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怡:核災區食品,多安全才叫「安全」?

2017/01/24

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日本福島核災,災區生產食品是否安全,至今仍困擾著台灣人。圖為救災現場。圖片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小說家索爾貝婁(Saul Bellow)在一次訪問中說:「車諾堡的核災很可怕我知道,但更多人死於心碎。如果可能會死於心碎的人都去白宮抗議,總統肯定受不了。」這是耍幽默,不是幸災樂禍,他有一本小說書名就叫《更多人死於心碎》。不過,風險管理學家會告訴你,這不是幽默,這是概率、機率,比起每年的天災加上人禍,地球上人類死於核災的概率,真的很低很低。

台灣的綠營過去那麼多年鼓吹核能的副作用之可怕,如今已徹底見其效果,即使官方核災將進口食品的輻射安全標準,提高到高於世界目前平均水平,可能亦難平眾議。

想到日本核災區食物進口與否,今年還要重新爭吵一次,實在為民間與政府將付出的努力感到不值。最好的辦法應是政府取消進口決策,並重新幫助民眾了解,核災後應如何評估核災區域生產食品與消費安全的關聯性,才能夠讓消費者真正去思考、評量箇中的對錯。


2016年11月,台灣衛生福利部公布的「日本非福島食品輸台說明」圖示。圖片來源: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更多人死於心碎

自從核能電廠存在以來,為世人所知的只有三個案例,一是1979年美國的三哩島核能發電機組爐心熔毀事件,雖有輻射外洩,事後調查發現方圓五十英哩之內,220萬居民無一人出現急性的輻射反應,他們受到的輻射污染,相當於一次胸部X光的輻射劑量。長年的研究,未發現該事件影響居民的癌症發生率,附近的植物動物亦未有異常現象,當地的農作產量一切如常。

雖說如此,三哩島輻射外洩事件促成了科學界對核能安全的重視,對於往後的核能安全的科技研發,產生絕對影響。

二是1986年的俄國車諾比核電廠核能發電機組爐心熔毀事件,災情慘重,2005年9月,聯合國、國際原子能委員會、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開發計畫總署、烏克蘭、白俄羅斯政府及其他聯合國組織,共同完成了一份關於該事件的總體報告,報告中指出,共有56人死亡(包括47名救災人員、9名罹患甲狀腺癌的兒童),並估算暴露在高輻射物質下的大約60萬人中,將額外有4,000人死於癌症。

至於未來的總傷亡人數,綠色和平組織估計為93,000人,但其引用一份最新出爐報告中的數據,指出核災在白俄羅斯、俄羅斯及烏克蘭一帶,1990年到2004年間,可能已造成20萬起額外的死亡。所謂「額外的死亡」,假使比照日本福島核災實際統計的「因撤離原住所導致的心理壓力而死」,是完全可能的。該統計除了撤離加護病房而去世的病患之外,還包括老人安養院的院民,以及其他因撤離而失去生存依託等原因的自殺者。

發生在2011年3月的福島核災(福島第一原子力發電所事故),肇因於日本宮城縣東方外海發生的地震,地震矩規模高達9.0,緊接著引起海嘯,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造成一系列設備損毀、爐心熔毀、輻射外洩等災害事件。日本政府惟恐發生輻射外洩造成傷亡,將核電廠方圓20公里內的住戶全部撤走,20至30公里區域內的住戶,災後則奉命待在家裡。根據日本復興廳的統計,撤離人口在巔峰期有47萬人,2016年3月,福島核災5年後,仍有171,000人未能回到原居所。

根據2013年的統計,僅有300名廠區工作人員在搶修時,曾暴露在高輻射劑量下,但無人死亡。且因日本政府即時撤離災區民眾,故日後他們罹患各種癌症的機率,也只比一般人高一點點。但是因福島核災撤離而間接死亡的人數高達1,600人,若與引起核災的地震及海嘯的直接死亡人數1,599人相比,差不多就是一比一了。我們不可小看心碎的致命影響力。


1986年4月26日發生在前蘇聯烏克蘭的車諾比核災現場。圖片來源:izismile.com


前蘇聯政府的車諾比核災善後工作,動員了超過50萬名人員,耗費約20兆美元。圖片來源:belarusguide


1986年12月,蘇聯政府完成車諾比核災第四號機廠房的固封石棺。圖片來源:tvtropes


興建中的巨大弧形「鋼棺」,將補強車諾堡核災第四號機廠區風化中石棺,
預計將花費7億6千8百萬美元。圖片來源:WNN

▋車諾比核災外洩的輻射塵

蘇聯解體後,由於車諾比所在地烏克蘭資金短缺、民生不振,美國曾建議派專員「認養」車諾比核電廠,以確保它不致有輻射外洩之虞,烏克蘭可藉此交換美國經援。美國這樣做,為的也是深入了解出事核電廠的發電結構及作業管理,希望給予當時存在於舊蘇聯各加盟共和國、還有少數國家由俄國協助建造的總共11個核電廠,做出較好的建議,以免再次核災,對其他地區造成不幸影響。

車諾比核災並非發生在正常的發電作業中,而是當時廠區第4號人員正在執行蒸氣渦輪測試計畫,主持者判斷錯誤,沒有依據安全程序進行操作,導致冷卻水不但沒來得及為機組降溫,還發生兩次氣爆,後來爐心熔毀,一連燃燒9天,直到以直昇機運來約500萬公斤的石頭與鉛塊,投擲在起火點,才停止了火災。外洩的輻射物質,隨著烈燄直衝雲霄達1,000公尺,歐洲西半面的國家,因為風吹帶動輻射物質,都受到波及。

車諾比核災事發後36小時,蘇聯官方下令核電廠方圓10公里內的49,000住民及牲畜全部撤離;事發一週之後,官方決定再撤走方圓10至30公里之內的居民68,000人;根據2000年統計,總共有135,000人遭撤離,但是也有人偷偷返回原居所,官方無從統計數目。為處理相關車諾比相關事宜,蘇聯政府及後來蘇聯解體後的烏克蘭、白俄羅斯、俄國政府,曾相繼動員超過50萬名工作人員。核災後對輻射塵的疾病影響評估,持續至今。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車諾比核能發電廠第一(1977建成)、二機(1978建成)在核災後仍繼續發電,要到2020年才會除役,第三號機(1981建成)也是2015年才進入除役階段。發生核災的第四號機,建成於1983年,核災後只能加強它的圍阻體,在1986年12月,也就是核災後8個月,把發電廠以石棺「固封」起來。

1991年蘇聯解體,車諾比電廠所在的烏克蘭近年得到歐洲重建及開發銀行(EBRD)的資助,以法國技術在原來的石棺旁,再蓋一個巨大的弧形鋼構體,270公尺寬、100公尺高、150公尺長,兼顧美觀,希望將來成為另類的觀光勝地。據統計,整個圍阻體需耗上20,000噸鋼,完成後的總重為31,000噸。

然而即使30年過去了,車諾比外洩的輻射物質,大多也僅達半衰期,意思是僅有原來輻射強度的一半,惡夢並未完全過去。例如銫(Cs-137)、鍶(Sr-90)、鈽(Pu-237)及碘131(與甲狀腺癌相關)等的散布,尤其是大量的銫同位素輻射,事發後以春雨的形態降落在瑞典中部及挪威中部,兩國的北部反而較不受影響,芬蘭及斯堪地半島的西部與南部也逃過一劫。至於車諾比周邊的烏克蘭、白俄羅斯及俄國附近,有些專家認為,把災民遷往空氣污染的城市地區,反倒不如那些偷偷回返原居地的人安全。


綠色部分為車諾比核災輻射塵散落的國家。圖片來源:http://imgarcade.com

▋瑞典人承認因應過頭

車諾比核災之前,歐洲國家的進口蔬菜多來自號稱「穀倉」的烏克蘭,核災後的消費者當然立刻止步,無須提核災區域食品安全檢驗標準的問題,倒是北歐有個特殊現象,值得跟大家一提。

瑞典及挪威的科學家在核災後,檢測到大氣中銫的輻射強度已達危險程度,尤其是集中在靠天吃飯的薩米(Saimi)原住民傳統生活區域,那裡的河流及森林都受污染,因此不能打漁、狩獵了,連漿果及野生植物都無法食用。當地的特產是馴鹿肉,以苔蘚為生,苔蘚植物沒有根部,養份都吸取自空氣,就像是海綿一樣,大量吸收銫輻射物質,又直接被馴鹿給吞下肚。苔蘚是成長很緩慢的植物,加上銫的半衰期是30年,因此,自核災後,科學家便開始檢測災區週邊馴鹿身上的銫同位素強度。

以瑞典為例,國家食物總署(SLV)開過會,決定採用瑞典輻射安全局(SSI)的標準,將馴鹿肉、狩獵肉、魚撈,以及牛乳的銫同位素強度定在每公斤300貝克(Bg/kg),高於此便有安全之虞,因為這是瑞典人每年平均容受的背景輻射量。

這裡可能先要解釋一下什麼是「背景輻射」,它是在環境中持續存在的,源自人為排放或自然存在的輻射,主要的來源有來自地球的,例如來自食物和水、地上的物體及其它建築材料的產品等,或是來自太空宇宙線,或是來自大氣層的,主要是地殼內經過放射性衰變散逸至大氣層內的氡,隨後的衰變,會使大氣層內的灰塵和微粒都帶有輻射。另外,就是源自高能宇宙射線轟擊大氣層中的原子產生的放射性元素。

也有大約3%的背景輻射來自人為,例如:過去的核武試爆、核電廠或核燃料處理過程中發生事故、核電廠設施和科學研究的正常操作、燃燒礦物燃料的排放(如火力發電的燃煤)、核子醫學設施和病人的正常排放、核子醫學使用的放射性物質回收或處理不當造成的排放等。

這就是為何過去台電宣導核能安全時,常告訴民眾,他們在三個核能電廠周邊檢測到的背景輻射,往往比大家站在台北火車站前的背景輻射要低的緣故,台北車站附近因地質的關係,背景輻射高一些,但是在安全容量之內。

車諾比事件發生在1986年4月,同年秋天,薩米人宰殺馴鹿供應市場需求,經檢測80%不合格,部分屍體埋在標示著「危險!地底埋有放射性物質」警示標誌的坑洞中,另外一些當做肉品送往鼬或狐狸等皮草動物的繁殖場。車諾比核災後那幾年,瑞典政府花在檢測、屠宰與掩埋馴鹿的成本,約數千萬美元,卻發現常吃馴鹿肉的薩米人,健康並沒有什麼影響。到了1990年代以後,銫同位素超標的馴鹿,每年約減少15%,直到1997年,核災發生後超過20年,符於安全食用標準的馴鹿肉已達99%。

但是很弔詭的,瑞典當局開始檢測馴鹿肉之後,才接獲相關單位的報告,說是1950年代至1960年代,因為蘇聯曾在其內陸做過核子試爆,為了解放射性物質的擴散情形,曾針對瑞典薩米族領域的馴鹿做過檢測,當時銫同位素的輻射強度為每公斤3,000貝克。可見20、30年來,不知多少高輻射強度的馴鹿肉,都已吞下肚了。到1987年5月,瑞典當局再研究之下,決定把馴鹿肉的輻射安全標準降低到每公斤1,500貝克,後來又同意薩米人請願,認為他們飲食習慣與一般瑞典人不同,安全標準降低到每公斤10,000貝克,前提是他們不吃超過當局建議的安全食用量。

直到2002年,瑞典食物總署才公開承認,當年把馴鹿的輻射安全標準定在每公斤300貝克,真的是太高標了。300貝克相當於1毫西弗(millisievert),此標準的訂立,原是為了確保5萬名瑞典人中僅有1人會因輻射而導致癌症,然而車諾比核災後,大多數瑞典人每年的平均輻射吸收量,根本少於1%毫西弗。換句話說,第一年廢棄那76,443隻馴鹿,是白白浪費人力與物力。


2016年11月,台灣衛生福利部公布的「日本非福島食品輸台說明」圖示。圖片來源: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核種食物種類台灣CODEX加拿大歐盟美國新加坡、香港日本
碘-131
乳品55100500
嬰兒食品55100100
其他食品30010010002000170100
銫-134
乳品37030037050
嬰兒食品3701000100050
銫-137其他食品3701000100060012001000100

各國對各放射性核種之食品安全限值(單位:貝克/公斤)

▋小英政府要開始教育民眾

挪威方面,對於在車諾比核災後疑有輻射塵的區域,生產食品的安全標準是每公斤600貝克,理由不詳。核災那年秋天,挪威有些地區的馴鹿肉輻射強度高達每公斤40,000貝克,但1987年政府決定馴鹿部分降低為每公斤6,000貝克,其他食品照舊,因為對一般挪威民眾而言,馴鹿肉是奢侈品,對薩米人而言則是日常食物。這決定至今未傳出什麼輻射污染的悲劇。

福島核災事件所釋入大氣層的總共輻射劑量,據日本政府估計,大約是車諾比核災的1/10,且大量放射性物質被釋入土地與大海。台灣對於進口食品的輻射安全標準(見上二圖),算是非常高、非常嚴格的,然而標準訂定原因,尚須進一步向民眾解釋。有很多國家只是一味跟著某些超級大國訂定標準,事實上即連這些大國,對於輻射安全與輻射危險的知識,都尚在緩慢擴充中。

就有風險管理專家(如Harold Lewis)表示,輻射物質導致罹患癌症病的概率,遠遠小於我們幾乎每天都有可能接觸到的黃麴毒素。這篇文章,不是為民進黨政府的福島食品進口政策護航,只希望大家能夠回到恐懼的原點,分辨所謂「核災食物」的本質,以及分判進口政策是否該轉向。

從政治角度來看民進黨政府相關政策,會讓人覺得堅持進口是不智的,哪壺不開提哪壺,所為何來?進口福島食品並沒有迫切性,較急需的反而是群眾教育,沒有知識的群眾,任何時候都有可能深陷政客的操弄。

以日本人的角度看,福島核災後生產的食品能夠獲得世人接納,像是車諾比核災後烏克蘭的農產品已重新在國際市場上站穩腳步,當然是福島災民的願景。台灣人亦有必要確認自己為什麼在抵制什麼食品,才不致違背了2011年捐鉅款協助福島重建的初衷!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