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社會發展

謝國清:政府眼中,真的看見社區大學嗎?
社區大學在政府的眼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是一個為了利益,跟政府爭取開課的廠商?還是一個可以配合政府政策做業績的全能單位?依我看來,各縣市政府多少都抱持以上兩種思維,一方面把社大當廠商,一方面又要社大配合各項政策。因為有這樣的看法,大多數縣市政府也就無視於社區大學真正的貢獻與地方角色。以至於社區大學雖然已將邁入第20年,但至今都還居無定所。其實社大辦學不但幫政府解決了許多社會問題,更促成許多社區居民瞭... 閱讀更多
【投書】許藝瀚:解嚴30年後的民主台灣,我們的軌跡
夏日的艷陽映在水中,風的流動劃出層層波光的土耳其藍。些微濕潤的空氣,帶著葉子深綠色的呼吸。雙向單車道的公路傍著海,前面是個左轉大彎。雖然人在國外,眼前的風景卻讓人想起墾丁的豔陽。還有東海岸的浪花,南投山裡的飄香,復興南路夜裡閃著光的人行道;燒餅油條夾蔥花蛋,寬版牛肉麵配小魚豆干青色辣椒。無論身在何方,家鄉總是最令人懷念。這幾年從一段距離外看台灣的變化,有些令人鼓舞的轉變,但也有許多令人憂心的地方。... 閱讀更多
李易昆:成人學習不是消遣,是你應有的公民權
▋天災震出社大辦學場地老問題去年小年夜發生的台南大地震,不僅造成重大災情,也促使各機關警惕,開始檢測老舊大樓的耐震安全問題。其中,涉及我們下一代人身安全的國中小校舍與教學樓的檢測或補強工程,更是加速進行。一向受到全國社大伙伴欣羨的台南社大,在台南市延平國中穩定使用了18年且投注大量社大師生心血的教學樓,就因延平國中其他老舊校舍恐不耐強震,而欲收回使用,台南社大面臨遷移的命運。另外,九年前遷入嘉義市... 閱讀更多
【投書】高捷:消費貧窮、干擾社區?國際志工的終極目標是自我消滅
置身於國際志工這個領域已經7個年頭。從10天的短期志工,到駐點一年的長期教育志工,再從台灣的社福團體到海外志工計劃負責人。我的工作不斷伴隨著對於國際志工的定義和探討,而我也從一個體驗、學習(或說是消費貧窮、打擾當地)的門外漢,走入了這個領域的核心。對於這個世代參與海外志工或是公益旅行,社會上充斥各種正反評價和論述。然而對於很多價值的探討,例如志工投入硬體建設,或是志工準備教案進行海外社區教學,都仍... 閱讀更多
李永展:三造x四助=公民社會
五年來實際參與「台北市社區營造中心」的經營管理,以及多年來在全台各地社區走讀見學,對台灣底層的社區營造及未來的社會發展有些感觸及想法。一言以蔽之,從社區營造角度而言,如果要建構公民社會,便應先瞭解台灣社造可分為「都會型社造」及「鄉村型社造」二大類,然後透過「三造」(社區營造、社群營造、社會改造)及「四助」(他助、自助、助他、互助)才能逐步達成。▋台灣社區的人口結構問題依都市化程度來分,台灣社區分為... 閱讀更多
王道還: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我看《西方憑什麼》
《西方憑什麼》(雅言出版)是一本好看的「大歷史」。在英語世界,千禧年之前這類書的熱潮便已興起。起先可能是應景,可是20年來書越出越多,毫無退燒跡象,也許反映的是真實感受:我們對現實不滿、對未來焦慮,反思歷史是想窺伺未來。除了歷史學者,其他領域的專家也參與了這股反思熱,例如生理/生態學者戴蒙的《槍砲病菌與鋼鐵》,動物學者瑞德里的《世界,沒你想像的那麼糟!》,不但顯示這是普遍的感受,也表示我們面對的歷...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