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世宏:中國大陸社會觀察之二──大陸毛左與港台極右的對照意義

2017/01/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我的朋友喬木,原是北京外國語大學副教授,多年來因為公開言論不為當道所喜,不僅教授升等無望,後來更遭到學校停課處罰,甚至被調職改任圖書館管理員!雖然職稱降格,收入減少,但他不以為意,所思所言仍然保持一貫的獨立性。最近,因為山東的一起暴力事件,他再度挺身而出,在微信上公開為文表達抗議,題為〈對圍攻鄧相超教授和山東官方錯誤處理的抗議〉

和他一樣在網路上公開呼籲並抗議的還有北京大學法律學者賀衛方教授。他在微博上寫道:「希望更多的朋友對這種文革回潮的勢頭大聲說不,不僅僅是為了鄧相超先生,也是為我們每一個人的自由與安全!」

事情原委是這樣的:現年62歲的山東建築大學鄧相超教授日前用微博轉發了幾條批評毛澤東的言論,結果先是他的微博被刪帖,帳號被封鎖,更在網路上遭遇「毛左」人士對他的圍剿。這些人不只在網路上叫囂而已,接著更有數十人到鄧所任職的大學抗議。他們拉著「誰反對毛主席就是人民的敵人」的橫幅,暴力圍毆在現場表達「捍衛鄧相超教授言論自由權利」的個別人士。

事發時,這些施暴者不僅沒有遭到現場警察干預,事後也沒有受到司法處分,反而是山東省政府接著發出公告,宣布解聘鄧相超的省政府參事、省政協常委等職務,所在的大學也對其做出停職和強迫退休的處分。

▋21世紀的「毛左」

在文革發動距今屆滿50週年後的當下,這群意識形態光譜被歸為「毛左」的人士居然還打著捍衛毛澤東的旗號,對批評毛澤東的大學教授和其他人進行言語圍攻、暴力揪鬥,並在網上大肆傳播,這種行徑簡直是讓人有時代錯亂之感。

差不多同一期間,發生在港台的民主人士黃之鋒、香港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和羅冠聰等人遇襲的暴力滋擾事件,則是由港台兩地的「愛國」、「極右」人士所發動的,後者指控黃之鋒等人來台與「時代力量」成員交流是「港獨勾結台獨」。所幸,港台畢竟是法治社會,他們在現場受到警方一定程度的保護,警方對暴力滋擾人士也進行相關蒐證和處置。

大陸毛左和港台極右人士分別在兩岸三地做出的暴力行為,彷彿有如隔岸「交流」或接力「演出」一樣,應該受到民意譴責與司法處分。雖然難保類似事件未來不會在大陸發生,但至少要確保港台兩地不能再發生類似事件。鄧相超事件難保不會在大陸再度發生,主要有兩個原因:

▋體制性的暴力

首先,從現場警方無作為和事後山東省政府、政協和山東建築大學的作為看來,鄧相超沒有被允許擁有批評毛澤東的言論權利,但毛左人士卻有對鄧相超等人施加言語和身體暴力的權利!這種在言論表達自由上的差別待遇,本身就是一種體制性的暴力,默認一群人可以站在「正確」的立場上處罰言論表達「不正確」的另一群人,甚至對後者施加身體上的暴力攻擊也是被縱容的。

歐威爾說過,言論自由是「說出二加二等於四的自由」,就算「二加二等於五」是「政治正確」的表述,任何人還是應該有做出判斷和說出自己主張的權利,免於受到任何禁制和懲罰。因為缺乏言論與思想自由而導致「大躍進」、大飢荒和文革等歷史教訓的中國大陸,對於言論自由反而最不容忍,而且越來越不容忍,實在令人搖頭嘆息,也勢必將釋放出更多瘋狂、非理性的暴力和人為災難,並可能為此付出更大的歷史代價。

說這是一種體制性的暴力,是因為中共官方一向擅長「以群眾鬥群眾」。毛左人士最近的非理性暴力事件,其實是在官方默許之下的「奉旨造反」,更何況中共至今仍然力守所謂的「四項基本原則」,其中就包括了堅持毛澤東思想。

▋邊緣群體的暴力反撲

其次,在兩岸三地屬於極少數的「毛左」和愛國「極右」人士,在社會結構上都是邊緣、甚至是底層人群,他們的意見表達和政治參與管道受到客觀條件的限制,甚至經常受到主流意識形態的壓制;一旦有機會反撲,可能就會偏向以非理性或甚至是暴力的方式現身。在大陸的脈絡下尤其是如此,被歸入「毛左」的人屬於「毛澤東思想路的堅定擁護者」,主要是下崗工人和一部份不得志的知識份子,他們對「權貴資本主義」肆虐的現狀感到不滿,但又缺乏制度性的抗爭管道,轉而浪漫化並懷念起文革,並回頭擁抱毛澤東。

本質上也是不滿社會現狀的異議者,毛左人士在公共領域理同樣屬於被當局刻意壓制的群體,例如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毛左網站「烏有之鄉」這幾年也不時被當局強迫關閉。但當局需要這群人出來對抗另一群意識形態光譜上偏右的異議人士時,他們又會被默許、鼓勵與動員出來,而他們也自覺或不自覺地甘於被權力當局所利用。這幾年發生過的「(央視主持人)畢福劍事件」,以及「反日愛國遊行」導致的一連串打砸搶暴力事件,都是同一性質的產物。

每個社會都有極端勢力存在,並非什麼太值得憂慮的現象。真正的問題根源不在於這群人本身,而是來自於(大陸)權力當局的操弄,(港台)親中、統派力量的被污名化與邊緣化,以及這些人因被主流社會排斥而從屬於「非公眾」(non-publics)的地位。如何讓這些邊緣、底層、政治不正確、甚至是被污名化的聲音,能夠在公共領域上擁有更多正常與公平的表達機會,讓社會不同政治光譜的人群可以相互對話與彼此理解,應該是兩岸三地可以共同認識並分頭努力的一件事。

     

延伸閱讀:

貓熊警察國家依舊在

習近平──60年來政治資本最雄厚的中共領導人

香港雨傘下的文明衝突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