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民主

【投書】林書帆:被失蹤的李明哲,消失的總統承諾──台灣人,你還是「自由、民主」人嗎?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從「被失蹤」到「被認罪」,到即將到來的「被判刑」,如同一場荒謬的鬧劇,赤裸裸刺破中國自詡「法制國家」的偽善,也嗤笑著蔡政府的懦弱與無能。那個被李明哲搶著承認的「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的「國家」到底是哪一國?中國?中華民國?還是我出生、成長的台灣?或許在修改憲法之前,國在哪,只有政客們嘴炮的自娛自樂,而承受著舊有憲法的我們,誰也說不清「國家」的疆土邊界該到何處為止,而我也無力代... 閱讀更多
羅世宏:中國大陸社會觀察之六──習近平「新語」時代來臨
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十九大」)已於日前閉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簡稱「習近平思想」)正式載入中共黨章,被提升到超越鄧小平「理論」、比肩毛澤東「思想」的高度,也反映了他的權力集中程度。北京的人民大學搶得頭香,在10月25日成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緊接著,天津財經大學和華南理工大學也不落人後,紛紛跟進成立了同名的研究中心。可以預料的是,中國... 閱讀更多
【投書】彭紹宇: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感動背後,依然存在的那些問題
終於看了這部等待好久的電影。即使知道它不會是一部看了會舒服的片,也事先瞭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在這樣預期心理充分的狀態下,這部電影仍帶給我許多當下的震撼與衝擊。偉大的人之所以讓人敬佩,在於他們不只看見自己。看似再平常不過的計程車司機,卻能成為向國際揭露政府惡行的推手,片中交代不少親情的刻畫,不僅立體化角色性格,也引發觀眾的同理心,更呈現出司機的個性轉變,從貪財懦弱到捨身救人,其中的反差與前後呼應,... 閱讀更多
米果:首爾來的計程車司機,讓我想起那年的漢城
從來沒有追過韓劇和韓星,卻看過兩部宋康昊主演的電影,包括已經有一段時間的《正義辯護人》,以及正在院線上映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兩部電影都以社會運動為主題,兩部電影都讓我想起1991年曾經造訪的首爾。那時,首爾還叫做漢城;那時,台灣與韓國仍然有外交關係。因為參加一場由韓國國營公司舉辦的研討會,搭乘大韓航空從台灣起飛,因為前一個月,韓國軍隊剛打死一名大學生,引發十數個城市的示威暴動,我記得班機上除... 閱讀更多
蔡慶樺:《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那個韓國民主化運動中的德國記者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電影上映,有關光州民主化運動以及軍隊鎮壓的報導又再次浮現。這部電影描述德國記者余爾根.辛茲彼得(Jürgen Hinzpeter)介入了光州事件的故事。這位德國第一電視台(ARD)派駐東京的特派員,在1980年5月19日飛往首爾,搭上了開往光州的計程車,拍下剛剛成為獨裁者的全斗煥統治下的南韓、抗議戒嚴的學生民主化運動、以及軍隊如何血腥鎮壓民主的影像。他將那些影片放在餅乾盒裡,... 閱讀更多
何萬順:從台灣人的眼睛看被消音的「蔣介石」
▋2017年7月11日/陸生:你在政大批評自己的學校,你不擔心嗎?政大法學院每年舉辦「法學夏日學院」邀請大陸法學學生來台學習參訪。今年第一梯次有近200名師生。我受邀開了一個3小時的通識課,主題是「理所(不)當然」,討論如何在看是理所當然的制度中洞悉其不合理。大學英語畢業門檻是討論的議題之一。類似的制度對岸高校也有,稱為「四六級考試與學位掛勾」。我以政大為例,論證其作為違反台灣法律、違背教育本質且... 閱讀更多
【投書】許藝瀚:解嚴30年後的民主台灣,我們的軌跡
夏日的艷陽映在水中,風的流動劃出層層波光的土耳其藍。些微濕潤的空氣,帶著葉子深綠色的呼吸。雙向單車道的公路傍著海,前面是個左轉大彎。雖然人在國外,眼前的風景卻讓人想起墾丁的豔陽。還有東海岸的浪花,南投山裡的飄香,復興南路夜裡閃著光的人行道;燒餅油條夾蔥花蛋,寬版牛肉麵配小魚豆干青色辣椒。無論身在何方,家鄉總是最令人懷念。這幾年從一段距離外看台灣的變化,有些令人鼓舞的轉變,但也有許多令人憂心的地方。... 閱讀更多
羅世宏:中國大陸社會觀察之五──中國在南塘,有情有義的江湖
這幾年經常往返中國大陸,除了在大城市穿梭之外,偶有機會走訪農村,並且因此而看到一個可能是更真實的中國。中國農村的凋敝,反映在每年春節過後社群媒體上大量轉發的「返鄉文」,讓很多在城市裡工作和生活的人大嘆「每個人的故鄉都在淪陷」,心心念念的故鄉其實已經是「回不去了」。大約一個月前,剛好是清明節連假期間,中國大陸安徽阜陽的南塘村舉辦了一個連著四天三夜的「南塘.大地民謠音樂節」。這不是南塘村第一次舉辦音樂... 閱讀更多
劉政暉:寫在二二八之前,台灣缺乏的「恐懼」教育
現代的教育觀認為,孩子、學生本來就該有說錯話、做錯事的機會,在錯誤中的學習最是珍貴,但到今日,仍有許多長輩會說:「囝仔人,有耳無嘴。」「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這是為什麼呢?來自中國大陸的公益家寇延丁女士認為,這也許與台灣「從未」走遠的白色恐佈陰影有關。而這衍伸出的「恐懼」,又對我們造成何種深遠的影響呢?▋恐懼是什麼?當台灣媒體洋洋得意的引用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數據,... 閱讀更多
【投書】陳展宇:別再任意投訴爆料!你正在傷害這個社會
台灣自從民國76年解除戒嚴以後,日漸進入多元開放、人權至上的社會,這是前輩們為了台灣民主犧牲奉獻的成果。歷經多少的辛酸血雨,才有今日民主的果實,當代的我們也才能大方陳述己見而不受到生命的侵害,我們是該知福惜福,而非覺得理所當然。但是,台灣的民主走到今天,似乎已經有些變質。變得是好是壞,見仁見智。筆者僅對此發表一些個人淺見,提供大眾去反思。▋群體公義的奮鬥vs.一己之私的偏執早期,台灣民主奮鬥的志士... 閱讀更多
管中祥:吸特樂回來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希特勒
希特勒,在許多地方是個禁忌,有時也是被嘲諷的哏。卓別林的第一部有聲電影《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就是以希特勒為原型,一人分飾兩角,透過夏爾洛這位幽默、詼諧、天真、良善,卻又經常搞不清狀況的理髮師,對比殘暴、極權的興凱爾(希特勒),嘲弄現實政治的荒謬。希特勒不是不能碰,而是如何碰,更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看待希特勒,如何看待歷史。歷史,要鑑往知來,歷史教育也是反省的教育,面...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