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中華文化

【投書】郭正平:回應夏逸平先生〈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
看完中國旅臺留學生夏逸平先生這篇〈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評論,非常同意其中語言作為「文化資產」的論點。文言與白話均有其優美之處,而「刪去文言文」的最重要目的並非在於教育與實用性,而是在於排他(尤其針對來自中國文化的殖民)主義與重塑臺灣自我主體性的雙重手段,在這場語言文化的角力之中,確實和中國當今排斥西方文化元素的論述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然而,從來民粹意識的「殺菌(將外來者皆視為侵略而忽略融合)」手段... 閱讀更多
【投書】夏逸平:作為政治問題的文言文
文言文的調降爭議延燒了一陣子,最終仍然維持在45%至55%之間。看上去是文言文派的勝利,但在我看來,對這個議題的討論本身就已經揭示出其中潛在的危機。很顯然地,對文言文的比例進行調降在當今重視中華文化的中國大陸是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就算發生,也僅僅是作為一個教育問題而出現。然而在台灣,調降文言文不僅作為「爭議」出現了,而且從本質上講並不是作為教育問題,而是作為政治問題出現的。▍文言文與背後文化的不可... 閱讀更多
【投書】黃敏警:文言文不死,只是逐漸老去
文言文在新課綱應該保有多少比例?這個問題的另一個提法,其實就是:文言文在台灣中學校園還有存活的必要嗎?▍文言文的「有用」「無用」論眼下台灣民粹慣從有用無用的觀點檢視事物存在的價值。學科安排的考量,沒敢說出口的潛台詞,其實就是「這對升學有用嗎?」「這對將來的出路有用嗎?」功利的照妖鏡一旦戴上,該死該活可以當下立判。文言文如果是古人的語言,等於是死人的語言,哪裡還需要放進中學課程?文言文誠然是古人的語... 閱讀更多
【投書】潘秋丰:文言文之爭?懂得感受歷史文化,才是教育的關鍵
日前拜讀了何則文先生撰寫〈誰說文言文一定是中國文學?讀古文,也可以國際化!〉一文,何先生提到古文可以作為理解──至少在東亞──世界的一種方式,文中認為,文言文並非只有中國才擁有的文字,而是古代東亞共同的語言,似乎在否認文言文並非是中國的傳統,包含文中提到的儒學思想,也是屬於東亞各國的。這一觀點何先生的用意是在強調,文言文是東亞文化的共同基礎,不是只有中國能獨自擁有的。這一說法大致沒錯,然而卻忽略了... 閱讀更多
【投書】盧宥丞:若跳不開網路同溫層,你不過是另一個被操控的傀儡
現代人的生活離不開手機,而從手機獲取資訊總離不開方便的社交網絡。筆者長期有從社交平台上獲取資訊的習慣,總能發現許多發人深省的文章,使人收穫豐富,但也發現不少情緒之下所產生的言論,及亂帶風向的情況,不僅無法促進台灣社會增加多元的討論,反而使誤導、誤解的狀況頻頻發生。於是,筆者想針對一些特定且討論火熱的主題發表一些自己個人觀點,許多內容為筆者主觀思維,若有不足,還請指教。▋去中國化是假議題,台灣不可能... 閱讀更多
【投書】潘秋丰:中華文化對台灣的重要性──對夏逸平先生文章的省思
有幸拜讀了台大哲研所夏逸平先生的〈臺灣還會是中華文化的保存地嗎?──一個對兩岸關係的文化解讀〉的文章,讓筆者心中激起了漣漪。夏先生認為,台灣正在流失中華文化的養分與價值,而這起於兩岸政治關係的不穩定與民族文化認同的問題,以致於「去中國化」現象喧囂檯面,抽離了台灣人民對文化的記憶,使得儒家文化在台灣不被理解與重視,甚至轉以批判與揚棄。夏先生擔心,原先做為中華文化復興基地的台灣,可能因此失守,使得中華... 閱讀更多
【投書】夏逸平:臺灣還會是中華文化的保存地嗎?──一個對兩岸關係的文化解讀
十月的一個星期六,臺灣大學哲學系教授傅佩榮在台大舉辦了他的退休講習會。傅佩榮老師近幾十年來致力於中國哲學的研究,出版了上百本書,也曾在央視百家講壇做過演講,可以說在兩岸都具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在當天的講習會上,有一位聽眾提了一個問題,即臺灣是否有可能作為中華文化復興的基地,就如同曾經的佛羅倫斯作為文藝復興的基地那般。傅佩榮老師直言不諱地說到這很難,因為這些年他在大陸的經歷,讓他感受到大陸人對中華文化...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朱耘廷:「中華文化」是什麼?——回應搶救國文教育聯盟
5月4日搶救國文教育聯盟召開記者會,痛陳當今年輕人「教育失根」、「文化空洞」,呼籲教育當局增加學校國文節數,並將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恢復為必修。面對這些說法,筆者試以在中文系所學,略作回應。在開始討論之前,我們要先面對一個棘手的問題:到底什麼是「中華文化」?是指三皇五帝到唐宋元明清,乃至民國成立之後的文化複合體嗎?如果是的話,我們到底根據什麼標準將歷史上不同政權的文化全部收歸到「中華文化」的旗幟之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