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翻攝自新華網。

日前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以紀錄片《囚》獲獎的大陸導演馬莉發表獲獎感言:「把這個獎給了我,像我或者像耿軍這樣的,可能都屬於待被清理的『低端人口』吧,所以我覺得這個獎特別重。」

了解內情的人應該會聽出馬莉話裡的弦外之音。充滿污名化與歧視意味的「低端人口」一詞,首見於去(2016)年8月01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用以指稱「與超大城市定位不符的批發市場、中低端產業從業與就業者」。為了把他們逼出大城市,北上廣去年起即已開始關停一批所謂「三高一低」(高污染、高風險、高能耗、低產能)企業,而在這些「三高一低」企業打工的,絕大多數都是從農村到城市裡討生活的外來人口。用大白話說,「低端人口」就是數以億計在城市裡艱難謀生、備受歧視,而且無法享受城市醫療、住房和教育等公共服務的農民工及其子女。

根據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13個五年規劃綱要(簡稱「十三五」),北上廣這些超大城市早已將「核心城區人口疏解、嚴控城市人口規模」列為既定重要工作。根據北上廣等城市先前公佈的目標,到2020年,北上廣的人口調控目標分別定在2,300萬、2,500萬和1,800萬人口以內。為了遏制大城市人口增長,並且推動城市經濟轉型,北上廣等超大城市開始把「用過即丟」的外來底層農民工當作優先清理的對象。

而從11月20日以來,被汙名化的「低端人口」正遭受來自國家暴力新一波的「清洗」。沒錯,用「清洗」一詞是準確的,雖不是「種族清洗」,但卻無疑是「階級清洗」。因為近日發生在北京大興區的一場火災,燒出了蝸居在大城市的外來、底層農民工的悲哀。

中國大城市的民工,開始受到粗暴驅離

北京大興區外來移工聚居社區發生在11月18日的這場火災,造成19死亡、8人受傷的悲劇。罹難者清一色都是外來移工或底層人民:大興火災的19名罹難者皆為來自山東、河南、河北、陝西和東北地區的外來移民工(其中有8名兒童),沒有任何一位是本地人。

然而,這起不幸悲劇沒有換來北京市政府積極改善「外來人口」的住房、教育和醫療等公共福利的待遇,反而採取簡單粗暴的「鋸箭法」,只想將他們從城市外圍地區清洗出去,來個「眼不見為淨」。火災悲劇發生後,北京市政府旋即以「消除消防隱患」為名,展開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清查和排除行動,在北京五環外圍周邊的順義、大興、清河、北苑、東壩、通州、豐台……等地區驅趕「外來人口」。他們打工的小工廠被勒令停工,他們也被禁止繼續在廉價複合式違建租屋棲身;當地政府不僅要求他們短則一天、長則一週內必須搬離,而且祭出斷水斷電、砸窗破門、隨意處置居民財物等粗暴手段,強制驅離這些底層民眾。

幾天下來,當地政府再次展現了無視人民居住權、財產權、工作權和基本人性尊嚴的「高效率」:當局不僅不把底層人民當人看,而且還把他們像對待「垃圾」一般對待,只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粗暴手段,將他們從高大上的「帝都」清掃出去。據估計,目前已有上萬人至數萬人流離失所,有如逃難一般、帶著一家老小的外來農民工,無助地瑟縮在天寒地凍的北京街頭,不知何去何從。如果這個清退「外來人口」的粗暴行動繼續下去,估計被驅離的人可能將多達數十萬人。

被「秒刪」的連署聲明

是可忍,孰不可忍!對此,中國大陸知識界發起近年難得一見的大規模連署聲明行動,抨擊這是「違法違憲及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應予堅決制止和糾正」;而勞工界隨後也發表連署聲明,要求中國大陸政府改變農民工「在城市受歧視的屈辱生存狀態」。兩份連署聲明的訴求對象都是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等中央黨政機關,要求「立即叫停北京強力驅趕『外來人口』的違法違憲行為」,並「追究有關部門及有關官員的法律責任及政治責任」。

這兩份義正辭嚴、訴求理性的公開聲明是及時的呼籲,也代表中國大陸知識圈和民間社會被壓抑已久的集體行動,但在網路上立即被秒刪,而且驅趕底層民眾的國家暴力手段迄今並未放緩或停止,讓人不敢樂觀這兩份連署聲明能夠對中國大陸政府產生什麼實際效果。況且,所謂「違法違憲」、「踐踏人權」的抨擊,對於一向視憲法與人權如無物的中共政權來說,又怎麼可能打得了它厚如犀牛皮的臉?

畢竟,清退「外來人口」、「低端人口」的政策源頭正是來自中國大陸中央政府!

「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國家,是這樣對待自己國內的工人!

因農民工進城而發達繁榮的北上廣等大城市,現在開始用各種政策手段逼退驅離他們,並且讓他們在城市裡原已艱難的生存處境雪上加霜,長期冀求基本公平和尊嚴的「國民待遇」而不可得。但忘恩負義的北京市政府沒有想清楚的是,把他們從大城市驅趕出去之後,以後誰來為城市的中產階級送快遞、送外賣、做幫傭、幹低薪且辛苦的差事呢?被迫進城打工也被迫從城裡被驅趕出去的農民工,正是北上廣「高端人口」長期依賴的群體,但他們沒有得到這個宣稱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感謝,反而被當成城市的負擔和累贅,必欲去之而後快!

在這個令人憤怒的「低端人口」大清洗行動中,唯一令人稍感寬慰的,是中國大陸民間已有不少善心人士,提供暫時的工作機會和住處,對這些流離失所的「難民」提供緊急安置和搬家方面的協助。然而,若來自國家暴力針對「低端人口」的污名、歧視和清理的政策不改變,不僅來自知識界和勞工界的連署呼籲將形同「狗吠火車」,而來自民間自發性的緊急濟助和安置恐怕也將難以為繼。

北京的冬天,現在才剛剛開始;不禁令人擔心,被迫流離失所的北京「低端人口」能挨得過這個冷酷無情的冬天嗎?然而,更令人憂慮的是,這個極權體制下的冬天,可能比我們任何人想像的都漫長,受害的人也將無分「高端」、「低端」,而是所有的中國人民。

瀏覽次數:285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