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夫:建築沒有新詮釋,終究成為廢墟──重繪西門市場

2015/06/20

▲ 日治時期的紅樓創意市集實則為西門市場,旁邊還有一座求財保平案的稻荷神社。

現在台北的「紅樓創意市集」在日治時期是乃「西門市場」或別稱「八角堂」,原本是東京、台北的模範菜市場之一。

日治時期的菜市場率皆蓋得像博物館,時代的氛圍這是一種文明的表徵。1905年有著曼薩爾式高聳屋頂附加老虎窗的台南西市場落成;次年巴洛克風情的嘉義西市場也開張,其實就算南投、斗六、鹿港、淡水、基隆等市場雖然沒有如台南的規模,也都比臺北日人最常去的未建新市場的新起街市集來得好太多,黄士娟著《建築技術官僚與殖民經營》一書裡提到:

《台灣日日新報》屢次報導市場問題。新起街市場設立之初,是為了避免不潔淨以方便買賣,加上新起街的蔬菜市場倒塌,造成重傷2名、輕傷10名,市場問題屢次被提出討論。臺北為全島之中樞,且為總督之所在,市區街衢整齊、道路擴大、公園略就其緒,有電話、電燈,交通、衛生設備,比內地還進步,令人大吃一驚,但是一進入魚菜市場,沒有不嗤之以鼻的。

於是台北廳長加藤就任後,責成總督府土木課技師野村一郎、近藤十郎等負責設計建造,近藤且遊歷香港、新加坡,希望就此塑造本島市場的楷模。

咱們現在看見的紅樓創意市集園區,範圍大概是由成都路、西寧南路、內江街圍成的梯形區域,基本上地基範圍不因終戰後產生多大的改變,只是靠近成都路一側到了日治末期原是祈福求財的「台北稻荷神社」和自動車停車場,現均已拆除。


▲ 西門紅樓創意市集現況(攝影/魚夫)

近藤十郎等實則蓋了兩座市場:西門市場是蓋來給日本人採買用的,而另一座「大稻埕市場」(後更名為「永樂町市場」,即今之迪化街永樂市場)則是給本島(台灣)人用的,研究兩大市場剛好可以看出當時階級與生活文化的差異。根據師範大學王慧瑜的論文〈日治時期臺北地區日本人的物質生活〉論文的研究:

日本人的市場出入的市場,多見日本婦人進出,市場在下午三、四點,主婦外出選購食材時最為熱鬧,並且因為有公共衛生費之補助,環境相當整潔;臺灣人出入的市場穿梭其間者大多為臺灣男性,從早到晚皆有來來往往的顧客,一整天都人聲鼎沸,環境較為雜亂,兩者呈現不同的光景。同時亦透露著臺、日人不同的家庭觀。日本人家庭中,主婦主掌家庭事務,自行到市場採買;而臺北人家庭雖然亦由女性操持家務,但由於經濟大權掌握於男性之手,加以大家閏秀不得隨意拋頭露面,因此在市場中穿梭的群眾仍以男性為主。

不過市場裡的商品價格並沒有比一般市價便宜,甚至被戲稱為形同「百貨公司式」的公設市場,不過是集散了許多商品以供選擇而已,物價仍屬高檔,這是因為從大批發盤至市場零售商,層層剥削,以及臺灣人習慣討價還價,所以一般店家會故意把價格抬高,預留講價的空間。

西門市場蓋好後果然成了日本的模範市場,東京方面後來斥資130萬圓欲建設新市場時,亦派專人來台觀摩請益。在我的畫作中,故意加入幾位身著和服的日本婦女,神社也根據舊照畫了回來,圍牆外有一公共電話亭,這在當時是真實存在的。

1945年日本敗戰後,國民政府來臺,連帶湧入大批外省移民,政權移轉後,西門市場隨日人撤離而結束魚菜買賣,繼而代之的是「新貴」由上海人將西門紅樓轉化成劇場,粉墨登場重新出發,從滬園京劇一路更迭為紅樓書場、劇場、戲院,成為新移民的娛樂中心,所以不賣菜後的西門市場反而因此獲得了較為完整的保留。

1997年內政部將紅樓列為三級古蹟,1999年後開始大規模整修,定位為將來的「電影博物館」,演變至今,則成了「紅樓創意市集」,我偶而也會到這裡來逛逛,觀察這市集的發展,發現紅樓不但是日治時期台灣最漂亮的市場,也是至今保存最為完整的磚造建築之一,依我之淺見,原因不外是因為戰後立即轉為新用途,老建築獲得再詮釋的機會,其次也幸運的將廣場腹地留存至今,有利於吞吐大量的人潮,舉辦戶外活動等。反觀其他城市當初蓋得美侖美奐的歐風菜市場,在終戰後率皆疏於管理,任其發展,甚至將原本的室外空間圍築起來,天空蓋上了鐵皮屋頂,照明昏暗,環境又開始變得淩亂不堪,諸如台中二市場、嘉義西市場乃至於台南市場等,如今皆有日趨破舊,年輕人再也不願意親近的問題浮現,建築如果不賦予新生命,百年後不會變成古蹟,只是會成為廢墟。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延伸推薦】魚夫系列套書優惠──樂居台南+移民台南 

關鍵字: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