他對記者說話卻總是非常謹慎,非常正面的。如果留意他平日賽後訪問的內容,就算球隊連續慘敗,他都會找出好話來說,有時看他絞盡腦汁往好處想的鏡頭,甚至不免覺得有點可憐。

這樣的一位教練,幾乎不可能對記者當面批評球隊的主力投手。可是在不少台灣讀者的平行世界裡,馬林魚隊總教練似乎對陳偉殷已經失去耐性。

故事四:安打王彼得羅斯沒有當面「嘴砲」A-Rod

彼得.羅斯是大聯盟安打紀錄保持人,卻因為涉賭不能進入名人堂。因為時過以久,大眾與媒體對他越來越寬容,上節目的機會就變多了。去年季後賽他跟洋基退休球星A-Rod同時擔任球評,說的一番話卻讓A-Rod不知道怎樣接下去。這段談話裡,羅斯提到小熊隊強打瑞佐的表現,激勵(inspired)了隊友布萊恩,讓布萊恩變得比從前更好。他還接著說,就像過去洋基隊裡穿2號那位也激勵了你……

說的是跟A-Rod原本交情不錯,後來漸行漸遠的前洋基隊長基特,他的背號是2號。說起基特當然讓A-Rod很尷尬,可是羅斯說的是背號2號,沒有提到老二啊!

這則報導在我的臉書貼文提到後作了更正。可是,對更正之前看到報導的台灣讀者來說,他們的平行世界裡羅斯沒事愛嘴砲,A-Rod聽了很不爽,昔日球星風度都很糟糕。

故事五:既然提到這個……

雖然跟棒球沒有關係,既然同是媒體對下半身的關注,就順道一提這則新聞吧。

這則八卦同樣顯露出媒體翻譯的盲點:布萊德彼特開了個蔓越莓汁的玩笑,如果翻譯多點人生經驗,或許就會清楚蔓越莓跟泌尿道的關係──許多醫學研究認為,蔓越莓有利尿跟預防尿道炎的功能,所以他開了這個玩笑。括號後面部份加的解釋,就跟前面把鈴木一朗翻譯張冠李戴革職一樣,是多餘的,而且是不正確的。

以上大多數只是無傷大雅的運動新聞,不過,你也知道同樣的情況,當然存在於各類新聞裡,錯誤的資訊,無聲無息地,扭曲了許多閱聽人的想法。

說真的,犯錯難免,問題不在於已經工作超重的記者或編輯,而是整體產業跟社會需求。媒體已經把花在駐外記者的經費省了大半,是不是能多投注一些資源,至少提供閱聽人正確的翻譯資訊呢?多聘用專業及資深的翻譯人才、多提供在職訓練、多些把關的程序,還有,加註原文的出處,都會對社會大眾有幫助。要不然,看完翻譯外電報導以後,反而跟真實世界漸行漸遠,好像失去了新聞的意義,不是嗎?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