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安寧醫療

【投書】紀岳良:安寧醫療,也許只是讓人錯認從此無須安樂死
安寧醫療只能讓末期病人盡量「舒適」的走,但立即「不再忍受更多痛苦」,也應該是你我可以選擇的。▋嗎啡止了痛,但同時讓人更痛苦前陣子,我60多歲的父親發現肝癌末期併移轉淋巴。醫生開了口服短效型嗎啡給他止痛。開始服用後,他噁心嘔吐情況惡化,更出現昏睡及神智不清、便秘、口乾舌燥,反而讓他比沒服用時顯得更虛弱。最後的兩個多禮拜,他說吃嗎啡「欸困係(會睡死)」,從此拒絕嗎啡。所以他忍受劇烈的疼痛,忍受著「肚子... 閱讀更多
周恬弘:別讓過度醫療延長痛苦──安樂死、安寧照護與自然衰老
▋「安樂死」的呼聲前籃球國手、教練和著名的體育主播傅達仁先生最近上書蔡英文總統,陳情希望政府能夠通過安樂死法案,以減免老病所帶來的痛苦,以及對家人和社會造成的負擔。他的陳情全文如下:一、安樂死資深媒體人傅達仁特為全民請命,仿效歐美先進國家,通過「安樂死」法案,以因應高齡社會配套長照政策所造成國家資源之浪費,及老人及其家人之痛苦。二、達仁現年84歲,奉獻台灣一甲子,曾是籃球國手,代表台灣榮獲亞運銀牌... 閱讀更多
黃怡:安樂死合法化──法國進行式
一封請求安樂死的信席哈克先生:首先,容我先向我的總統致敬。我名叫文森昂貝爾(Vincent Humbert),今年21歲。2000年9月24日,我發生車禍,昏迷了9個月,目前還住在貝爾克(Bercks)的艾利歐海事醫院(Helio-Marins Hospital),位於帕斯底卡拉斯地區(Pas-de-Calais region)。我全身器官都受到車禍影響,除了聽覺和腦部,這也是我僅存的安慰。我的右... 閱讀更多
黃怡:臨終時,誰是我的代表人?
病人自主權利法3年後才會實施,2015年年底在立法院通過後,只在大眾媒體上驚鴻一瞥,事實上,對於這個關係到每個人醫病權利、尤其關係到如何「好死」的法,值得我們密切注意它的內容及發展。具有「病人自主權利」相類性質的法律,首先衝擊到與病人沒有法律關係,卻因為長期照顧病人,而可能受病人委託,於病人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時,代理病人表達意願(見該法第10條)的一些人。如同志伴侶、長年與親人斷絕往來的單...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