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死亡

死前斷捨離:為自己留下一個更乾淨的人生
我在整理遺物。這種事我們瑞典話稱之為döstädning。其中的dö ,意思是「死亡」,städning是清理。在瑞典語裡,這個字的意思是,當你覺得自己就要離開地球的時候,先把用不到的東西清理掉,讓你的家變得舒適又整齊。這件事實在太重要,所以我不得不寫本書告訴你,也許我還能提供你一點訣竅。畢竟這是你我遲早都要面對的事,如果我們希望離開人世後,親愛的家人不必浪費太多時間,那就真的必須這麼做。那麼何謂... 閱讀更多
楊志良:好好說再見──別讓長壽成為一種折磨
生命誠可貴,且每個生命都是一場獨特的故事,不論悲歡離合、風花雪月、榮華富貴、濟世救人,均是美妙無比,即使沒有宗教信仰,也不得不讚嘆生命的奇妙,幾近「神蹟」。人生美妙,所以要活得久、活得好。由於科技的發展,醫藥衛生界的努力、經濟的繁榮、教育的普及提升,加上過去70年沒有戰爭、沒有飢荒、沒有重大傳染病,也沒有像1930年代的經濟大崩盤,多數人得以享受安和樂利的生活,因此目前台灣健在的「長者」,再過35... 閱讀更多
米果:你聽過「數位遺物」嗎?
自從311地震之後,日本人彷彿不忌諱死亡地頻繁討論到「生前整理」。生前整理的概念,來自於這樣的想法:「在生前設想自己死後的狀況,事先處理好自己擁有的東西。」會想要進行生前整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體恤遺族,不至於在自己往生之後,被迫做出某些決定,或在處分遺物的過程中有所掙扎,因此產生愧疚。有別於法律嚴格定義的遺書,生前整理所留下來的「Ending Note」,多數是個人慣用的日常資料,譬如往來銀行帳戶... 閱讀更多
米果:請不要任意評斷「他人的哀傷」
日本歌舞伎演員「市川海老藏」在妻子過世翌日,依然登台表演,在日場與夜場的表演空檔召開記者會,向大眾報告妻子已經出發去了另一段旅程,爾後他依然持續歌舞伎的工作日程,許多情緒藉由頻繁更新的個人部落格記錄下來,包括跟小孩玩相撲、陪他們睡覺、牽著女兒上幼稚園、帶著兒子去歌舞伎練習場排演……,也因為更新過於頻繁,竟有人留言直指這樣的行為對於一個喪妻的人來說,「不正常」且「不謹慎」。海老藏因此道歉,希望讀者體... 閱讀更多
一杯水的臨終:與其痛苦活著,不如讓老人安寧的走吧!
從新宿站搭京王線約15分鐘,穿過櫛比鱗次的市中心,電車來到處處可見綠意的恬靜住宅區,天空忽然開闊了起來。我下車的地點是蘆花公園站,距離這個小車站步行約10分鐘的世田谷區立特別照護安養院──蘆花安養院。入住蘆花安養院的居民平均年齡90歲。就大都市來說,這個可以容納103人的大型安養院,有9成居民患有老年失智症,進食和如廁等日常生活都需要專人照護,這些無法在宅生活的人們,就居住在這裡。蘆花安養院成立於... 閱讀更多
【民俗亂彈】杜尚澤:送肉粽最恐怖的是流言蜚語──深入理解,才能不再恐懼
人們面對死者總是抱持著敬畏的心態,尤其非自然死亡案例,世界各地區皆有特殊的祭祀科儀。台灣人面對非自然死亡案件,最廣為流傳的淨化儀式,就屬「送肉粽」了,長期以來的媒體創作與恐怖傳說,讓許多人聽到「送肉粽」這三個字,立刻就聯想到彰化鹿港,且要生人迴避。其實,送肉粽只是一般的俗稱,他有個專有名詞叫做「送吊煞」,且非專屬鹿港所有。▋什麼是送肉粽?可以去排隊領取嗎?送肉粽其實就是送吊煞儀式,由於上吊者有繩索... 閱讀更多
方格正:如果這世界___消失了……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是日本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比起原著,我更喜歡電影的版本,看完後覺得自己某一部分也被療癒了,尤其推薦給家中有臨終病人,甚至自己本身即將面臨生命終點的朋友觀賞。上面這句話讓你感覺不自在的程度,或許就與我們文化中對死亡的忌諱成正比。當然每個人都會死,但多數時候我們假裝終點還離自己很遠很遠,彷彿永遠看不到般,直到有天死到臨頭,才措手不及倉皇失措,就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以下有劇情)(... 閱讀更多
方格正:最美的安排──走過悲傷的4堂課
如果有機會在一張紙上寫下內心深處,最不為人知的恐懼,你的答案會是什麼?在一次在「認識自己」的工作坊中,我請學員們匿名寫下埋在內心深處的恐懼,投入一個小箱子裡,接著大家一起來看看彼此的恐懼有哪些。答案雖然看似五花八門,然而我們驚訝地發現,原來人是多麼地相像。恐懼大致可被歸納為三類:得票數最高的是「不被愛」,包含了被指責、討厭、不被了解、背叛、欺騙、失去他人的尊重,以及隨之而來的孤獨。第二類是「變老」... 閱讀更多
方格正:當怪物來敲門──相信童話,還是擁抱人生?
電影散場時,聽見抽衛生紙的聲音此起彼落,好些人仍坐在位子上收拾著情緒。這是我看過最真實的CG電影,我指的不是特效很逼真,而是裡頭的情感與掙扎,與現實生活太過貼近,這讓我有點擔心它的票房,因為人們來看電影時常是因為生活太重,重得讓人想逃。(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怪物的三個故事對12歲的英國男孩康納來說,他的生活真的太重了。相依為命的媽媽罹患癌症末期,儘... 閱讀更多
黃怡:臨終時,誰是我的代表人?
病人自主權利法3年後才會實施,2015年年底在立法院通過後,只在大眾媒體上驚鴻一瞥,事實上,對於這個關係到每個人醫病權利、尤其關係到如何「好死」的法,值得我們密切注意它的內容及發展。具有「病人自主權利」相類性質的法律,首先衝擊到與病人沒有法律關係,卻因為長期照顧病人,而可能受病人委託,於病人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時,代理病人表達意願(見該法第10條)的一些人。如同志伴侶、長年與親人斷絕往來的單... 閱讀更多
【投書】吳育政:不專業的《病人自主權利法》
新國會即將成立,許多準備上任的立委胸懷壯志,希望能一展抱負。筆者在此要討論的,則是上個會期最後一天、三讀通過的《病人自主權利法》,有些不專業之處。希望立委們能以此為鑑,立法不能只靠民意基礎及善心,專業才是真正的根本。首先,法案名稱《病人自主權利法》就是錯誤的。如果病人或家屬認為權利受損,如何求償?應比照歐美,改以《病人醫療自主法》為名才是正確。其次,此法並無罰則及誘因,將來執行度必定不高。以3年前...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