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家庭

米果:深夜的父親應酬剩菜
日本作家向田邦子在她的散文集《父親的道歉信》裡,寫到小時候經常在半夜被大人叫醒,因為任職於保險公司的父親應酬夜歸,帶了剩菜回來。姊弟幾人睡眼惺忪,穿著睡衣,外頭再披件毛衣或鋪棉外掛來到客廳,看見紅著臉喝醉的父親坐在餐桌前,發號施令,指定誰可以先選哪樣菜色,並用小碟子幫他們分配食物。向田家的老爸帶回來的剩菜大概都是應酬晚宴時沒人動過的小菜冷盤,偶爾有連頭帶尾的鯛魚放在盤中央,周圍排列著魚板、甜糕、乾... 閱讀更多
吳媛媛:不服氣的瑞典爸爸──性别反思(上)
我發現人們在形容育兒假時的修辭很有意思。當媽媽是主詞時,我們習慣說媽媽「可以」、「有權利」放育兒假;但是出於爸爸的立場時,卻常說爸爸「必須」放育兒假、政府「規定」爸爸放育兒假。目前北歐國家可以說是鼓勵和落實兩性分攤有償和無償勞動最成功的地方,但是在大部分瑞典家庭中,由媽媽請育兒假留在家照顧孩子的期間還是明顯比爸爸長。許多人認為這個現象證明女性更勝任「母職」。其實,大多瑞典家庭會做出這個抉擇,並不是... 閱讀更多
何綺:我的媽媽是社工
近日台中某段姓議員於議會質詢時,以「只會吃飯拉屎」、「坐領高薪不做事」等字眼質疑社工的辦事能力,後更在臉書上批社工是死人、米蟲,引發基層社工人員強烈不滿,要求段姓議員道歉。正巧,這個五月,台灣也出現了兩支以社工為主題的影像作品。一是家扶基金會與瀚草影視合作的微電影《受虐兒去哪裡》,邀請亞太影后張榕容演出家扶社工,描寫家訪與安置兒童的危險、困難與心酸;一是滾石愛情故事系列《挪威的森林》,由曾獲得金馬... 閱讀更多
【投書】蕭采媞:孩子!媽媽真的累了……
每一個生命的誕生,意謂著夫妻間多了一位生命共同體,家族多了一位新家人。在現代少子化的台灣,每一個孩子都是寶,母親在懷孕的過程中,用心保護好腹中的小生命,除了在生活上特別注意、透過各種檢查知道小生命的健康狀況,許多長輩們也開始叮嚀著傳統的習俗,要母親們不可以犯了禁忌。這一切只因害怕一不小心傷到腹中的胎兒,希望寶寶能健康的出生。嬰兒出生了,來到這個世界,那是父母期盼的時刻,但並非每一個嬰兒都是健康的出... 閱讀更多
【投書】葉奕緯:對兒子沒有期待──「不親密關係」是獨立之鑰
「國中之後,你就一個人住三樓。」父母離婚兩年後,父親這樣對我說。後來延期了一年,國中二年級才自己在菜市場的透天厝中住第三樓,四樓則是父親與「阿姨」同住,當年也是親弟弟誕生之時。我和阿姨的關係非常好,她是獨立且口硬心軟的女人,兩人都會向我抱怨對方的壞,想當然國中的我,內心尚未有獨立思考前,聽信權威的一方是必然的。「未來是電腦的世代,去讀資料處理科吧!」畢業後就沒看過書的父親,在我國三畢業時對我說。時... 閱讀更多
米果:母親為什麼常生氣?
最近,我常常想起小時候,被母親指使去做事情,總是不太甘願,雖不至於頂嘴,但要突然從投入的事情之中立刻抽身,難免不開心,何況那種年紀總愛計較誰該做誰又沒做這種自以為很嚴重的公平問題,總之被喚來喚去又不能反擊,只能臭臉回應了。譬如晚餐之前,六點鐘前後,正在看卡通片,母親突然在廚房大叫,「誰去幫我買太白粉……」電視機前的小孩全都不動,假裝那命令會自然飄散,然後消失不見。但我常常被指名,母親向來認為家事是... 閱讀更多
楊惠君:王建民就要上場了!
「阿民,今天咁有上場投?」她說,那是個蕭瑟的冬季,球場早只剩冷風呼呼吹,她和妹妹在醫院裡等待剛動完手術的父親醒來。意識混亂、半昏半醒的父親,終於睜開眼,卻彷彿認不得她倆,開口喊的第一個名字,是「王建民」。她說,父親,不是什麼典型的好爸爸,喝酒喝到「爆肝」。常常一想起來,就為自己有這樣的父親和父親把人生活得那樣失敗感到悲哀。「他一生唯一認真的,只有看王建民打球,半夜或清晨的比賽,沒有一場錯過。」她說... 閱讀更多
【投書】方格正:心理師看電影──談「不存在的房間」中的母職
很「心理」的電影這部電影從真人真事取材,描述一對被變態囚禁多年母子的故事。女主角Joy在18歲時被老尼克拐騙,囚禁在一個只看得見天窗的小房間,從此成為禁臠,也因此生下了兒子傑克。片子的前半段讓我們看到被囚禁的生活,以及女主角如何冒險讓傑克裝死,好讓老尼克將他運送出去,得到向外界求援的機會,後來有驚無險地警察也找到了Joy,如果是老掉牙的好萊塢套路,電影在母子相擁時大概就結束了,然而這部片用更多的篇... 閱讀更多
【投書】蕭子喬:被忽視的家庭生活教育,我們空許的幸福願望
你曾想過健康、快樂,這些聽了無數次的祝賀詞和生日願望,為何一再出現?又有沒有想過,這些我們打從心底的渴望其實有個專業領域,只是乏人問津。許多研究、理論、甚至是TED TALK都指出,幸福是人終其一生追求的目標,而美國早在1938年即成立家庭關係協會(NCFR),台灣更在2003年制定「家庭教育法」,是全世界第一個為家庭生活教育(FLE)立法的國家。只是我們起步雖早、卻走得慢,至今大眾仍不瞭解其重要... 閱讀更多
【投書】林佳諺:一趟千里之外的訪問,竟讓我多了一個家
我在千里之外的緬甸,見識到分享與融合的力量,這些樂天知命的人們,有著令我敬重的靈魂。「家,對每一個人,都是歡樂的泉源啊!」——三毛。然而,對許多臺灣新住民而言,回外婆家卻是遙不可及的夢。「佳諺老師,妳去過緬甸嗎?」新住民媽媽蘭湘問。我搖了搖頭,腦海裡浮現的是早已模糊不清的國中地理課本上的世界地圖。緬甸距離臺灣將近兩千四百多公里,這兩千四百多公里的距離,加上我們這一代享受民主果實的年輕人,腦海中對於... 閱讀更多
【投書】桃安:小媽媽與不婚女性的感情視野,婚與不婚自有定見
距離傳統農業時代時隔數十年,女性在工作場域中,遠遠有著比從前更多的自主性與企圖心,然而,當女人事業日正當中,在職場經常面臨兩個現象:一為已婚且成家的,在工作與家庭中拉扯;二則是八字還沒一撇的,被貼上「事業心重、能力好的女強人,難相處又嫁不出去」的標籤。儘管在性別平等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台灣,刻板的性別分工仍然遍佈生活角落,不論男、女皆難以倖免社會長期以來加諸於身上的期待。因此,我想要以女性的真實身份化...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