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祖涵:誰支持川普──政治凌駕一切的未來?

2017/02/1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對經常旅行的我們來說,Uber是很重要的交通工具。在語言完全不通的莫斯科與巴黎,鍵入目標地址就可以放心抵達;在外地人很難打到出租車的北京,我們跟離鄉背井的Uber駕駛總是聊得開心;在台北,好些下班以後不想回家照顧小孩或面對老婆,寧願在外面閒晃的司機朋友,留下好多以後寫小說的題材……

我甚至很在乎司機對我的乘客評分。以前學校訓導主任會嚇學生操行成績會跟著我們一輩子,過很久才知道那不是真的。沒想到長大以後,現在每個人的Uber分數就像是信用分數一樣,可能伴隨一生,永遠影響我們的生活。

儘管它是如此重要,上星期,因為響應#DeleteUber,我把這個叫車APP從手機刪掉了。

川普上任以後,Uber的執行長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加入白宮的經濟顧問團。就跟大部分人一樣,我其實不清楚經濟顧問團的作用是甚麼,也不知道卡拉尼克的職位是不是有實際的權力。可是當川普公布針對穆斯林的入境管制,卡拉尼克不但並沒有立刻出聲反對,甚至還有意無意破壞紐約計程車公會抗議禁令的活動,立刻引發眾怒。Uber的主要競爭對手Lyft更在第一時間落井下石,宣布提供100萬美金給移民權利團體 ACLU。

#DeleteUber,「刪除Uber」變成推特上最多人用的標籤,許多明星紛紛加入響應,我想了一會兒,也就跟進了。這個活動對Uber造成巨大的經營危機,短短幾天損失的用戶人數,讓卡拉尼克只好辭去經濟顧問職位止血。

Uber從創立到現在,一直處於巨大虧損的狀態,創投公司卻仍然持續投注資金,因為大家都相信它的未來發展。Uber用戶以城市居民為主,在美國,城市居民很多對川普沒有太多好感,倘若失去這個族群的支持,Uber的未來性將大打折扣,金主就需要重新評估繼續金援的風險了。負責在網路上以聆聽軟體監控用戶迴響的聲譽管理單位看到社群媒體一面倒的攻擊,執行長與川普政權畫清界限,是無可避免的選擇。

「我剛跟公司法務長聯絡,她正在買一大堆機票!」卡拉尼克在川普禁令暫時被法院封鎖,7個受影響國家的旅客可以重新獲得入境許可的瞬間,立刻在推特上豪氣干雲寫下這段話。

我其實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知道有哪些司機在海外,也不知道這個承諾實際上可以幫助多少人,可是看到這則推文,應該會有很多人把他們的叫車APP再裝回來。說真的,Lyft跟川普陣營的關係也密切。

__

超級杯落幕了。愛國者在第4節的大逆轉,讓今年的比賽將在超級杯史上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台灣的美式足球迷很多支持新英格蘭愛國者奪冠,明星四分衛布萊迪史詩般的神勇表現,想必讓不少人感到開心。

新英格蘭的老闆、總教練,到四分衛布萊迪都是川普的強力支持者。被問到穆斯林禁令,布萊迪以「說實在的,我沒有太注意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來迴避答案。川普也是新英格蘭的鐵粉,這場比賽愛國者前三節大幅落後,川普甚至在大逆轉前就氣沖沖地離開自己的觀戰派對回家,可以看出他在乎的程度。

新英格蘭原本就因為戰績傲人加上數次作弊疑雲,被其他球隊的支持者討厭。說實在的,愛國者隊跟川普的密切關係,可能不會讓更多人討厭他們。因為,大多數美式足球迷早就不喜歡愛國者,多一個討厭他們的理由沒有甚麼差別。可是在球隊所處的麻塞諸塞州,愛國者的政治色彩卻是個尷尬的話題。

這回大選,思想開放的麻州,是川普唯一沒有在任何選區獲勝的地方。不管是對大麻、同志婚姻,或是婦女與少數族裔權利的保障,麻州都在全美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州內唯一的美式足球隊卻跟川普有密切的關係,真的有些尷尬。

如此的尷尬是雙向的。在整場比賽裡,花大錢的廣告主幾乎一面倒地支持移民權利,強調族群融合的重要性。「川普支持者已經記不清需要杯葛哪些廠商了」,比賽剛過一半,搞笑的洋蔥新聞網就在推特上寫下這段話。

可口可樂在比賽第一節播出多族裔版的「天佑美國」廣告歌曲,臉書上的極右派友人已經迫不及待宣告再也不會喝他們家的產品。可是其實在川普當選前,這個廣告就播過很多次了。專賣木料的Lumber 84公司以高牆當主題,整段廣告被福斯電視網以政治理由拒絕播出,他們只好請觀眾到網路收看。結果廣告在自由派同溫層賺到許多感動,對自家產品的主力消費市場卻不見得有幫助。沒想到這則廣告竟然是支持川普的墨西哥圍牆計畫,比大逆轉的比賽結果還更讓人跌破眼鏡。

在社會對立被嚴重激化之後,再也沒有甚麼事情跟政治毫無關連。從前大家只會注意到媒體的政黨傾向,現在涵蓋的範圍卻越來越廣。像是LYFT對UBER、獵鷹對愛國者、可口可樂對其他產品……人們除了對商品本身的喜好以外,廠商的政治光譜深深左右消費者的觀感。同樣的情況在臺灣是義美對旺旺,是長榮對華航,也影響幾個不同宗教支派的支持度。

「我喜歡的A片女星竟然支持川普」,搞笑網站Funny or Die看破一些球迷心中的迷惘,登出一篇玩笑文章,顯然是想要讓讀者思索「誰在乎色情片明星支持哪個政黨」,然後反思出「對這個面向不在乎,為什麼會對其他事情有雙重標準」的結論。說實在的,也只在不久以前,我們還相信政治歸政治,其他事歸其他事呢。

不過,我們還回得去從前嗎?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