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文化差異

張正:18張邊境的背影
終於到了泰緬邊境。一直知道有群台灣人在泰緬邊境搞東搞西,美索、克倫族、梅道診所、辛西雅醫師,這些字眼也總在身邊不停出現。這段期間,賴樹盛寫了《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2000天》,同在該處服務的台灣女孩黃婷鈺,也出版了深情的《105號公路》,而更早進駐當地的前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林良恕,不僅成為克倫族媳婦,還成立了Borderline Shop(邊界創作集社)、Chimmuwa手織品工作坊,讓克倫族... 閱讀更多
林蔚昀:不確定Niepewność──國外的月亮,也有暗面
這幾年,好像很流行用一個字代表自己的一年。如果要我用一個字來說從波蘭搬回台灣的這一年(好快,不知不覺已經快一年了),我想這個字會是「niepewność」(不確定)。對未來不確定,對自己的身分認同不確定,對回來定居的狀態不確定,對自己和家人是否適應不確定,對「家」是什麼不確定,對台灣的未來不確定,對波蘭的現狀不確定。曾經,那麼確定自己對波蘭的愛,確定自己會一直待在那裡,但人生突然轉了彎,自此對「確... 閱讀更多
中國觀光客都沒禮貌?日本旅遊業者這樣想……
「我在機場排隊等候入境審查,結果好幾個中國人就在前面直接插隊,嚇我一跳。」「我走在銀座街上,看到中國人竟然坐在大馬路上。」「他們把裝家電的紙箱全部丟在機場的垃圾桶裡,結果垃圾桶大爆滿。」「他們占用(機場廁所)有熱水的哺乳室幾十分鐘,還在裡面吃泡麵。」若要細數中國觀光客的沒禮貌行為,真的沒完沒了。一個經常出差的朋友預約不到名古屋附近的飯店,只好住到離市區很遠的郊區飯店,結果在大浴場遇到許多中國人。裡... 閱讀更多
林蔚昀:忙與閒Zajęty, Wolny──波蘭的「小黃瓜季」,你跟著休息了嗎?
暑假到了,波蘭「小黃瓜的季節」(sezon ogórkowy)也開始了。「小黃瓜的季節」是一個波蘭片語,指的並不是小黃瓜的產季,而是在小黃瓜產季期間(7、8月),因為大家都去度假,到處一片沉悶死寂,缺乏新鮮事的狀態。波蘭的報紙沒什麼嚴肅的大新聞可報,為了維持讀者的興趣,避免業績下滑,會想盡辦法報一些無關痛癢但引人注意、甚至聳動的八卦,比如蟒蛇闖入商店、海豹被野放到波羅的海、警察查獲有人持有1.5公... 閱讀更多
林蔚昀:吵與靜Głośno, Cicho──在安靜中維持噪音之必要
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發現門上寫著提醒顧客放低音量,不要打擾到別人的字樣,我會心一笑:「啊,果然是台北。」台北不是個很安靜的地方。十字路口充斥著摩托車聲、車聲,走過騎樓,許多商店也以超大音量播放音樂和廣告,吸引顧客。餐廳有炒菜聲、杯盤聲,住宅區也經常會傳來修房子、卡拉OK、家人或鄰居吵架、罵小孩的聲音。但在這嘈雜的城市,有些地方又必須保持安靜,比如教室、咖啡店、圖書館(包括兒童閱覽室)、書店、捷運、... 閱讀更多
林蔚昀:看Patrzenie──只要睜開眼睛,就是看與被看的人生
台灣是一個「看」的文化很興盛的地方,我們一直在看,一直在用眼。在捷運、公車和計程車上,我們看手機、看這些交通工具的宣導短片或廣告。在餐廳,我們看新聞(翻攝自爆料公社、臉書貼文或行車紀錄器,一邊看主要畫面一邊看下方跑馬燈的即時新聞和角落的天氣預報)、看連續劇。在醫院候診室我們看旅遊生活頻道(傑米.奧利佛做菜)、國家地理頻道(捕魚)、探索頻道(野外生活)。病患在看牙的時候看電視,小朋友在幼兒園看卡通,... 閱讀更多
林蔚昀:回家Powrót──在異鄉住了半輩子以後,重新學習在故鄉獨立
2016年8月,我在英國及波蘭住了將近半輩子(16年)後,回到自己出生的故鄉台灣定居。就像我當年離開時,並不知道自己會一去就這麼久,我也沒有預料到,我會有回到台灣定下來的一天。▋回到那個我熟悉的地方以前告訴別人我要出國,聽到的回應多半是:「很好啊,出國看看。」「在國外適應就不要回來了,台灣沒什麼好待的。」很少會聽到別人問:「為什麼要出去?」這次回台灣,告訴朋友我決定回來,卻聽到許多人驚訝地問:「為... 閱讀更多
林蔚昀:坐月子Połóg──「妳在哺乳,怎麼可以喝有加酒的麻油雞?」
小兒子在台灣出生的頭一個月,我和老公有一次帶他出去接大兒子放學。學校老師看到在躺在嬰兒車裡的小兒子,都圍過來說:「哇!好可愛!他多大了?」當我們回答他還不到一個月的時候,老師們大驚失色,後退一步,說:「他可以出來嗎?」旁邊一個來接孫女放學的阿嬤插嘴說:「還沒滿月,妳怎麼能帶他出來啦!」這件事讓我想起更早以前,我去幫兩個兒子買衣服,店員們看到我微凸的肚子,問:「媽咪妳剛生完喔?」我說對啊,我兩個禮拜... 閱讀更多
【投書】吳翠松:粉紅色、台南菜,還有那些我們被「養成」的差異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是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的徵求文。他提到,自己「其實很恐同」。他認為,反同志婚姻的論述很難說服他,但他同時也清楚看到這些反同者的憂慮與恐懼,是真實明確和深沉的。他希望能夠徵求一兩個口條清楚、論理清晰、說服得了自己,而又反對同性婚姻的來賓,上節目好好談談。我想,這個節目主持人的恐懼和憂慮,是很真實的,他也勇敢的面對了自己的感受。他表明,自己理智上雖然贊同同志族群的論述,但不... 閱讀更多
【投書】王慶寧:褪色的美國夢──移民是種創傷
▋移民與美國夢「移民」一詞,在許多人心中,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或是給下一代更好的教育與發展,許多人因此懷抱著「美國夢」,希望在太平洋的彼岸,能夠有更好的際遇!「美國夢」(American Dream)一詞,最早見於詹姆士.托洛斯洛(James Truslow)1931年的《美國史詩》(Epic of America)。書中,托洛斯洛將美國描寫成機會之土(land of opportunity),... 閱讀更多
翁士博:在非洲交朋友有多難?光敞開心胸是不夠的
在國外生活的時候,想結交一些外國朋友很困難嗎?很多人都會告訴你:不難,只要敞開心胸,保持Open mind,接納當地的文化,參與當地的活動,融入當地的風俗,樂於與人交流,自然能夠交到許多朋友。是嗎?我發現若是在非洲國家想交朋友,光有一顆開闊的心胸似乎不太夠。願意踏上非洲大陸的台灣人,大多有著一顆開闊的心胸,至少是一顆好奇的心,想認識不同的族群、接觸不一樣的文化。台灣人的個性普遍對於異國文化很開放,...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