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老花蓮人悲歡離合的場域──舊花蓮驛

2017/10/21

魚夫繪。

許多老一輩的花蓮人至今對於舊火車站的街景依舊有著深刻的印象。當時從驛站走出來,背對車站,正面看見的是噴水池,水池後方有著法國曼薩爾式屋頂的賀田組會社,左手邊是一棟和洋混搭式建築,其上為日式屋頂,牆體為歐洲半木式風格,結構係加強磚造的「東海自動車運輸株式會社」;右方緊鄰火車站者是「鐵道部花蓮出張所」(今花蓮鐵道文化園區),然後再往前走就是木結構的日式大型旅館「常盤館」了。常盤館原址已成「金龍大旅社」,其旁的中山路,以前叫「黑金通」,是花蓮最為繁華的街道。

1895年日本領台後,1905年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便認為「……欲普及本島文化,則應速修當年計劃的全島鐵路網與縱貫線銜接……」,於是開發東台灣成為施政重要政策。1907年(明治40年)新上任的第5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啟動了他巡視東台灣之旅,當時隨行者還有鐵道部長谷川謹介及技師鈴木善八郎等,一路從花蓮港璞石閣(玉里)到卑南,並履勘巴塱衛(大武)至屏東等線,結論是台東線鐵路(即花東鐵路)絕對有開發的必要。

於是佐久間左馬太指派技師菅野忠五郎為測量主任,率技師鈴木善八郎、書記龜山義精、技手榎本定吉、立川昇、新井廣重、雇員佐佐木鋠太郎及工人若干名,先進行探勘測量工作,1907年(明治40年)設置鐵道部花蓮港出張所,也就是現在的「花蓮鐵道園區」,興築工程分兩期:第一期工程為花蓮港到璞石閣間的路段,從1909年開工,歷經8年有餘,才在1917年10月底大功告成。

從舊照看,第一代的花蓮港駅是木造的站房,因當時的人口不多,經濟也尚未起步,日本的移民計畫亦不盡理想;後來由於鐵路開通,糖業、林業漸次發展,貿易逐步熱絡,花蓮港街日益繁榮,乃改建第二代站駅,採現代主義建築,強調水平拉線,總體造型簡潔有力,無過度裝飾。我所繪的車站即為第二代。但由於蒐羅到手的老照片均為黑白,或有彩色亦係人工著色,並不精準,且無任何論文提及車站外觀顏色,只是從中觀察出牆面有磚面外裸,所以用紅磚表示,其餘留白,以待來日進一步考證。


站在花蓮金龍大旅社旁,從這個位置往前看,就是以前的花蓮火車站。魚夫攝。

1930年,大型日式「活得路」(Hotel)出現,因此鐵道部花蓮港出張所旁多了一家「常盤館」大旅社。到了這個時代,要是站在碎石子舖陳的站前廣場,就會看到人群熙攘,日式人力車秩序井然的排列在車站一旁等候叫車,造型優雅的燈柱到戰後仍然留存,不幸到了1944年(昭和19年)的10月12日,車站遭美軍大爆擊,空襲受損,隔天,一列由花蓮港駅開出的列車也同樣被美國軍機轟炸,雖然火車當下停駛,但死傷不免。

戰後原站房已難使用,1949年4月4日動工擴建,將一樓保持原貌,二樓加高,同年6月24日就竣工了。1951年1月15日,花蓮港車站改名花蓮車站,1979年北迴鐵路通車,交通重心西移,新的花蓮火車站落成,舊站從此沒落。1989全面拆除花蓮市舊鐵道,並鋪設柏油路面,當然,到了1992年,舊站也無復存在的必要而被剷平了。

花蓮鐵道文化園區官方部落格有一篇文章這樣說:

對老花蓮人而言,最鮮明的故鄉印象,也許不是名滿天下的太魯閣,而是舊花蓮站的站前印象。

在過去自用車沒這麼普遍時,出入家鄉,往往透過那曾經密麻覆蓋台灣的鐵道,火車站因而成為離別歸來時的一個關卡,一個節點,而這個悲歡離合的空間,並不僅限於火車站建築本身而已,站前的道路,廣場,水池與店家,和火車站一同交織了這曾令無數人心境交雜的難忘場域。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