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常常想起小時候,被母親指使去做事情,總是不太甘願,雖不至於頂嘴,但要突然從投入的事情之中立刻抽身,難免不開心,何況那種年紀總愛計較誰該做誰又沒做這種自以為很嚴重的公平問題,總之被喚來喚去又不能反擊,只能臭臉回應了。譬如晚餐之前,六點鐘前後,正在看卡通片,母親突然在廚房大叫,「誰去幫我買太白粉……」電視機前的小孩全都不動,假裝那命令會自然飄散,然後消失不見。但我常常被指名,母親向來認為家事是...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