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日本性騷擾橫行!」美國國務省在2016年5月25日,發布一份世界人權報告書,除了指摘伊斯蘭國侵害人權、中國箝制言論自由、南韓限制新聞自由以外,也把日本跟這些國家排列在一起。

責備日本嚴重欠缺性別平等觀念,甚至從上而下的蔑視女性,報告還舉例2015年6月時某男性議員公開批評女議員「妳不如早點去結婚吧」作為人權倒退的指標之一。雖然後來這位男議員公開道歉,也被開除黨籍,但對於把女力當作重要政見的安倍政府來說,簡直灰頭土臉。

世界性的調查報告已非首度警示日本有嚴峻的性別歧視問題了,OECD也曾調查發現,日本歧視女性的程度甚至比中東地區還嚴重,世界排名吊車尾。國會帶頭歧視女性雖然讓人驚奇,但在日本社會,各行各業的歧視卻十分常見。

▋超過6成女性受到性騷擾,卻只能忍耐

日本政府為了了解職場性別歧視情況有多嚴重,今年4月份調查約1萬多名25至44歲的職場女性,發現竟有超過6成的女性因為性騷擾,而夜夜哭著入睡。

這些女性,53.9%的人是因為外貌、身體特徵等遭到言語歧視,比如「怎麼這麼胖/醜」或「她就是因為漂亮所以要她去接待客人」,或「漂亮的人泡的咖啡就是香」等。

40.1%的人則遭到肢體騷擾,拍屁股是最常見的騷擾,有些老男人覺得這只是「打招呼」;38.2% 的人則是被問到性生活、猥瑣等話題;16.8%的人則被要求發生性關係。

甚至有11.4%的人因為拒絕或是抗議性騷擾,而被迫降職或解雇。

因此,遭到性騷擾時,妳會怎麼做?這1萬多名日本女性中,有63.4%的人選擇「忍耐,什麼都不做」。

▋大男人的社會,受限的女性樣貌

調查數字讓人吃驚,但更吃驚的是此調查呈現出來的性騷擾類別。日本男權主義當道有其歷史背景,但進入工業時代後,資本主義則加速男尊女卑的概念。為了追趕歐美先進國家,日本將男女生產力分工,女性擔任家庭主婦要角,全力「輔佐」男性在外拚經濟、拚國家競爭力。

日本女性角色被國家、社會刻意建構出來,早期農村時代女性仍必須勞動工作,但工業時代女性卻被框在家庭裡。女子短期學校、新娘學校誕生,報章雜誌伴隨家電等產業廣告,不斷宣揚家庭主婦該有的樣貌。

即使進入職場,「反正女人遲早要結婚」的觀念深植,女性在職場的職位被視為暫時休憩站,被分派做庶務性工作的人居多,成天做著倒茶、影印,很難獨當一面獲得重視。即使到了21世紀,每天轉看的電視新聞,主要播報的評論員也多是男性,女性不是被擺在旁邊點頭微笑,就是被安排當「天氣姐姐」,夏天穿短裙、冬天圍圍巾在戶外比手畫腳解說。

▋勉勵她們,做個勇敢的女生

70年代日本女性也曾經為了爭取女權而走上街頭,但之後卻無以為繼,無法改變社會對女性的定位。因此,當安倍晉三喊出要讓女性在社會上活躍閃耀時,不少人抱持「狼來了」的心態,日本政府已經屢次希望動搖根植太久的男女分工窠臼,每當經濟力下滑時、高齡少子化時代,日本政府就會提出「女力」概念,希望能喚出社會另一半的人力。

然而,一個社會的進步,決不可能只單靠一方的努力就能成功,需要雙方的共識才能成就。

台灣不也才見證過520那一刻。第一個女總統在台灣誕生,當蔡英文總統在就職典禮上講述她對這個國家的抱負與期待時,你不得不佩服這個國家、這個城市,這裡的人民。

她站上去的那一刻,不只是象徵政黨輪替而已,更是一個女性,她能夠掙脫性別而被社會肯定。感佩的不是蔡英文有多偉大,而是這裡的人民很偉大,他們能夠不區分性別地來評價「一個人」;他們也夠自信,自信地可以讓一位女總統領導。

日本女性在國家政策下,積極推動性別平等,透過厚生勞動省、義務律師團告訴女性什麼是錯誤的,什麼事情可以勇敢拒絕。日本男性多透過職場上的權力不平等來性騷擾,「反正她又不拒絕。」女下屬長期對男上司忍氣吞聲,養大了性騷擾的胃口。

第一步也許就是大聲說不,當一個勇敢的女生。正如蔡英文就職後回到母校,勉勵中山女高學妹:「做一個勇敢的女生。」蔡英文之前,有數以百計勇敢的女性,呂秀蓮、陳菊、彭婉如、尤美女……他們在各領域綻放光芒,因為這些女性,才能有520那一刻。

日本女性也必須先有勇敢的女生,陸陸續續地站出來,讓社會意識到這件事情,情況才會有所轉變吧。

瀏覽次數:99+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