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老年

在下流時代,也要做幸福老人!快樂的老後生活需要什麼?
若干年前,在娛樂圈有位家財萬貫的富家女,行事作風不同於常人,雖然旁人多投以異樣的眼光,她卻因為財富多多,不但不以為意,反而自稱為「上流人」。照此標準,顏回先生就算是孔老夫子的入門得意子弟,卻因為只有一簞食、一瓢飲,只能「自甘下流」了。日本作家藤田孝典在2015年出版了《下流老人》一書,繁體中文版在台灣大賣後,「下流」就更確定有了新解,代表「貧窮」。而「下流老人」也不再是看到美女就流口水的「色伯伯」... 閱讀更多
黃怡:我失智了嗎?
2016年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的意識推廣活動,集合了60個團體,在各地進行募捐與演講,鞤助民間做失智者照護工作。美國有將近1,600萬名失智照護者。圖片來源:Walk to End Alzheimers隨著失智症人口的爆增,以及早發性失智症的案例層出不窮,很多中、老年人在發現自己記性越來越差時,常常自然的想到:「我是不是失智了?」國際知名的阿茲海默症協會(The Alzheimer's Associ... 閱讀更多
黃怡:失智老媽──神經科醫師陳光明的照護手記
這是英國「阿茲海默會社」的失智覺醒運動標章。紫色天使,意指所有照護失智者並幫助世人了解失智症的人。圖片來源:Alzheimer's Society台灣的肝病醫學權威陳定信,父親早逝,母親一直跟著他與妻子許須美生活,夫妻兩人對於國內B肝炎預防注射的推廣居功厥偉,不知挽救了多少可能因罹患B型肝炎而致肝癌的生命。偉大的事蹟背後,往往有無名英雄,多年來替他們夫婦照料小孩長大,打理家中一切的陳曾秀琴女士,就... 閱讀更多
黃怡:憲法泰斗德沃金──論安樂死的正當性
佛利克(Andrew Firlik)是個醫學院學生,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一位叫做「瑪歌」(Margo,假名)的阿茲海默病患,她時年54。佛利克取得瑪歌家屬同意,天天去探視瑪歌,當時她有看護照顧,家裡層層上鎖,以免瑪歌穿著睡衣,晚上偷偷跑出家門四處游盪。每次佛利克進門,瑪歌就一副和他很熟的樣子,她說她知道佛立克的名字,卻從不稱呼他;佛利克認為瑪歌根本不記得他名字,她這樣說只是為了禮貌。瑪歌說她以閱... 閱讀更多
【投書】莊貿捷:別讓帕金森氏症,打碎家中長輩的心
過年了,張燈結綵,門外的兩側,換上了新的門聯,老家前的斜坡拉起數十公尺的炮竹,轟隆聲響傳遍數里,阿婆手中的碗掉落,碎了一地,大家看著一地的玻璃,趕緊補上了數句,「碎碎平安」。從那時到現在破了好幾個碗盤,上禮拜剛買的陶瓷碗已經在畚箕裡頭,阿婆看著那些的碎片許久,不知不覺天就暗了,直到我打開燈,阿婆才默默地走到椅子那,打開電視。「阿婆,你的手該換藥了!」她看著我,點了點頭。昨天晚上,隔壁的姨婆拿了一隻... 閱讀更多
蔡慶樺:德國人如何協助高齡生活?專訪黑森邦議員克拉芙—以瑟蔓
克拉芙—以瑟蔓女士(Irmgard Klaff-Isselmann)畢業於波昂大學法學系,長年擔任基督教民主黨黑森邦議員,問政重點為婦女議題、教育政策、老年政策等。目前擔任達姆施塔特婦女協會主席、達姆施塔特老人諮商協會主席(Seniorenrat Darmstadt e. V.)、年長者協助專業會議委員(Fachkonferenz Altenhilfe)、達姆施塔特失智症患者友善城市委員會委員、黑... 閱讀更多
米果:為何「一個老人」很可憐,而「一個年輕人」卻被讚美是自由?
如果,你看到一個老人,在公園吃著便利超商買來的三明治,一個人去投幣買飲料,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發呆,曬著太陽……多數人可能會自作主張認為這個老人好可憐,沒有家人相伴,沒有人替他備餐,只好一個人去公園枯坐,買超商三明治,一個人默默吃完,默默打盹,默默消磨一天的時光。好可憐,好可憐。而如果,你看到一個年輕人,在公園吃著便利超商買來的三明治,一個人去投幣買飲料,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發呆,曬著太陽……多數人可能會... 閱讀更多
蔡慶樺:德國的老年浪潮來襲
2015年耶誕節前,一位住在德國巴伐利亞邦的78歲退休老人,因為買不起食材,在連鎖平價超市的垃圾桶裡翻找被丟棄的食物。路過的民眾看到,向超市投訴並報警。後來老人被起訴,法庭上的醫學專家研判,老人患有早期輕微失智,但是仍可完全掌握自己的行為,「有能力負刑責」。最後法官判決,老人因「非法闖入」與「偷竊」,被罰以200歐元罰金。此判決在德國媒體上引起熱烈討論,不只針對該判決是否過當,老人翻找垃圾桶求生的... 閱讀更多
黃怡:菲利普羅斯──猶太爸爸告訴我的美國歷史
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1933~)是個老人了,不再是《波特諾伊的怨訴》(Portnoy's Complaint)中那個性事淋漓的少年、青年,或是《慾望教授》的中年人、《垂死的肉身》的初老族。事實上,1987年夏秋至1989年10月,他照顧86歲的老父走上臨終之路,這段經歷,便足以讓他成為一個心理上的「老人」。1987年,老父赫曼(Herman Roth,1901~1989)在鰥居6年... 閱讀更多
米果:你考慮過安樂死嗎?
以NHK晨間小說劇「阿信」和長壽劇「冷暖人間」(渡る世間は鬼ばかり)為日本人所熟悉的知名編劇家「橋田壽賀子」,在2016年12月號的月刊《文藝春秋》發表一篇文章,名為「我想以安樂死的方式死去」,引起廣大迴響,對於正在面臨人口老化問題的日本,投下深刻的震撼彈。今年已經91歲的橋田壽賀子,1966年和電視台製作人結婚,1989年丈夫過世,夫妻生活維持23年,而喪夫之後獨居在溫泉勝地熱海的日子,已經有2... 閱讀更多
林益仁:你是「被呼喚」還是「被佔用」?原住民觀點的老年退休思考
不久前,一位友人聊天時突然問我,當大家熱烈談論高齡社會的問題,這是真議題,還是假議題?我愣了一下,反問他為何質疑這個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的問題。他說:「你想想看,那些富有的人,需要擔心老年無法得到妥善的照顧嗎?」的確,如果人們有足夠的財力、能力與社會關係,他們需要依賴政府替他們規劃年老後的長照嗎?如果不是,真正有需要的是誰?他繼續推論可能真正的問題,不是人口老化的現象,而在於更根本的社會結構,例如:...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