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魚夫繪。

日治時期的「台北北警署」就是戰後的台北市大同分局,現在終於修復完成了。

多年前我從歷史資料與舊照裡發現,這棟建築先是在1961(民國50年)增建南側空間,並在頂樓加蓋,從二樓「長高」成三樓;後來西向及北向立面又將原有的抓紋溝面磚更改為二丁掛貼面大紅磁磚,只能以奇醜無比來形容。但因其為日治時期僅存較具規模的警察局,1998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

北警署是在1932年(昭和7年)的8月8日破土興工,次年4月15日竣工,研判建成之時,牆體應是採用北投窯廠出產的褐色溝面磚,由總督府官房營繕課設計。此時已進入現代主義建築的思維,因此特別注重水平線條的表現,窗子多為拱形半圓狀,有些地方設計了船艙式的圓窗;正面入口處為彎角弧線,立有西洋圓柱,展現權威感。現在修繕的工作已接近尾聲,這蔣渭水的「政治別莊」意象終於重現風華,未來將規劃為「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日治時期台北市的警力佈局以北門為分界,大抵北門以南的城內(現在的城中區)及城南歸「台北南警察署」(現在的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局本部)管轄,北門之外,諸如大稻埕等區域,則歸「台北北警察署」管轄。兩座警署建物長得很像,所以雖然南警署已拆除,但恢復北警署後就可以想像其模樣。

北警署頗具歷史價㥀,這棟折衷形式的現代建築除了外表搶眼之外,另還有幾個特殊景觀。其一是建物外的圍牆所用石塊,正是明治33年(1900年)拆掉台北城牆所遺留下來的;其二是該建物內部尚有扇型拘留所及難得一見的水牢。

蔣渭水在從事民主運動時,就是北警署的常客。所謂常客,可不是為了警民一家親被請來泡茶聊天,而是因為從事社會運動被日警逮來坐牢。蔣渭水從1921年的10月17日台灣文化協會創辦當天起,就被北警署署長近藤滿夫闖入,交付「結社禁止命令」,當場把蔣渭水等16人抓到署裡拘押;1923年2月5日,蔣渭水在他的大安醫院揭揚「恭迎鶴駕──台灣議會請願團」的奉迎旗幟,向東宮太子裕仁(日後的昭和天皇)請願,又被近藤滿夫依治安警察法拘提查辦,家宅連帶被搜查。這北警署三番兩次找蔣渭水麻煩,蔣渭水一生進出牢獄也達十餘次之多。

大同分局是蔣渭水時代的北警署。圖片來源:魚夫攝。

葉天倫導演的電影賀歲片《大稻埕》裡,由李李仁飾演的蔣渭水被關入北警署的水牢裡,這是錯亂了時代。北警署起造於1933年(昭和8年),而蔣渭水於1931年辭世,警署改建前為日式建築,真不知關在哪個水牢裡?改建後則確有水深120公分的水牢,據聞水源終年不竭,還有座由7間牢房組成的扇形監獄。中央設有一值班台,可環視囚犯的舉止,房裡的地板考究則為紅檜製作。

電影以娛樂觀眾為主,刻意加強蔣渭水受難的苦痛以博取同情,實則蔣渭水先生生性豁達,警方要關就關,還屢屢為文揶揄當局;尤其在1927年12月11日、18日與25日,寫就〈北署遊記〉等文在《台灣民報》上刊載,語氣詼諧幽默。有趣的是,日警勒令將刊登文字加以「食割」,意思是刪去文字,開天窗,只留下鉛屁股印,或強制將「北署」二字以「XX」替代,而《台灣民報》仍照常出刊,這樣一來反而更引起讀者的好奇。

雖然後來的北警署並不是蔣渭水坐牢的場所,但改建前他由於經常坐進黑牢,乃乾脆戲稱北警署為「日新旅館」,因為平素得全台到處還「講演債」,他自述:「我平時是12時才就寢,(坐牢)能得著那麼早睡眠,來休養我的頭腦,是很滿意的。」因此日新旅館又成了他休息充電的「政治別莊」。

修復完成的北警署。魚夫攝。

牢裡的蔣渭水將入獄看作是入學,而且以養胖為先,最多曾增加4公斤的重量;獄中的米飯不足,而且羼雜石粒,蔣渭水若是咬到小碎石,怕吐出來時連帶飯粒也帶出,索性統統一起吞下去,叫這「補充鈣質」。

我在這張漫畫裡故意將日治時期蔣渭水等的政治抗議畫在北署之前,當然是為了形塑當年的氛圍。然而,蔣渭水在從事民主運動的過程中並不只是坐牢而已,日警手段還包括暗中唆使流氓黑道閙場,甚至向蔣渭水投擲泥巴,致使白西裝上佈滿污㾗,但他卻拍照留念,且面露微笑,聲稱這些都是他的「勳章」!

現在修回來的北警署雖然不是蔣渭水那時候的木構造建築,但利用為台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正好引出整個台灣新文化運動的始末,真是令人欣喜不已。

拍回影像分享:

瀏覽次數:2567

延伸閱讀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2.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3.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4.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