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台灣

【投書】林田:陸生來台「行狀錄」──「你們中國人都是怎麼看台灣的?」
我是廈門人,來台灣兩年了。兩年前高考落榜,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報名了台灣的藝術大學,沒有交作品集,就這樣陰差陽錯地來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台灣。我帶著一股莫名的親近感和疏離感,踏上這個坐飛機只要一個半小時就能抵達的地方。「大家好,我來自廈門,在這個專業上還沒有什麼經驗,今後還要向大家多多學習。」這大概是我在全班面前說的第一句話,也似乎給了台灣的同學一個他們想象中的認真又充滿「狼性」的形象。講閩南語、開屁孩... 閱讀更多
劉定綱:《唯妖論》與台灣的「妖怪熱」
[編按]這兩年,台灣出版市場上,開始出現不少以妖怪為主題的書籍,2015 年行人出版社率先出版《臺灣妖怪研究室報告》、2016 年奇異果文創則出版《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今年一月,聯經出版更接力出了《妖怪台灣:三百年島嶼奇幻志.妖鬼神遊卷》。一時之間,妖怪文學開始在市場上嶄露頭角。為何妖怪話題會開始在台灣社會中繚繞呢?「獨立評論@天下」邀請到奇異果文創總監劉定綱,為讀者介紹《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 閱讀更多
冼義哲:餐桌上的「統獨之戰」
到女方家裡過年的嫡長子,在大年初一的飯桌上,意外的捲入了一場統獨之戰,戰地就在老眷村組成的社區中。事情的一開始並不是那麼劍拔弩張的,大過年親戚、朋友們從四面八方歸來,齊聚在一起,自然有許多話題,當中免不了近年大家最常看到的「過年N大恐怖問題」。不過,這張餐桌並沒有像網友們分享自身經驗那樣可怕,誰結不結婚都會祝福,誰有沒有畢業都會加油打氣,少了那些充斥著比較的壓迫感,相處上其實頗為融洽。加上長輩們都... 閱讀更多
【投書】王九如:昔日的殷海光,要怎麼看今日台灣?
日前返台,一日午後,去了趟溫州街的「明目書店」,逛畢,順著溫州街漫步回家,沒想到來到了殷海光故居。我參觀過許多近代名人故居,多半是抱者瞻仰前賢的心情,如海寧的王國維、紹興的魯迅和秋瑾、福州的林覺民、冰心、嚴復及林紓、宜興的徐悲鴻和吳冠中、鳳凰的沈從文以及台北的林語堂、張大千、梁實秋等,唯獨走進殷海光的故居,心情好複雜,像是參觀,像是誤闖了鄰家叔叔的老宅,而且能夠堂而皇之登堂入室,任意瀏覽,總覺得有... 閱讀更多
冼義哲:烈士英靈,毋通忘記
滑過臉書,我看見守忠伯父幾年前的動態被翻出來,那是一張翻拍的照片,上頭拍的是一份文件的表格,我點進去一看才發現上頭一個眼熟的名字,是我親愛的伯公「趙文邦」。我想起小時候鐵馬騎壞了,都會到伯公家請他幫我修,他總是笑咪咪的,又老是喜歡跟我開玩笑;那時經常黏著阿嬤跟她到處走,聽她跟伯公聊到我,阿嬤唸我是「讓人頭痛」的孩子,伯公反而會笑說「安捏金厚」,一直到去年我出來參選立委,有些鄉親跟我聊起伯公,都說他... 閱讀更多
【投書】許翔甯、張志杰:回應鄭志凱──台東,是台東人的台東
「台東有7-11?真假!」「欸欸,你們是不是都騎山豬上學?」「蛤?原來高鐵沒有到台東喔?!」這些看起來荒謬,卻是每一個跟我們一樣離開台東,到外地讀書的孩子,曾經和同學們發生的真實對話。▋我家不是你的後花園「後山」、「台灣的後花園」、「台灣最後一片淨土」……種種的稱號我從小聽到大,但這也一直困惑著我們,為什麼台東總是「後」呢?詩人余光中曾在自己的新詩《台東》裡面提出這樣的觀點:「無論地球怎麼轉,台東... 閱讀更多
為228遺骸找回家路,林媽利:父親臨終前要我幫他做這件事!
「雖然我可能不是他最驕傲的孩子,但臨終前,父親要我幫他要找當年二二八失蹤的朋友、『想辦法他們可以回家』,我弟弟也是醫師,但父親沒有要弟弟做、父親是交代了我這個女兒幫他完成心願。」4年前開始推動「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計畫的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名譽顧問林媽利,首次透露了,會堅持投入這個計畫,是因為「父親的遺願」。78歲、仍帶著獨特的少女般無邪氣質的她說:「那時我聽到也很害怕呀,要去挖過世人的骨頭... 閱讀更多
吳英傑:拿了一手好牌,卻打不贏──印尼女孩,你願意到台灣念書嗎?
我在印尼的大學任教,很多將畢業的學生知道我是台灣來的老師,又在美國和加拿大唸書和工作過,會私下問我在國外留學的經驗。對於印尼人,不管是華裔或爪哇族,不少人的確對會講英文和中文的人投以羨慕的眼光,為了盡一份老師的職責,我很樂於分享自己的故事,也會趁機勸我的學生考慮一下到台灣讀書的選項。實際上,台灣大學在世界排行上還算不錯,台大清大交大成大,在世界上排行200多名,比印尼最好的印尼大學排行800多名高... 閱讀更多
【投書】潘秋丰:中華文化對台灣的重要性──對夏逸平先生文章的省思
有幸拜讀了台大哲研所夏逸平先生的〈臺灣還會是中華文化的保存地嗎?──一個對兩岸關係的文化解讀〉的文章,讓筆者心中激起了漣漪。夏先生認為,台灣正在流失中華文化的養分與價值,而這起於兩岸政治關係的不穩定與民族文化認同的問題,以致於「去中國化」現象喧囂檯面,抽離了台灣人民對文化的記憶,使得儒家文化在台灣不被理解與重視,甚至轉以批判與揚棄。夏先生擔心,原先做為中華文化復興基地的台灣,可能因此失守,使得中華... 閱讀更多
劉紹華:真的是人道援助?在聖多美,我所看到的台灣外交
台灣與聖多美普林西比現在才斷交,已令我意外地多拖了十幾年。2001年,我因緣際會幫國合會到聖多美進行台灣醫療援助評估。那時我就以為,台灣和聖多美的緣分已進入風雨飄搖期,兩造都有很大的問題。之所以還能拖個十幾年,只因為中共對這由兩個小島(聖多美與普林西比)構成的迷你小國興趣缺缺吧。要買這個國家太容易了,這不也是台灣能堅持這麼久的原因嗎?中共今日才出手,因為這是一個教訓台灣時出手成本最低的島國吧。20... 閱讀更多
【投書】陳建融:從能高團到陳金鋒──漫談這塊土地的脆弱認同
近日整理照片時,看見前年紀錄台鐵復興路日式宿舍群的這張照片。一份大正十二年台中州所發出的公文,被住戶封進紙糊拉門裡,直到建物要拆除了,才重見天日。除了上頭毛筆字職稱訊息非常珍貴外,年份也引發我的想像。大正十二年為西元1923年,在台灣棒球史上是個重要的年份。彼時棒球運動在島內逐步流行,稱為「野球」,不過還多為日籍人士參與競賽、籌組聯盟。1923年,全由台灣原住民所組成的野球隊──能高團,在日人主持...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