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安樂死

黃怡:失智者臨終──安樂的死?尊嚴的活?
平家三子女與作家瓊瑤為了他們父親(瓊瑤之夫婿)的照護,見解大相迥異。瓊瑤不忍夫婿折騰病榻,認為當初不應該插管維生;平雲卻反駁:「所有醫生自始至終從來都沒有判定過父親病危或陷入重度昏迷,他只是失智而已。」這話,講的有點不夠嚴謹,因為有時失智比一般病危更難照顧,患者本身懵懵懂懂,真正關心、了解病患的親友不但為他難過,照顧病患的過程中,也往往必須承受無止無盡的挫折與痛苦。〈憲法泰斗德沃金──論安樂死的正... 閱讀更多
黃怡:憲法泰斗德沃金──論安樂死的正當性
佛利克(Andrew Firlik)是個醫學院學生,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一位叫做「瑪歌」(Margo,假名)的阿茲海默病患,她時年54。佛利克取得瑪歌家屬同意,天天去探視瑪歌,當時她有看護照顧,家裡層層上鎖,以免瑪歌穿著睡衣,晚上偷偷跑出家門四處游盪。每次佛利克進門,瑪歌就一副和他很熟的樣子,她說她知道佛立克的名字,卻從不稱呼他;佛利克認為瑪歌根本不記得他名字,她這樣說只是為了禮貌。瑪歌說她以閱... 閱讀更多
【投書】紀岳良:安寧醫療,也許只是讓人錯認從此無須安樂死
安寧醫療只能讓末期病人盡量「舒適」的走,但立即「不再忍受更多痛苦」,也應該是你我可以選擇的。▋嗎啡止了痛,但同時讓人更痛苦前陣子,我60多歲的父親發現肝癌末期併移轉淋巴。醫生開了口服短效型嗎啡給他止痛。開始服用後,他噁心嘔吐情況惡化,更出現昏睡及神智不清、便秘、口乾舌燥,反而讓他比沒服用時顯得更虛弱。最後的兩個多禮拜,他說吃嗎啡「欸困係(會睡死)」,從此拒絕嗎啡。所以他忍受劇烈的疼痛,忍受著「肚子... 閱讀更多
蔡慶樺:德國人如何協助高齡生活?專訪黑森邦議員克拉芙—以瑟蔓
克拉芙—以瑟蔓女士(Irmgard Klaff-Isselmann)畢業於波昂大學法學系,長年擔任基督教民主黨黑森邦議員,問政重點為婦女議題、教育政策、老年政策等。目前擔任達姆施塔特婦女協會主席、達姆施塔特老人諮商協會主席(Seniorenrat Darmstadt e. V.)、年長者協助專業會議委員(Fachkonferenz Altenhilfe)、達姆施塔特失智症患者友善城市委員會委員、黑... 閱讀更多
周恬弘:別讓過度醫療延長痛苦──安樂死、安寧照護與自然衰老
▋「安樂死」的呼聲前籃球國手、教練和著名的體育主播傅達仁先生最近上書蔡英文總統,陳情希望政府能夠通過安樂死法案,以減免老病所帶來的痛苦,以及對家人和社會造成的負擔。他的陳情全文如下:一、安樂死資深媒體人傅達仁特為全民請命,仿效歐美先進國家,通過「安樂死」法案,以因應高齡社會配套長照政策所造成國家資源之浪費,及老人及其家人之痛苦。二、達仁現年84歲,奉獻台灣一甲子,曾是籃球國手,代表台灣榮獲亞運銀牌... 閱讀更多
米果:你考慮過安樂死嗎?
以NHK晨間小說劇「阿信」和長壽劇「冷暖人間」(渡る世間は鬼ばかり)為日本人所熟悉的知名編劇家「橋田壽賀子」,在2016年12月號的月刊《文藝春秋》發表一篇文章,名為「我想以安樂死的方式死去」,引起廣大迴響,對於正在面臨人口老化問題的日本,投下深刻的震撼彈。今年已經91歲的橋田壽賀子,1966年和電視台製作人結婚,1989年丈夫過世,夫妻生活維持23年,而喪夫之後獨居在溫泉勝地熱海的日子,已經有2... 閱讀更多
【投書】顏敏如:為什麼瑞士人希望國家允許「老年自由死」?
廚房的圓桌旁坐著5個人,B先生、B太太,兩個成年的孩子以及一位記者。19年前,B先生經驗了母親的整個過程,這次輪到他妻子。B太太是瑞士助死組織「出口」(Exit)的委員之一,現在她就要從自己的組織「受惠」。B太太罹患腦瘤,無法開刀治療。她的肺部積水,劇痛只能靠藥物舒緩,嗎啡卻改變了她的性情。一瓶上好的紅酒準備在旁,他們各自斟上,舉杯告別。B太太自己吞下NaP(Natrium-Pentobarbit... 閱讀更多
陳玉敏:安樂死的重量(上)──生命品質如何衡量?
▋在我懷裡死去1997年(民國86年)8月28日傍晚,溫妮颱風遠颺,天空晴朗蔚藍。我與同事駕著車子,渾身惡臭、疲憊不堪的離開當時位於八斗子漁港旁的基隆流浪犬留置所。所內清潔人員在關上大門時,仍不斷低聲咒罵:淹死是怎樣不人道?你知道那有多快(死)嗎!本來一兩個鐘頭可以做完的事,被你們這樣搞一整天……。車子駛離後,我們把車停靠在海岸公路旁,萬里無雲的廣闊海邊,坐在灰色車子裡,放聲痛哭。那是台灣通過「動... 閱讀更多
【動物當代思潮】吳宗憲:殞落了一位年輕獸醫師之後
5月21日的凌晨3點4分,在翻來覆去輾轉難眠之後,決定把自己的心情寫下來。很多好朋友知道,我是一個非常怕出風頭的人,即便對於某些事情表達看法,文字總是再三修飾,希望別引起不必要的誤讀。我雖然不認識簡稚澄醫師,但我卻很早就知道,這樣的犧牲遲早會發生。從8、9年前開始研究動物保護政策之後,我就發現這一類的政策,常常都有陳義過高的問題,民眾能夠基於對動物的愛心,訂定各種動物保護執行標準,這是非常好的結果... 閱讀更多
【投書】陳光輝:哀悼一隻虎斑犬
我想在這裡說一隻虎斑犬,一隻已經走完牠一生的虎斑犬。雖然,我跟牠之間幾乎沒有互動過。只有試著瞭解他怎麼了,以及幫牠照了兩張相。之後,當我再度看到牠時,牠的身體已經在媒體報導的照片裡了。這兩天發生在嘉義縣民雄收容所送往台南私人收容所過程中,40餘隻狗狗慘死的事件,讓我跟我的動保朋友門一夜難眠。事實上,從事流浪動物救援志工以來,輾轉難眠是常有的事,因為那麼多悲慘的生命在我們眼前消逝,我們能救的真的很有... 閱讀更多
黃怡:安樂死合法化──法國進行式
一封請求安樂死的信席哈克先生:首先,容我先向我的總統致敬。我名叫文森昂貝爾(Vincent Humbert),今年21歲。2000年9月24日,我發生車禍,昏迷了9個月,目前還住在貝爾克(Bercks)的艾利歐海事醫院(Helio-Marins Hospital),位於帕斯底卡拉斯地區(Pas-de-Calais region)。我全身器官都受到車禍影響,除了聽覺和腦部,這也是我僅存的安慰。我的右...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