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文化差異

林蔚昀:坐月子Połóg──「妳在哺乳,怎麼可以喝有加酒的麻油雞?」
小兒子在台灣出生的頭一個月,我和老公有一次帶他出去接大兒子放學。學校老師看到在躺在嬰兒車裡的小兒子,都圍過來說:「哇!好可愛!他多大了?」當我們回答他還不到一個月的時候,老師們大驚失色,後退一步,說:「他可以出來嗎?」旁邊一個來接孫女放學的阿嬤插嘴說:「還沒滿月,妳怎麼能帶他出來啦!」這件事讓我想起更早以前,我去幫兩個兒子買衣服,店員們看到我微凸的肚子,問:「媽咪妳剛生完喔?」我說對啊,我兩個禮拜... 閱讀更多
【投書】吳翠松:粉紅色、台南菜,還有那些我們被「養成」的差異
前幾天看到一則新聞,是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的徵求文。他提到,自己「其實很恐同」。他認為,反同志婚姻的論述很難說服他,但他同時也清楚看到這些反同者的憂慮與恐懼,是真實明確和深沉的。他希望能夠徵求一兩個口條清楚、論理清晰、說服得了自己,而又反對同性婚姻的來賓,上節目好好談談。我想,這個節目主持人的恐懼和憂慮,是很真實的,他也勇敢的面對了自己的感受。他表明,自己理智上雖然贊同同志族群的論述,但不... 閱讀更多
【投書】王慶寧:褪色的美國夢──移民是種創傷
▋移民與美國夢「移民」一詞,在許多人心中,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或是給下一代更好的教育與發展,許多人因此懷抱著「美國夢」,希望在太平洋的彼岸,能夠有更好的際遇!「美國夢」(American Dream)一詞,最早見於詹姆士.托洛斯洛(James Truslow)1931年的《美國史詩》(Epic of America)。書中,托洛斯洛將美國描寫成機會之土(land of opportunity),... 閱讀更多
翁士博:在非洲交朋友有多難?光敞開心胸是不夠的
在國外生活的時候,想結交一些外國朋友很困難嗎?很多人都會告訴你:不難,只要敞開心胸,保持Open mind,接納當地的文化,參與當地的活動,融入當地的風俗,樂於與人交流,自然能夠交到許多朋友。是嗎?我發現若是在非洲國家想交朋友,光有一顆開闊的心胸似乎不太夠。願意踏上非洲大陸的台灣人,大多有著一顆開闊的心胸,至少是一顆好奇的心,想認識不同的族群、接觸不一樣的文化。台灣人的個性普遍對於異國文化很開放,... 閱讀更多
張正:印尼相對論
我在寒流襲台的當天早上出發去印尼,以為躲過了低溫酷刑,沒想到卻墜入了高溫煉獄。結束了半個月的燠熱印尼之行,回到台灣,一下飛機,覺得好涼爽呀!但是隔天早上卻又冷得起不了床。總是這樣。總是天冷的時候期待出太陽,總是天熱的時候嘟嘟囔囔太陽怎麼那麼大。總是忘性太好,總是不能無入不自得。#溫度熱,是印尼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即使沒被太陽照到也熱,不通風的屋內更熱,額頭上、背脊上、始終掛著汗珠,無處可逃。原本就知... 閱讀更多
【投書】Nicki:美國──小費終結站?
去年回台度假,第一次細嚼「西提牛排」的美食饗宴。服務生在每一道餐點結束,總會問起:「口味還好嗎?您喜歡這次的餐點嗎?」出餐速度也幾乎沒有閒滯過。當敏銳的眼光察覺我隆起的小腹,貼心的服務生主動告知我點的熱奶茶含有咖啡因,再次跟我確認是否點的是熱奶茶:「飲品有微量咖啡因唷,您確定不需另改其他飲品嗎?」對於這樣細膩的待客之道與對服務品質這種淋漓盡致的藝術,我不自覺的心想:應該要給他小費。在歐美國家,小費... 閱讀更多
米果:台灣日本之口罩使用觀察筆記
我喜歡觀察日本人使用口罩的集體約束力,也發現台灣人使用口罩獨樹一格的對應模式,對於口罩的操作方法與使用態度,多少也呼應了兩地人民的性格特質。日本人是自己感冒咳嗽打噴嚏就會戴上口罩,台灣人則是害怕被傳染才戴上口罩。有些感冒的人就算戴口罩,也會在咳嗽打噴嚏的時候把口罩往下拉,結束之後再戴上;或是一手拉下口罩、另一手掩住口鼻,咳嗽或打完噴嚏之後,戴好口罩,然後用沾了鼻涕口水的手,去按公車下車鈴、去摸捷運... 閱讀更多
【新新台灣人】梁展嘉:「新新台灣人」來了!
2016年起,我的「新新台灣人」專欄要在獨立評論@天下與各位讀者見面了。為什麼我是「新新台灣人」呢?從1998年之後,我大部分的時光都是在國外度過的,其中又以長住新加坡的11年占去最多。2015年攜家帶眷回到台灣定居,至今仍然覺得自己的的心情飄盪在台灣跟新加坡之間。白天我走在台北街頭,晚上卻是夢到新加坡。用新加坡人常用的話來講,這叫做「兩頭不著岸」。讓我舉幾個實際的例子給大家看看吧。首先,新加坡交...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