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興盛:看見台灣的…前後矛盾

2014/01/12

看完齊柏林《看見台灣》,在走出電影院的那一刻,大概所有人都會驚嘆台灣的美,也很少有人會不痛心於台灣生態環境所遭受的威脅。正逢接下來一連串的環境議題爆發,從清境過度開發、日月光違法排放污水、彰化電鍍廠污水污染農田…,一時之間,台灣社會輿論似乎真的「看見台灣的環境問題」了。

只是,我們都很理解台灣社會的一窩瘋性格,沒有多久,看見台灣熱潮一定會過去,大家會開始瘋另外一個熱門話題。然後,大家就可以看見台灣的…前後矛盾了。

換一個場景,這一兩年台灣社會集體焦慮「悶經濟」。眼看經濟成長率下修至兩趴以下,大家紛紛痛罵政府無能、施政無方,為此,產官學界紛紛端出各種解方,從自由貿易區、服貿協定,到解除土地管制、簡化環評流程,還有許多人開始懷念孫運璿,為的就是一個目標:提高經濟競爭力,讓經濟成長率恢復到民國七八十年代動輒七趴的輝煌成績;或卑微一些,至少不要在亞洲四小龍裡吊車尾。

台灣社會一下子瘋拼經濟,一下子瘋看見台灣,絲毫不覺這中間有何基本的矛盾。但這中間的確有矛盾:若我們很在乎經濟成長率,那麼哀嘆「看見台灣」的場景就根本是矯情了,因為,一直以來正是漂亮的經濟成長率摧毀了台灣的生態環境!

很多人很難看見、更難以接受這個基本矛盾,因為心中總存著一個「理想國」的夢想:每年經濟成長率7%(或是「低一點」的5%),同時活在宜人健全的生態環境中。話說得白些,這種理想國就是,大家有錢常常去buffet狂吃黑鮪魚生魚片(而且錢要一年比一年多),同時又希望,黑鮪魚族群還健康地在大海中悠遊。

但這世界從沒有這麼好康的事情,因為,集全球所有聰明才智之士、以及各國努力的經驗,這樣的理想國從未出現。

孫運璿時代以及之前的台灣,沒有環評、沒有環團勞團、沒有民主政治當「經濟絆腳石」,經濟官僚的確可以放手拼經濟,而忽略經濟成長的環境與社會衝擊。這是之所以在桃園RCA案例中,會出現一千多位員工罹患癌症、四百多位員工陸續死於癌症,但是廠商可以逃之夭夭,台灣社會可以冷漠以對的原因。

現在的台灣的確不一樣了,環境治理、公民社會、民主政治都茁壯些了,大家(至少嘴巴上)也同意,經濟發展、環境保育、與社會正義需兼籌並顧。但這絕不意味著,我們可以從此逃脫基本的生態環境條件,繼續維持「亮麗」的經濟成長率,同時「兼顧」環境保育。我們可以從幾個主要面向來分析為何是如此。

以全球關切的溫室氣體排放、全球氣候變遷議題來說,台灣在過去六十年來,溫室氣體排放隨經濟成長節節上升,且展望未來二十年,在每年經濟成長率為3.65%、能源效率每年提升2.2%的前提下,我國總能源消費量成長率預測將為每年平均1.35%,而這也代表溫室氣體排放量仍將持續上升!台灣如此,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都是如此。

很多人會說,氣候變遷是很長遠的事情,至少在我們這一代還不會有明顯衝擊,所以,且讓我們專心處理當下的經濟與環境問題吧!即便是如此(但筆者不認為是如此),我們都有很多當下就是迫切的、會威脅人類生活品質與環境品質的議題需處理。在台灣,海洋生態環境與漁業已經幾近崩潰,這是學界、官方與漁民都清楚的事情,但禍首是台灣數十年來快速的經濟成長,在這個巨大掠奪壓力下,生態系統根本來不及因應。

生態系統受到基本的生物物理條件限制,的確無法因應快速的經濟變化(例如黑鮪魚族群不可能無限的成長來滿足人類快速成長的需求),所以對很多人而言,人類的希望,只能放在具有無窮調適與創新能力的人類本身。這個論點與樂觀期待,尤其經常被企業界人士所提出,因為這是在經濟世界中,為應對經濟競爭壓力所每天在進行的事情。但大家所不理解的是,在快速變遷的經濟世界中,人類社會組織面對環境問題的調適與創新能力,根本追不上快速的經濟成長率。

舉例而言,儘管全球學術界與產業界投下無數心力,但是在無碳能源的開發上,百年以來從來就沒有出現大家衷心期盼的神奇發明,可以讓人類在享受經濟成長之餘,一舉擺脫惱人的氣候變遷問題。在環境治理議題上,人類組織的解決問題能力從來就是遠遠落後於經濟發展之後,最清楚的例子就在最近的台灣:在清境與日月光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內政部與環保署是如何的前恭後倨與進退失據,而經濟部更是拿影響GDP的理由來公然為廠商說情了。彰化作為全國的米倉,部分地區中電鍍廢水亂排也是產官學界早就清楚的事情,但數十年來依然沒能解決。

並不是說人類社會全無調適、創新與解決問題的能力,只是,這些進步速度本質上是緩慢的,在現代根本來不及解決快速的經濟成長率所引發的諸多問題。尤其在涉及到經濟利益糾葛、人類組織調整、消費習慣改變時,改革總是緩慢的。是的,能源使用效率的確持續在改善,只是無法彌補總體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能源消費與碳排增加。黑鮪魚快被吃光了,姑且不論這對生態系的影響,有人會說那就改吃養殖肉(或甚至人造肉)吧,但是,我們真的會因為有養殖肉,就迅速割捨對野生魚的熱愛?各方研究所顯示的可不那麼樂觀,基本上,只要人類口袋裡有多餘(而且快速增加)的錢,我們從來不會停止去搜刮地球上的生態環境資源,不管這意味著的是往大氣層排廢氣、往河川海裡排廢水、用熱帶硬木裝潢、吃黑鮪魚、或是在農田裡蓋豪華「農舍」、一年換一支智慧型手機…。

結論是,我們都應開始學習,如何在一個低經濟成長率下,重新調整社會經濟結構,讓人類有時間調適、甚至衷心喜歡低成長的社會。是的,在低成長的社會中,我們會過著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它必須割捨現在很多過份奢華(而傷害公共利益)的享受,但它也會因此帶來很多好處。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這終究才是人類長久生存之道。如果我們看完「看見台灣」真的很感動,那麼實在就不應再抱怨「悶經濟」了,因為,如果我們繼續享受台灣過去的「輝煌經濟」,或早或晚,我們將完全看不到台灣。

為這篇獨立評論按讚→  

本欄位提供網路意見交流平台,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獨立評論@天下」提醒您: 

1.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本站將移除留言。

2.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3.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天下雜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