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妤:加州男孩為何舉槍──恨女、槍枝、精神病

2014/05/28

緊接在震驚台灣社會的捷運無差別攻擊案之後,5月23日晚間,美國加州發生一起相似又不同的無差別攻擊案。不同之處在於犯人並非完全無差別開槍,而有針對特定外型對象致命射擊;相似之處在於,犯案的聖塔芭芭拉城市大學學生Elliot Rodger同樣出身中產階級以上的優渥人家,正在接受大學教育,且同樣在作案前便擬定了計畫,並告知多個身邊親友。

週五夜,22歲的異性戀男性Elliot Rodger寄出長達百餘頁的計畫宣告給他的父母和治療師,並在YouTube上傳最後一支影片,名為「報應」(Retribution),宣稱要所有女人和受歡迎的男人為他的「不被愛」付出代價。他的母親收到電子郵件後,立刻打電話給他的父親並報警,兩人隨即開車前往聖塔芭芭拉。想不到半路上,便聽見廣播報導這起慘案。

Elliot Rodger父母離異,父親是白人(《飢餓遊戲》助理導演Peter Rodger),母親是華人,他社經條件高,但至今仍是處男,自稱甚至不曾得到一個吻。他責怪母親不找有錢的男人再婚,他開著父親的BMW炫富仍交不到女友,並曾在論壇上留言道,為何竟有金髮美女交開爛車的男友,而不選擇他這樣的優越男人;最後一支影片裡他說,唯有以死懲罰所有女人,以及過得比他快樂的男人,才算公平。週五晚上,他先在公寓裡以刀刺死了三名華裔男學生(兩名確認為其室友,另一名可能為訪客),接著開車上街,在景島(Isla Vista)社區隨機殺人,先槍殺了一名男學生,又槍殺了兩名女學生,掃射也造成十餘人受傷。六名死者都是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UC Santa Barbara)的學生,而兩個女生都是姊妹會成員。

這起Sandy Hook小學槍擊案之後最嚴重的無差別攻擊案再度震驚美國社會。兩個都是富裕社區發生的槍擊案,犯案者都是中產階級出身的青年。長期以來,校園中所謂popular kids和人際關係受挫的學生經歷截然不同的學校生活,許多學生努力融入主流圈子,但無法融入、無法找到自己圈子而邊緣化時,並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去調適,而這個槍手的行為或許正是無法接受自己不受歡迎的極端反應。他渴望女性的性接觸,但在遭受拒絕後,轉而憎恨所有女性──將女性當作一個沒有內部差異的集體看待,並認為自己有權進行懲罰。

這是僵化的異性戀文化之中爆發出來的警訊:為何有男性認為只要有錢就該得到女性的愛?為何有男性認為自己能夠去「處罰」女性?

而美國社會大眾的反應,不意外地,再度聚焦槍枝管理的爭議。許多人和媒體論述「不應將槍枝賣給有精神疾病記錄的人」,然而活生生的反證便是,Rodger先以刀在他的公寓裡刺殺了三名學生。即使沒有槍,犯案者還是能傷人,但我們怎可能去禁止刀?

在美從事心理諮商的友人不能接受這類案件裡群眾聚焦精神疾患。在她的經驗裡,多數患者並無攻擊性,這樣的輿論只是更加污名化精神病,而有攻擊性的個案,治療師有通報的法律義務。將槍枝管制和精神疾病直接連結,在她看來粗糙且缺乏實質效益。

「精神疾病只有『診斷』才算數,但沒有診斷的呢?」她說。台北捷運攻擊案便是顯著案例,在不曾就醫的情況下,兇手的精神疾患和攻擊性都是黑數。一味往精神病患貼標籤,只會造成就醫恐懼,益加擴大這個黑數。

加州的案子牽涉更複雜的問題。Rodger長期接受精神治療,他的母親更在先前兒子密集上傳數個攻擊性言論影片到YouTube期間便已注意到不尋常,她通報了警方和心理診所,然而警方前往Rodger住處詢問時,判斷這是一個有禮而無犯案危險的年輕人,並未搜索──如果他們搜索的話,會在他的房間裡發現數把槍枝。這使得當地警方遭受強烈抨擊,母親都已高度擔憂,他們卻未嚴加防範,而使悲劇終究發生。

Rodger犯案後隨即持槍自盡,我們永遠無法知道,這個家境富裕的男孩何以走到如此輕賤生命的地步,只因22歲仍不曾與女性上床,便報復整個社會(美國人第一次性經驗多在16至18歲之間)。其生長環境的主流價值觀和同儕壓力,或許是更大的潛在原因。

從聖塔芭芭拉攻擊案回看北捷攻擊案,這兩名年輕的犯人都曾透露行凶意圖,但未受到真正的處理;他們都想死,想別人死也想自己死,在持續發生無差別槍擊的美國,死刑未曾是這些槍手所恐懼的。無差別攻擊揭示了包括教育、文化、諮商體系、法律等眾多複雜的社會制度不足之處,台美制度不同,但都已是必須誠懇面對問題本源的時候。

(照片截自影片《Elliot Rodger's Retribution (Alleged Killers Video Threat)》)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