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魚腸劍譜

魚夫:後山的金絲雀──重繪花蓮常盤舘
日本詩人西條八十有首令人動容的童謠詩「金絲雀」,內容大致是:忘了歌唱的金絲雀啊,把它丟到後山去吧!不,不,這樣不行!忘了唱歌的金絲雀,把它埋到後院的小樹叢裡吧!不,不,這樣不行!忘了歌唱的金絲雀,拿柳條鞭子來鞭打它吧!不,不,那樣太可憐了!忘記歌唱的金絲雀,假如為它奉上象牙的小舟、白銀般的船槳,在柔和的月夜裡,浮於月夜的海面上,它就會唱起歌來了。後山的花蓮大山大水,是座座高聳、峰峰連綿的中央山脈與... 閱讀更多
魚夫:不是黨產歸零,是歸還──重繪國民黨台南市黨部
每回經過國民黨台南市黨部總是很無奈,中正路對街的土地銀行是座古蹟,緊臨的忠義路林百貨則經修復後美侖美奐,變成文創百貨基地,乃成為遊客的最愛之一,獨獨這市黨部蓋得實在不知從何「欣賞」起,每逢選舉,便高掛各種愛台灣的看板,偶有文史工作者實在看不下去,為文拜託國民黨黨產那麼多,多少配合旅遊觀光,蓋個好看的樣子來,啊嘴上不是老掛著愛台灣嗎?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原為日產。甲午戰爭後,清國割台予日本,1895年皇... 閱讀更多
魚夫:故園花草有誰憐?重繪臺中中央書局
台中「中央書局」在2015年終於救了回來,在中區再生基地、市政府與「信誼文教基金會」的合作下,將成未來台中市一座文創書坊。1943年日治時代的末期,日本話經過數十年的推行,台灣總人口六百萬裡,估算已有420萬人習慣使用日語,大抵像國民黨政府來台後,今天多數人也只能以「國語」(即中文)來閱讀、思考和寫作一般,然而,日本時代仍然有許多懷抱著民族主義的情愫者,在殖民政府的打壓下,突破重重困難出版或進口漢... 閱讀更多
魚夫:台灣的森林砍伐,誰是兇手?重繪嘉義營林俱樂部
先父的職業是警察,曾經被調任至八仙山林場派出所,日治時期,八仙山、阿里山和太平山林場並稱台灣三大林場,我當然跟著父親逐水草而居,因此幼時既已目睹八仙山伐木盛景,長大後,因在媒體工作,亦曾受林務局之邀,遍遊各大林場,這不用說,是局裡撥出預算來宣傳他們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再砍伐森林,乃拜託媒體幫忙,改變刻板印象,阿彌陀佛。現在到嘉義「檜意森活村」去,在一大片職司台灣林場管理的日式官舍建築群中有一棟... 閱讀更多
魚夫:誰才是正港台灣人?重繪臺北消防組喆所
臺北消防組喆所於1917年落成,其位址就是今日台北市忠孝西路與重慶南路口的消防大樓(忠孝西路一段86號),當初有座高達120尺(36公尺)的警鐘塔供消防夫(消防人員)登高望遠,日夜輪值看守,注意火災的發生。二樓有座銅像就是第一任官設消防組組長澤井市造的胸像。澤井市造(1850-1912)從小失去怙恃,寄人籬下,乃養成堅毅不拔的性格,曾當過船員,後來在鐵路工學博士松本莊一郎處工作,習得建造鐵路的本事... 閱讀更多
魚夫:日本時代校園裡可以講台語嗎?重繪臺南南門尋常小學校
現在年過半百以上的人絕對都經歷在校園被禁止講台語,要是不慎溜出口,那就得被罰站、罰錢,還得在脖子上掛著一塊狗牌,上書:「我不說方言。」所以我就讀國小時,不會講國語的母親前來探視,乃支支吾吾的不敢和她對話,我也曾經被罰站,罰站事小,罰錢就代誌大條了,我可得編很多謊言才能拿到些許零用錢來補繳罰款。如此扭曲人性的黨國教育,在日本時代的臺灣小學校裡也有嗎?1923年皇太子裕仁「東宮行啟」, 4月20日來到... 閱讀更多
魚夫:灣生回家另一章──臺南南門市場
年輕的日本人阿部來台旅行,目的地台南,夜間一個人不經意走進一家在地人才知道的小酒館,遇見一對夫婦,他們用英、日語交談了起來,阿部說啓程之時,母親大人要他順便打探已往生的阿公事跡,當年阿公在臺南州當警察。隔日,阿部被引介和我相見,既是警察,那就是在「臺南警察署」上班,這棟建築在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全棟被塗成了紅色,我將畫回來的褐色外牆本來模樣的複本從手機上傳給了他,以為紀念,然後再透過「臺灣總督府職員目... 閱讀更多
魚夫:從建築看見城市的抱負──高島愛生堂
現代主義建築宗師小沙里寧(Eero Saarinen,1910-1961))有句名言:建築就像一本打開的書,從中你能看到一座城市的抱負。沙里寧的重要作品以美國紐約甘迺迪機場最為著稱,形狀有如飛鷹展翅,開創動態的建築世紀;其父老沙里寧(Eliel Saarinen,1873-1950年)的傳世之作是赫爾辛基火車站,我曾前往參訪,雖屬邁向現代主義前的折衷主義設計,但裝飾簡潔明快,造形優雅,功能完整,是... 閱讀更多
魚夫:開政府最賺錢──重繪日本生命保險株式會社台北支店
《戰國策》裡有則故事,記載戰國時代秦國相國呂不韋年輕時問他的父親:「耕田之利幾倍?」其父回答:「十倍。」「珠玉之贏幾倍?」曰:「百倍。」「立國家之主贏幾倍?」曰:「無數。」呂不韋當下得了個結論:那我力田疾作,也不得吃飽穿暖,當然要搞政治「建國立君」,開政府去也,畢竟其利贏無數!這道理要找故事來印證不難,現在台北重慶南路的「第一金融集團」其前身為「臺灣商工銀行」,這和日治時期的台北鉅富--茶商之父李... 閱讀更多
魚夫:曾經參與搶救北投溫泉博物館,與有榮焉!
現在到台北「北投溫泉博物館」(日治時期為「北投溫泉浴場」)人聲鼎沸,許多遊客一入內,手機、相機拍個不停,還有人專程來拍緍照,這棟仿英國維多利亞式紅磚建築,二樓牆面為洋風木造雨披,佔地七百坪,入內後有座由拱門包圍而成的羅馬式大浴場,兩側大窗鑲有彩色雕花玻璃,平常開放公眾使用,1923年為奉迎裕仁皇太子東宮行啟來到臺灣,乃擴建二樓三十餘坪日式榻榻米大廣間做為「御休所」,並設有娛樂室等,可以想像當時來這...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