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觀察】陳寧:「佔領內政部」為何憤怒?

2013/08/19

昨天晚上,內政部前的旗桿上,昇起了一面「明天拆政府」的旗幟。今天下午六點,內政部被佔領18小時後,台灣農村陣線宣布,佔領行動告一段落。

昨天是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四戶滿月的日子,在台灣農村陣線的號召下,不滿政府浮濫徵收土地、反對不當開發的兩萬名民眾,聚集凱道,向政府發出怒吼。在凱道的晚會結束後,兩千位響應「和平拆政府」的公民,以突襲的方式,越過內政部的圍牆,包圍了內政部南棟大樓。

為什麼拆政府的第一步,是佔領內政部?農陣發言人蔡培慧說,內政部做為《土地徵收條例》、《區域計畫法》、《都市計畫法》及住宅政策的主管機關,卻沒有站在居住正義的立場,妥善把關土地徵收與各級國土計畫,反而淪為土地的屠宰場。因此農陣希望透過非暴力抗爭的方式,干擾內政部的運作,促使政府正視民間團體希望盡速修改《土徵條例》的訴求。

翻過牆的,有年輕人,也有帶著孩子的父母親。他們唱歌、靜坐、在玻璃門上貼貼紙、在大樓旁的花圃上種菜,使用各種不傷害他人的方式,和平表達公民的意志。

他們為什麼憤怒?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曾在諸多抗爭場合中一再提醒,台灣早已過度膨脹的都市計畫人口,是浮濫開發的元兇。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2001年以來,每年的都市計畫區「總計畫人口」,均遠超過台灣實際人口,卻仍然持續擴增,如今,就算讓全台灣的人都搬進都市計畫區,還是住不滿。

再來看看大埔所位在的苗栗縣,2010年的都市計畫區人口達成率只有63.25%。意指超過三分之一的都市計畫區域,都沒有必要開發。

此外,根據2010年的的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竹南科學園區的閒置廠房高達42%。而造成大埔民宅被強徵的「擴大竹南基地周邊地區特定區計畫」中,超過85%的土地用途,竟是和科學園區營運無關的住商、公共設施用地。

雖然內政部和苗栗縣政府面對群眾抗爭,口徑一致的強調,竹南科學園區特定區的開發有其「公益性和必要性」,但對照以上的數據,不僅難以證明所謂的公益性和必要性,也無法說服社會大眾。

今年6月,財政部公布的公共債務餘額統計,苗栗縣人均負債七萬元,名列全台第二。6月10日,一段劉政鴻接受苗栗縣議員質詢的影片中,他竟向議員表示「還會再生很多地出來」,要透過賣地可償還150億的債務。所謂「生地」的方法,不外乎是透過擴大都市計畫,將農地變更成建地,讓土地瞬間增值翻倍。

大埔的強拆,讓全台各地綁著科學園區開發,準備行都市計畫之實的「特定區」蠢蠢欲動。如今,彰化縣政府已經在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面積672公頃)的周邊,劃定1400公頃的特定區,難怪已有環保團體憂心,二林是否會成為下一個大埔?

地方政府不願意檢討財務支出的漏洞,卻緊抓著這劑特效藥不放,使得百姓的身家財產成為父母官的「嘴上肉」。但台灣還剩下多少土地,可以如此無止盡的變賣還債?還有多少人,要承受和大埔四戶一樣的無妄之災?

(作者為「獨立評論@天下」特派員)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