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外籍勞工

【投書】鄭安君:尼泊爾留學生在日本──我是學生、我是勞工、我是住民、我也是顧客!
一位朋友趁過年第一次到日本沖繩旅遊了一趟。喜愛深入當地生活的她意外的發現,沖繩住著許多沒有預想到的臉孔:一群來自尼泊爾的年輕人。她在便利商店與居酒屋都發現了尼泊爾年輕人的身影,並與在便利商店裡打工的尼泊爾留學生交上了朋友。但她卻百思不解,這個以藍色海洋及美軍基地聞名的沖繩有什麼魅力,吸引這麼多年輕人遠從完全不靠海的尼泊爾來到這裡?事實上,朋友在沖繩看到的並不是沖繩獨特的景象,而是日本最新的一個潮流... 閱讀更多
【投書】林邑軒、陳冠廷:南向,從台灣開始
新政府執拋出的「新南向政策」,有別於過去著重於對外投資的南向政策,強調「以人為本」的多領域雙向交流,被各界視為一大亮點。6月中旬,總統府正式設立辦公室,9月5日,行政院公布「新南向政策推動計畫」,從「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共享」與「區域鏈結」四大面向勾勒新南向政策的藍圖。在許多場合,總統都多次提到南向政策對於台灣的整體戰略意義,鼓勵台灣民眾多多學習東南亞語言,接觸東南亞文化。霎時之間,「... 閱讀更多
【2016移民工文學獎】懷疼:遊子的年節
離開那天,看著前院的杏樹,我悶悶地跟父母說:「杏樹結果時,我會回來看爸爸、媽媽。」但至今已過五載,我未曾返家……。初到台灣,對我而言最難捱的是中餐的飯盒,不知為什麼,那口飯竟如此難嚥,無論真實和影射的意涵皆是。一方面是口味不同,另一方面是因為語言不通所造成的工作壓力。更苦澀的是,我被隔壁機台的台灣工人要求做原本屬於他們的工作。明知道被人欺負但什麼都做不了,怕他們向老闆投訴我沒做好份內的事,怕他們不... 閱讀更多
【投書】楊南進:越南移工再度開放 台灣準備好了嗎?
(本文以中越雙語呈現)台灣勞動市場對各國外籍移工越來越開放,顯示台灣對外籍移工的需求越來越高。根據越南人力供應協會(2015年3月)的資料,台灣約有56萬6518名外籍移工,大部分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等東南亞國家。其中,越南籍移工占的比率很大。將來很多越南移工進入台灣,因為其他國家的移工會優先選擇韓國或日本。10年前 (2005),於越南籍看護工與漁工逃跑的人數相當多,導致台灣政府不允許越... 閱讀更多
勞動部來函─回應張正〈台灣應停止引進藍領外籍勞工,這是一個飲鴆止渴的政策〉一文
關於貴雜誌網站獨立評論專欄104年7月14日登載張正先生〈臺灣應停止引進藍領外籍勞工〉乙文,說明如下:我國目前已邁入少子化及高齡化社會,經推估自105年起工作人口將每年減少18萬人。對於部分產業因製程危險、辛苦、骯髒,國人較不願從事而無法招募足夠勞工的產業,採補充原則開放引進外勞;另因老年失能人口持續增加,我國長照體系雖積極發展,但非一蹴可幾,為回應社會照顧需要,引進外籍看護工,作為現階段照顧人力...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王安祥:持續給予「特殊製程(3K)」外勞申請許可,不利全國產業升級
目前我國對於產業外勞的聘僱政策,就製造業部分,自九十八年三月起已將「特殊時程(3班)」停止申請,僅針對「特定製程 (3K)」(骯髒、危險及辛苦製程)進行開放。就現行製造業申請引進外籍勞工之相關業務,係由主管機關勞動部就申請案之資格限制及進行外勞名額計算與核配;而就特定製程(3K)的認定,則是交由製造業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經濟部工業局進行認定之。所謂「特定製程」案件之申請,依勞動部《外國人從事就業服務...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陳韋辰:「公共空間」的論述與想像:關於佔領台北車站大廳
從「空間」的概念談對於「空間」,我們到底應該具有甚麼樣的認識與想像?透過人文地理學的研究,我們重新理解空間、認識空間、解構空間與社會的糾纏關係。空間,本來是一個自然範疇,一個非常基本的事物範疇;空間和時間、物質、能量一樣,都是宇宙構成的基本面向。挪用Lévi-Strauss的話來說,「空間不因人類而生,亦不因為人類而亡」,空間相對於人類,是亙古永恆之存在。從宇宙史的觀點出發,我們一下子瓦解所有關於... 閱讀更多
【周五專欄】管中祥:五星級臭豆腐
一位檢察官經過台北車站,拍下移工朋友群聚在北車大廳的照片,上傳到臉書,寫下:「台北車站已被外勞攻陷,吃飯、睡覺,野餐,擠滿車站,政府再不處理,不僅有礙觀瞻,也會出亂子。」這段歧視性的言論,不但被網友大量轉貼,還上了大眾媒體,不過,檢察官事後表示,沒有任何的歧視意圖,只是說出乘客的心聲,表達乘客安全及權益的疑慮。台北車站是個國際化的地方,許多來台工作或旅行的外國朋友會路過此地或在此聚集。照理說,一座... 閱讀更多
夏曉鵑:駐外單位─台灣民主的化外之地
一九九四年,我到東南亞進行關於當時稱為「外籍新娘」的研究,為了瞭解跨國婚姻形成的過程,我拜訪了台灣駐外官員。他們對我熱切招待,因為期許我能「想辦法阻止這些外籍新娘到台灣,以免拉低台灣的人口素質,造成社會問題」!其中一位官員為了讓我相信他們所謂「人口素質低劣」的論述,力邀我留下觀察他進行簽證面談。他質疑每一份文件證明的真實性,甚至時而斥責申請人字跡潦草。某台灣先生名字中有一不太常見的字,這位官員立即...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