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民俗

陳玉敏:「知識份子」與「神豬」──誰對神豬飼養有錯視與誤解?(上)
拜讀聯合新聞網「鳴人堂」日前所刊登一篇民俗研究者的文章〈神豬要不要?從民俗文化的邏輯看起〉。整篇文章除了誤解多年來動保團體批判該議題的重點,對「動物福利科學」發展亦毫不瞭解,只從民俗現象「存在即合理」的視角,合理化「賽神豬」背後涉及的他者痛苦與動物虐待問題,並以人類本位的觀點看待並詮釋動物的血祭與犧牲。▍是反對「神豬重量比賽」,而不是反對「神豬祭祀」!多年來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有關神豬議題的動保倡... 閱讀更多
陳玉敏:「知識份子」與「神豬」──誰對神豬飼養有錯視與誤解?(下)
上篇請見:「知識份子」與「神豬」──誰對神豬飼養有錯視與誤解?(上)▍誰願意在沒有麻醉的狀態下,讓醫生開膛剖肚?在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由於對諸多自然現象的不了解與無法掌控,出於各種恐懼與敬畏,許多地區都有過宰殺活人以祭祀神靈、舉辦人肉筵席來安撫鬼神的歷史,遑論以動物的鮮血獻祭。這些「血祭」承載了生與死的連接、轉化或淨化,以及人類為克服恐懼的宗教狂歡儀式。〈神豬要不要?從民俗文化的邏輯看起〉一文中寫...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張靖委:為什麼台灣民俗中的「香爐」這麼重要?
廟宇是為人們祀神與祈報的場所。民間信仰是將信仰、儀式、觀念表徵在生活各層面,也包括了實體的廟宇營建,從空間的中間、正偏、前後、遠近去解析諸神的世界;從上香、獻供、化金去維持靈力的運作;從五官感受、肢體行為去體驗神聖。當香爐內煙霧騰起,就如同人的心意上達神靈,人對於神靈的信仰建構在靈力的交感期待,人神之間經由香火儀式緊密地聯繫起來。香火儀式中,香爐是不可或缺的用具。香爐安置在神像前的重要位置,常伴隨...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楊玉君:鎮邪天師、執劍福來──鍾馗符畫與端午節
絕大多數人可能都聽過鍾馗擅長抓鬼,但是知道鍾馗也與端午節有密切關係嗎?鍾馗抓鬼最有名的事蹟是他在夢中解救唐玄宗的故事。據說唐明皇因為染上瘧疾,病中有一夜夢見有大、小二鬼在他的寢殿追逐,小鬼四處跳躍,終究被大鬼抓住且吞食。唐玄宗問這大鬼是誰,才知道他叫鍾馗,是來保護唐玄宗的。唐玄宗醒來之後,瘧疾就不藥而癒。後來他召來畫家吳道子,對他敘述夢中鍾馗的長相,吳道子便畫了一幅鍾馗進呈。因為吳道子的畫藝精湛,...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張靖委:吉祥.技藝.美感──台灣線香包裝的前世今生
線香是許多台灣民眾所熟悉的物品。清康熙年間台灣始有本土製香紀錄,經歷百年的發展,各地陸續出現許多從事專業化香品生產的香舖。香的使用深入生活各層面,其中又以儀禮祭祀的使用為最,人手一炷線香,香煙裊裊傳遞的是台灣人誠心的祈願與祝福。香舖販售的香製品種類多樣,又以線香為大宗。線香是以竹支為骨架,竹支沾黏香料等物質而成,尺寸有尺二、尺三、尺六之分,尺六屬於長香,尺三與尺二屬於短香。由於線香要陳列於貨櫃展示...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蘇峯楠:府城迎春牛──關於歷史經驗、新興節慶與文化資產的省思
2017年初,臺南市舉辦了一場「丁酉年迎春禮民俗活動暨踩街嘉年華」。活動內容主要是將安南區土城鹿耳門聖母廟所打造的春牛、芒神像,移請到舊城區的大東門前,先由市長賴清德主祭,再以踩街活動方式,將春牛迎入城內。活動最大賣點,就是標榜重新復辦以往府城著名的迎春古禮。▋官辦儀典中的農耕生業與國家治理臺南市東門城圓環的大東門,是往昔臺南府城的舊城門之一。它有「迎春門」的別名,典故來自每年立春時節,會在大東門...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吳明勳:掗頷垂(é-âm-sê),宮口吃鹹糜──安平廟宇歲末送神儀式
《重修臺灣府志》載:「12月24日前數日,各家掃塵,俗傳百神以是日登天謁帝,凡宮廟、人家各備茶果、牲醴,印幡幢、輿馬、儀從於楮,焚而送之,謂之『送神』。至來歲孟陬4日,具儀如前,謂之『接神』」。每年歲末農曆12月24日,是民間習俗中的「送神日」,相傳這日百神將要返回上天朝謁玉帝,於是民眾無不準備豐盛祭品與甜料祭拜一番,希望神明回到天庭時能幫忙多說些好話,好讓來年能得到上天的眷顧,多些好運。而在過年...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楊玉君:冬至──普天同慶的光明節
▋冬至是古代的新年冬至,台語讀如tang-tseh,其實「至」的台語發音是tsì,冬至理應讀作tang-tsì才對,但很少有人如此發音。考察台灣舊有的文獻,會發現tang-tseh理應是「冬節」二字。相對於夏至的台語讀成hē-tsì,冬至卻是「冬節」,「節」這個字似乎也強調了冬至的特殊性。首先,冬至之所以稱為「節」是因為它和清明一樣,是24節氣中少數兼具「節氣」及「節日」性質的日子。它們不只是作為...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陳進成:東港神將團,有什麼規矩與禁忌?
近年,台灣各地常常有廟會的舉辦,各式陣頭也因此蓬勃發展,神將陣頭陸續增加,例如官將首、八家將或是其他類型的神將團。然而,常有不解神將陣團的媒體或民眾,對其批評甚嚴。其實神將陣頭自古以來,有其約束的規矩與禁忌,各團有各團前人或神明所立下的法規,只是看其如何約束與實際實行而已。東港在民國14年之前,尚未有任何神將團體。之後共善堂從台南白龍庵延聘教師,也將白龍庵什家將的規矩與禁忌傳承下來。西元1934年...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李家愷:報告班長!那些年軍中流傳的黨國「鬼話」
每逢農曆7月,總是不免俗地會聞見到各種媒體上的連篇鬼話,幾乎已成鬼月例行的應景節目,其中不少鬼故事每年都要被重新溫習一遍,一方願打一方願挨,年復一年地樂此不疲,彷彿永遠不膩似的。但從這些看似陳腔濫調的鬼故事分享中,只要我們願意擺脫信或不信的信仰者身份,與單純接受餵食的消費者身份,其實可以讀出很多鬼話的趣味。按照「場所」來區分主題,是鬼故事常見的一種分類,像是軍中鬼話、醫院鬼話、校園鬼話等等。雖然是...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洪瑩發:我們是這樣請好兄弟吃飯的──府城普度祭祀空間與擺設
普度的祭品種類繁多,臺灣各地區有所不同,不仔細觀察,會以為是無秩序的;但經過較為深入的研究觀察之後,便可發現在擺設普度祭品時,各地在排列順序以及祭品選擇上,有一套民間空間秩序的構成觀念。藉由祭品擺放的位置,可以理解普度儀式場上的空間秩序與其象徵。根據近期在臺南府城田野調查結果,府城與安平普度的祭品擺設空間位置大致可分成「三川」區、基本祭品區、普度碗區、佛祖山等四個部分,分布如下圖「府城普度場擺設空...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