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魚腸劍譜

魚夫:柯P,西區門戶計畫的站前街景,日本時代是這樣
現在只要搭高鐵去台北,對我來說大都選擇在板橋站下車換乘捷運,因為一旦來到台北車站,整座大而無當,動線紊亂,而且和捷運並不共構,爬上爬下,昏頭轉向,很容易火氣就來了。前陣子忠孝引橋拆除,於是台北市便擬出了一項「西區門戶計畫」,準備將台北車站及C1D1聯開大樓街廓為核心,西起環河北路,東至中山北路,北至市民大道,南至忠孝西路的一整個區域,都將納入整體規劃。台灣的都市計畫總是忘了對歷史街景的還原討論,切... 閱讀更多
魚夫:日本時代,女人受什麼樣的教育?──重繪嘉義女中
現在的嘉義女中號稱百年中學,只是所有的歷史建築都已經拆到很難辨識的地步,百年的優良傳統只形諸於文字和部份保存下來的畢業紀念冊與文件等,無法從實體建物裡來感受古典之美。非但校園環境,其實戰前戰後的女子高等教育在形式與內容上簡直就是天壤之別。日治時期,男女生不能共校,大正11年(1922年)2月,殖民政府公布了新「台灣教育令」,從此中學保持男女分校不能共學的傳統有了更明確的法源,男學生進的是「中學校」... 閱讀更多
魚夫:這塊土地上的人事物,一個也不能忘記──臺北榮町通(衡陽路)北側街屋全景!
假如您在日治時期從新公園(二二八紀念公園)懷寧街口的大門開始走起,那麼沿衡陽路往西走、向北看,走到西門町的中華路,全程看見的就是這張畫最上方的街景。衡陽路是日本時代的榮町通,乃臺北城內最繁華的街道之一。圖中央,自左向右看,分別是《臺灣日日新報》社、「臺北電話交換所」、「臺北信用組合」,再到右方博愛路,就是當時的地標、七層樓的菊元百貨(現在是國泰金融大樓)。其中臺灣日日新報社因市區改正(1911年後... 閱讀更多
魚夫:請柯P還給台北人一家「林百貨」──重繪菊元百貨
日治時期台北「菊元百貨」(Kikumoto)現在的位址是衡陽路和博愛路口,也就是「國泰金融大樓」。許多人以為這棟建築在1979年翻修時已遭拆除,但負責其事的建築師朱祖明表示,當時的工程只是將外貌改成玻璃帷幕,「內部保持原建物構造,有回復舊貌的可能」,台北市文化局亦曾入內勘查,可是卻遲遲未啓動古蹟鑑定程序。現在到台南,林百貨已是文創的重要地標,在地人稱之為「五棧樓仔」(Gō͘-chàn-lâu-á)... 閱讀更多
魚夫:終於把本町(重慶南路一段)全部畫回來了!
這張畫的題目是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東側從漢口街到襄陽路的街景,而在最上方則已經將整條的重慶南路一段從今之忠孝西路到快接近寶慶路的街景,全拼出原來的模樣,再加上先前發表的西側古貌,日治時期稱為「本町」的全景終於畫回來了!1911年臺北城發生了一場風災大水,街屋倒塌了3千多間,其中府前街(重慶南路)、石坊街(衡陽路)、及府直街(開封街)等最為嚴重,當時的臺北廳長井村大吉向總督府提出了市區改正大計,擬打造... 閱讀更多
魚夫:從日本國遞信部到中華民國國史館──不要神經錯亂哦!
日治時期總督府一定要把兩樣事業看得極為重要,一是電力,另一則是郵政和電信,所以在總督府之後原有「臺灣電力株式會社」大廈,1945年盟軍大空襲時遭炸毀,無法修復,原址後來改建為淺黄色調的國防部所屬博愛大廈,今後將做為廉政署辦公室;另一座「總督府交通局遞信部」(以下簡稱「遞信部」)則保存狀況尚稱良好,兩棟龐大的建築量體在戰前位於今總統府後方的博愛路,隔著長沙街對望。其實遞信部也受到兩回嚴重破壞,194... 閱讀更多
魚夫:瞧,拿國產當包租公的國民黨──重繪新世界館
新世界館創立於1920年12月29日,是當時台灣最氣派的活動寫真館,用今天的地址看就是台北市漢中街116號,捷運6號出口後就可以遇見的「新世界商業大樓」。西門町一帶在日本時代就已經是電影街,早期「浪花座」、「臺北座」、「榮座」(今之萬國戲院)與「朝日座」等各領風騷,到了20年代則是默片的黄金年代,電影除了內容卡司外,最重要的角色是劇情解說員,即「辯士」,現場有小型樂隊伴奏,辯士的敍說精彩與否與票房... 閱讀更多
魚夫:總統府前穿上西裝的門神──重繪大倉本店
日治時期的大倉本店,就是現在台北市重慶南路(本町通)與衡陽路(榮町通)交叉口的正中大樓的前身。重慶南路與衡陽路口在日本時代是謁見總督府最重要的門戶,所以四個角落的建築,大倉本店之外,包括西尾商店(今金石堂書店)、辻商店(今星巴克咖啡店)和新高堂書店(今東方大樓)的建築風格都很華麗。新高堂和大倉採紅磚白飾帶的辰野式樣,高聳的屋頂預告其後即將現身的總督府量體,大倉本店的拜占庭式穹頂與彩色玻璃窗尤其顯得... 閱讀更多
魚夫:台灣有比熊本地震更威的破壞力哦!重慶南路一段2號到104號的本來面目
最近的熊本大地震使得歷史名城及阿蘇神社都遭到嚴重的毀損,但從影像報導上來看,修復應該不是什麼難事,日本在古蹟的維護上,要錢有錢,要人有人,世所共睹。朋友打趣的說,這回形同承受46顆原子彈的地震才造成一些斷壁殘垣,如果和台灣從戰後古蹟被幾近拆光光的慘狀來看,地震也不算什麼啦,比起台灣戰後被破壞的威力,隨隨便便就超過46顆原子彈了。這張畫的最上方一整排街屋是復原自台北火車站前的忠孝西路起(差不多是重慶... 閱讀更多
魚夫:一整條書店街的人間蒸發──重繪新高堂書店
新高堂書店是日治時期臺灣最大的書店,取名新高,係因日人新發現今天我們說的玉山比日本富士山還要高,因此呼之為:「新高」山。這家書店位於榮町通與本町通(即今之衡陽路與重慶南路一段路口)的交會處,這十字路的四個角落各有一座仿巴洛克式的華麗大樓,也是臺北最繁華街廓的地標, 而新高堂的本來位置就是今日重慶南路一段121號的東方大樓。1895年日人入臺,當時有位26歲的年輕人叫村崎長昶(1870-1950),...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