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華人

蔡慶樺:從被展出的「稀奇人種」到漢語教授──德國最早的華人故事
華人僑居海外的歷史很久,對華人文化的散播,以及對於西洋、東洋文化的吸收,都是站在第一線的重要角色。孫中山、康有為等等這些當年生活在中西方文化劇烈衝突的時代裡的知識分子,都觀察到了海外華人的重要,例如康有為就曾經上書給清朝皇帝:又我南洋諸島民400萬,雖久商異域,咸戴本朝。以喪師割地為外夷姍笑,其懷憤怒過於內地之民,其人富實,巨萬之資以數千計,通達外情,咸思內歸中國,團成一軍,以雪國恥。特去天萬里,... 閱讀更多
香港1996:一個英國記者眼中的香港印象
[編按]1996年的香港是什麼樣子?那時還沒有赤鱲角機場、還沒有中國觀光客、還有女王、還使用著英國護照......那時的香港已經繁忙、嘈雜、充滿97回歸前的不安,卻顯然是大英帝國疆域中,一個最具吸引力卻又最令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本文節選自英國記者珍.莫里斯於1996年寫作的《香港:大英帝國的終章》,作者以細膩的觀察,留下1990年代這座華洋雜處城市的種種形象:儘管經過150年的殖民背景,這個大英帝國... 閱讀更多
吳英傑:雅加達選舉大冷門?印尼民主不是倒退,而是創造歷史
2017年的雅加達省長選舉雖然早在4月19號結束,至今卻仍然餘波蕩漾。官方正式公佈選舉結果,尋求連任的華人省長鍾萬學以42%的得票率落選;而他之前沸沸揚揚的污衊宗教案,也在近日正式被判刑2年,沒有緩刑而且當庭收押。這次雅加達省長的選舉,不只是媒體預測錯誤,就連所有傳統和網路民調也出現極大的誤差。各國媒體分析鍾萬學落選的原因和法律訴訟的結果,往往總結為宗教和種族因素。大批群眾聚集在監獄外面不肯離去,... 閱讀更多
許文泰:當氏族社會碰上整合市場──從鴉片戰爭到改革開放
前幾天是我的博士生提proposal的研討會,講的是我們合寫的一篇關於制度與市場規模的文章,提到市場規模(market size)與國際貿易會促進法治社會(rule of law)的形成,並佐以跨國的實證來檢驗理論。我也對他說了一些關於進一步修改的意見。後來他去找另外一個老師問其看法,被批了一通,趕緊回來找我。結果為了跟他解釋我認為制度或者法治社會怎麼形成,整整講了2個小時。這裡記錄一些我講的重點... 閱讀更多
張蘊之:到柬埔寨過好日子?──吳哥壁畫中的華人圖像
多年前第一次走訪柬埔寨,聘請了學識淵博的當地人H擔任導遊。H介紹著巴戎寺的一幅壁畫,有一群裝束特別的步兵,頭頂梳著髻,勾勾的丹鳳眼,穿著中央開襟的長袍,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這身長袍不太像漢服,比較像馬來西亞的傳統服飾。巴戎寺有許多長廊壁畫描寫吳哥王朝出征占婆的事蹟,被譽為「吳哥王朝的戰備百科」。H說:「你看,這群步兵是中國人,一看就覺得他們心裡打著別的主意,一點也不忠誠,好像隨時會背叛。」比對... 閱讀更多
鄭志凱:創業者有必要溫良恭儉讓嗎?
史蒂夫喬布斯1997年7月回到蘋果電腦,重掌CEO兵權,短短三個月內,蘋果推出「不同凡想」(Think Different)行銷計畫,透過電視、平面媒體、城區廣告、公路看板,全美國鋪天蓋地,營造出蘋果不落流俗的品牌形象。12個月的時間裡,蘋果公司還沒來得及有推出任何新產品(顯示器與主機二合一的iMac要等到1998年6月才上市),股票已經上漲了三倍 。喬布斯成功逆轉蘋果電腦當然是公司史的佳話,這段... 閱讀更多
楊孝先:就當我是個奧客吧!但別為此不開心
(photo credit:Philippe Gillotte)假如只跟你說,有客人抱怨一家餐廳超收費用,你大概會覺得平凡無奇不感興趣,但如果告訴你,故事的主角是個勤奮刻苦熬出頭的華人,被在名校任教的高學歷白人律師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某些人的敏感神經恐怕就會被挑動了。事情是這樣的,哈佛大學副教授班・艾德曼(Ben Edelman)向地方小型連鎖餐館四川飯莊(Sichuan Garden)點了外帶,...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黃雋慧:尋找馬航MH370──馬來華人尋覓身份認同
菲來自馬來西亞基督徒家庭,五年前移民加拿大,一家都講馬來語和英語,她每個月跟我上兩次課,三月份因中小學放春假暫停,我們通電話約時間,先定了四月二日再見面。我跟自己說:「下次見她,失蹤馬航客機應該找到了,最少應知道下落。」那時,超過十個國家正在南海忙碌搜尋。四月一日,春假放完,我們再通電話,決定推遲一個星期才復課。正巧,飛機黑盒的電源還有一個星期就可能耗盡,我祈求澳洲協調的搜索力量在南印度洋盡快有所... 閱讀更多
邱奕嘉:從「我是歌手」看創新
湖南電視台的「我是歌手」節目在兩岸爆紅,網路及傳媒的討論不斷,近乎鋪天蓋地。該節目與過去由素人競賽表演的方式不同,它以邀請知名歌手同台競賽的方式,成功塑造新的流行話題。在這一片火紅的討論聲中,有兩項問題值得我們思考:它是不是一個創新的模式?台灣有沒有可能發展類似的模式?許多人批評「我是歌手」是由韓國購入的版權,它並不是一個原創的節目,只是電視台善於炒作罷了。甚至某些「遇中必反」的人士,更是對其嗤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