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孟潔:蘇格蘭獨立公投的角力

2013/12/12

英國自1997年工黨上台後提倡地方分權,在蘇格蘭和威爾斯舉行公投,過半數的居民贊成地方應該擁有更大的自主權。蘇格蘭議會則從1997年以來一直爭取舉行獨立公投的機會,11月26日,蘇格蘭政府由大臣薩孟德(Alex Salmond)發表獨立公投白皮書《蘇格蘭的未來:獨立蘇格蘭指南》,並在記者會上表示,蘇格蘭的前途是掌握在蘇格蘭人自己手裡,這裡擁有「最好的公民」可以為自己的將來做出最好的決定,透過獨立,蘇格蘭才能充分發揮其做為一個「國家」的潛力,並讓蘇格蘭人掌握自己的命運,將蘇格蘭打造成一個更民主、更繁榮、更公平的社會。

蘇格蘭政府計畫在明年9月18號進行公投,題目是「蘇格蘭是否應該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選民以「是」或「否」作答。如果蘇格蘭人民同意,獨立紀念日將訂在2016年3月24號。薩孟德表示,蘇格蘭的稅收將不會用在核子用途,英國的核子飛彈將永遠移出蘇格蘭。蘇格蘭將持續以英鎊為貨幣,繼續留在歐盟,仍尊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為君主,但將建立起自己的防衛部隊,並不再把英國廣播公司(BBC)當成國家廣播公司。

根據白皮書,獨立後的蘇格蘭會有獨立稅制和軍隊,可從外海的北海石油蘊藏獲得90%收益,也將不再部署英國作為核威懾力量的彈道飛彈,將於第一個獨立議會期間移除備受爭議的格萊德灣(Firth Clyde)海軍基地的「三叉戟」(Trident)核潛艦。在過去,這兩項都是在歐洲具備高度爭議性的議題,蘇格蘭的獨立不單單影響到英國,若獨立成功,則在往後歐洲政治秩序的斡旋裡便會又多了一個新的國家行為者,需要再一段時間的磨合,以平衡政治經濟利益的分配與權力結構的改變。

蘇格蘭政府承諾提供三到四歲幼兒每週三十小時免費的托兒服務、安全退休金制度、獨立第一年取消臥房稅(Bedroom tax)、維持基本稅率、調高免稅額、調漲基本工資等,並強調蘇格蘭獨立後的經濟前景會更好,以爭取蘇格蘭人民對於獨立公投的支持。

然而,英國前財政大臣達林(Alistair Darling)認為在債務、國防、社會福利、退休金等各方面,蘇格蘭政府並沒有提出具體的因應政策。英國政府宣稱,以英國經濟的規模,英國有能力解決全英的銀行危機,並且維持金融穩定,例如蘇格蘭皇家銀行(The Royal Bank of Scotland)在2008年遭到金融海嘯肆虐後,被迫向英國政府求援,英國政府最後投注700億美元為該銀行紓困,如果蘇格蘭單單憑藉自己的經濟體規模、離開了英國體系,則難以應對這樣的金融危機。蘇格蘭當局則回應,蘇格蘭具有諸多經濟優點如「強勁的內需經濟、龐大的海外潛能、教育程度高的勞動力與世界級的科技與研發」,所以獨立將有助於釋放蘇格蘭的潛能,並可自行決定投資的分配與份額。

英國三大政黨保守黨、自民黨、工黨均罕見站在同一陣線上反對蘇格蘭的獨立。他們認為這份白皮書對於蘇格蘭獨立後的未來過於理想,蘇格蘭獨立後經濟狀況不可能如同白皮書預期的樂觀,若獨立,蘇格蘭便不能在軍事上和英格蘭站在同一陣線,英國的國際影響力也會受到影響。許多英格蘭與蘇格蘭在經濟利益和社會各層面上的衝突將會加劇:全英國既存債務、蘇格蘭人口老化問題、北海石油收益日漸下降、雙方邊界區分等問題都將變得更難分難解。

根據英國線上調查機構Panelbase為「星期泰晤士報」(Sunday Times)所作的調查,肯定獨立的選民比例處於落後,但呈現緩慢成長趨勢,支持與反對者比例差距逐漸縮小。根據最新民調,在五百萬蘇格蘭人口中,有約38%的民眾目前打算投票支持獨立,47%反對,15%尚未決定。

英格蘭人與蘇格蘭人雖然是同文卻不同種。基本上,蘇格蘭人(Scots)、北愛爾蘭人(Northern Irish)與威爾斯人(Welsh)屬於凱爾特族(Celtic peoples)的後裔,而英格蘭人(English)主要是盎格魯撒克遜族(Anglo-Saxon)。蘇格蘭人並不認為自己是「English」,對他們而言,那指涉的是英格蘭人,蘇格蘭人有著更強的地域性歸屬感及自我認同,每當不小心說「你們英國人(English)」時便會被糾正,說我們不是「English」,而是「Scottish」。

事實上,蘇格蘭的獨立要求,從1707年蘇格蘭與英格蘭簽署聯合條約(Act of Union)那天起就開始了。1603年,女王伊麗莎白一世將王位傳給年幼的詹姆斯,而詹姆斯的母親瑪麗是名義上的蘇格蘭女王,於是詹姆斯就同時成為蘇格蘭和英格蘭兩個國家共同的國王,直到1707年詹姆斯的曾孫女安妮女王把兩個王國正式合併為「大不列顛王國」,蘇格蘭至此才被合併進英格蘭。蘇格蘭一直是個擁有獨立司法、行政的主權國家,從14世紀起就擁有民族認同感,即使在因聯姻而被納入聯合王國體系後,仍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與民族法,一直以來,在英國內部立法與行政管理上,仍然擁有一定程度的自治空間。也因如此,蘇格蘭至今的司法體系(較接近大陸法)、教育系統、宗教信仰等皆獨樹一格。蘇格蘭國教是長老會,英格蘭的卻是英國國教,從其文學與藝術作品中也可以看出蘇格蘭人對其自身民族獨特性的強烈自覺。

英格蘭傳統的大學教育通常是3年,蘇格蘭則是4年。英格蘭大學通常需要繳交昂貴的學費,只比國際學生便宜一些,高等教育體制相對而言也非常的貴族與菁英,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負擔的起一年七八千到一兩萬英鎊不等的學費;而在蘇格蘭,只要你是蘇格蘭人,在蘇格蘭接受教育,則從小學到大學通通免費。因此比較富裕的家庭會把小孩送進學齡前的學校接受啟蒙教育,在那之後除非執意要念私立學校,否則一個家庭,無論任何階級,都完全不需要在教育上有額外的花費。而公立學校的品質也相當有水準,例如位於蘇格蘭首府的愛丁堡大學,在許多專業領域的世界排名皆名列前茅。

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看到許多兩者殊異的例子,如蘇格蘭和英格蘭的足球聯盟互不隸屬(英超與蘇超)、全國統一的大型連鎖超市裡會有一些貨架上插著蘇格蘭國旗,上面寫著「I am Scottish」,說明這項產品唯有在蘇格蘭才買的到。此外,蘇格蘭地區發行自己特有蘇格蘭英鎊,英格蘭英鎊可以在蘇格蘭使用,但是蘇格蘭英鎊卻不一定能使用於英格蘭。火車或大型購物商場尚可使用,而一些小商店則會拒收蘇格蘭英鎊。

支持獨立派(可參閱Yes Scotland網站)認為蘇格蘭的經濟優勢足以支持其成為一個獨立國家,歷經300年的合併,蘇格蘭人抱怨英國經濟每下愈況,只會拖累蘇格蘭跟著向下沉淪。英國的經濟政策重南輕北,讓蘇格蘭經濟無法獲得提振。蘇格蘭副首席大臣史特金(Nicola Sturgeon)表示:「英國政府政策已經讓蘇格蘭經濟停滯好幾個世代。」蘇格蘭1,900億美元的經濟產值,相當於紐西蘭,約占英國經濟產值的8%。支持者認為,如果脫離英國,則毋須再受到英國政府將投資與稅收聚焦於東南部與大倫敦地區(The Great London)的偏廢所害。許多支持派主打民族自決的立場,當英國政府無法照顧蘇格蘭人的利益時,蘇格蘭人應該要站出來為自己發聲,決定自己的未來。

而反對獨立的團體訴求「Better Together」,表示大部分的蘇格蘭人雖以蘇格蘭為傲,但並不全然地否認英國,非黑即白的二擇一其實並不必要。他們也指出,除了居住在蘇格蘭的蘇格蘭人外,仍然有八十萬蘇格蘭人在英國其他區域工作,蘇格蘭和英格蘭間千絲萬縷的經濟、社會聯繫並不是能說斷就斷的。現階段反對獨立的蘇格蘭人比例略多過支持獨立者,並非他們沒有蘇格蘭民族的自我認同和文化上的自覺意識,而是他們對於蘇格蘭獨立的未來感到擔憂──畢竟獨立不是請客吃飯,一切或許並不會像一直以來追求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蘇格蘭政府所提出的藍圖如此美好順遂,縱使蘇格蘭人擁有自己引以為傲的歷史與文化,但至少在現實層面,目前他們仍然傾向維持現狀以確保既有的穩定能夠先維持下去。

蘇格蘭地區的獨立訴求也許並不完全是在尋求真正對外獨立的國際人格,可能更多的是希望獲得經濟上的獨立自主。金融危機後,蘇格蘭從英國政府獲得的利益相對減少,蘇格蘭境內的北海石油和天然氣每年需向英國政府繳稅近90億英鎊,若獨立,則能獲得可觀的能源收入。以現有漁業作業線為國界,蘇格蘭將獲得95%油田和60%氣田。

蘇格蘭人民對於與英國的分合問題上看法分殊,涉及了經濟利益分配和制度運行上的複雜因素,蘇格蘭人民、蘇格蘭利益團體、蘇格蘭政府與英格蘭政府都牽涉在其中,獨立絕非易事,利益如何估量、判定、比較以及整個英國社會如何鞏固其認同與統一,皆須被納入考量。

無論明年結果為何,可以肯定的是,蘇格蘭公開爭取獨立的不流血過程,將會持續性的受到國際社會關注,尤其在高達八成人口希望透過公投脫離西班牙獨立的加泰隆尼亞(Catalonia)自治區,更渴望他們也能藉由這類民主程序決定自己的前途。過去與現在,認同與獨立,政治、經濟、社會的或分或合,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優雅拘謹的英格蘭人和直爽豪邁的蘇格蘭人的角力背後,已存在更多值得探究的深刻問題。

(作者為獨立評論英國特派員,現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國際關係系公費訪問學生)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