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二次大戰

只要活著:原爆後一年的長崎生活
原爆後過了兩年,數十萬人遷入遷出長崎。被迫徵召到滿洲支援日本軍事行動的平民回到家──不少人營養不足,罹患疥瘡或是結核病──發現往昔的家園燒毀,家人死亡、受傷,或是受到全身輻射照射,身陷痛苦。數千名士兵跟戰俘也從太平洋的各個駐地返家,有些人扛著配給的米糧,卻找不到半個倖存的親人。更多被爆者也遷離城市,走上幾天到幾個禮拜,在鄉村或是沿岸島嶼追求比較舒服的生活。有些人遠離毀滅與死亡,心情輕鬆不少;也有人... 閱讀更多
蔡嘉凌:跑啊!男孩!快跑啊!
蘇力克(Srulik)跑啊!他真的真的很認真地跑,不過,他不叫蘇力克,拜託!請不要這樣叫他。你若要幫他一把,就叫他尤雷克(Jurek)。還有還有,請記得他是在戰爭裡失去父母的孤兒,而且是信仰天主教的好孩子。▋逃避納粹,8歲猶太兒童大逃殺那年,1942年,勇敢的尤雷克,只有8歲,走過許多美麗的大草原,但是多數時候都儘量躲在森林裡,因為在陰鬱的森林裡比較安全。不過,當大雪紛飛的時候,任憑尤雷克多麼勇敢... 閱讀更多
戰爭沒有女人的臉:那裡的每一吋土地,都浸透了血
[編按]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是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她的第一本著作中,她訪談了500位參與衛國戰爭的蘇聯女性,從與大敘事與國家頌歌截然不同的角度觀看戰爭中真實、微小、人性的一面。本文節選自貓頭鷹出版社在2016年為她出版的著作《戰爭沒有女人的臉》。我記得我去到兵役委員會時,還穿著一條粗布短裙,腳上是一雙環著腳踝白色膠底鞋,就跟便鞋一樣,當時這是最最時髦的鞋子。我就是這樣,穿著這條裙子和這雙... 閱讀更多
蔡慶樺:這一代人的母輩父輩們
《我們的母輩父輩們》(Unsere Mütter, unsere Väter)這部描述二次世界大戰歷史的影集,是近年來德國影響力最大的電視作品,在近年來充滿好萊塢產品的德國影視市場上異軍突起,也不只在影劇圈引起迴響,甚至外銷歐洲其他國家與美國,在歐美文化界、學界、政界都引起激烈辯論。這部影集是德國第二公共電視台(ZDF)於2013年為紀念50週年台慶而推出的重要作品,由德國知名的歷史類電影製作人尼... 閱讀更多
101個失去童年的孩子:我用小女孩的眼睛看著他們
[編按]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是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她曾訪談上百名曾在兒童時期經歷二次大戰的東歐民眾,並寫下他們記憶中的戰爭,透過這些孩子的眼睛,使讀者重新看見苦難與人性。本文節選自貓頭鷹出版社在2016年為她出版的著作《我還是想你,媽媽》。▋我用小女孩的眼睛看著他們(濟娜.古爾斯卡婭,當時7歲。現在是研磨工人。)我用小女孩的一雙眼睛看著他們,一個農村小女孩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眼睛。那麼近距離... 閱讀更多
李香誼:拓南少年戰地回憶錄(下)──紀念二次世界大戰終戰71年
(上篇請見:拓南少年戰地回憶錄(上)──紀念二次世界大戰終戰71年)▋反攻巴厘巴板──二戰西南太平洋戰區終結1945年5月的婆羅洲戰役,是二次大戰西南太平洋戰場最後關鍵性的一戰,日本在菲律賓和東南亞各地已經失勢,殘存的兵力逐漸聚集在印尼巴厘巴板。婆羅洲戰役於7月的最後一波攻擊行動,目標即是戰末日軍在南洋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巴厘巴板,這也是最多拓南生陣亡的一場戰役。「盟軍正式登陸巴厘巴板之前,海面都被盟... 閱讀更多
李香誼:拓南少年戰地回憶錄(上)──紀念二次世界大戰終戰71年
致戰死、病死同學們的英靈啊!想到過去1943年,大東亞戰爭爆發沒多久,我們拓南生奉日本國之命令派至海外。到海外時,有誰料到日本這麼強的國家會戰敗?這就是命運,也是歷史的大悲劇。真悲哀呀!為日本犧牲,卻被日本丟棄。從九死一生的戰場回到台灣,今天用悲傷的心開了同學會,現在我們靜心一想,50年前,我們仍年少,是同學,也是戰友,想到死去同學的孤魂,至今還會流淚。同學們在天之靈,希望今晚回來一起參加同學會吧... 閱讀更多
魚夫:亞細亞的孤兒──重繪中華民國駐臺北總領事館
台灣西螺大橋推手李應鏜(1909-1959)先生的女兒李雅容女士有回跟我說了一則故事:1945年8月15日正午12時,台灣放送協會同步轉播日本天皇玉音放送的《終戰詔書》,當時李女士的姊姊正就讀「小學校」;日治時期專為日本人設立的小學名為「小學校」,台灣本島人則稱「公學校」,能進入小學校的台灣人,必須家庭背景殷實而且還得通過日語的嚴格考試,因此非「國語家庭」不可;終戰那一天全校集合恭聽廣播,日本天皇...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