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家庭

呂文慧:媽媽的開學日──放手,其實是「放心」!
畫家朋友的作品在大學的管理學院藝廊展出,我和另一位好友與她相約在星期一午後碰面,一起欣賞畫作。這天剛好也是女兒在這個學校展開新鮮人生活的第一天,我看畫的時候想到她就在附近上課,心裡有一種微妙的親近感。賞畫之後我們在旁邊的咖啡座談天。4點半左右,兩位好友各自有事要離開了,我看已經接近孩子最後一節的下課時間,想著要不要留晚一點跟她一起回家?這時我看到手機裡有一個通知,是孩子給我的訊息:「我晚上要去打羽... 閱讀更多
吳洛纓:從前從前有一片海……
你喜歡說故事嗎?你喜歡聽故事嗎?每次遇上有人問我的工作,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我是一個講故事的人。我喜歡這樣定義自己,無論在大銀幕、劇場、臉書或者紙上,探究工作的本質,都是在敘說故事。對象不特定,甚至不考慮。更像是一千零一夜裡的女奴,被以性命相脅,不這樣夜復一夜的說下去,死亡就成了唯一的局。有時甚至覺得,我不只是喜歡這種壓迫感,甚至是上癮了吧?在故事裡真假難分辨的世界,一切都有了永恆的可能。得到不老藥... 閱讀更多
米果:女人肩上的「塵勞」與「夫源病」
日本昭和文豪「井上靖」,在其自傳體小說《我的母親手記》裡,曾經這樣描述晚年喪偶的年邁母親:父親對她的頤指氣使不再,而她對父親的冷淡也無存。準此而言,父親和母親之間的借貸關係是徹徹底底清理一空了。母親今天晚上追憶起下雪天出門接父親、擦軍靴、做便當等等事情,基本上不能說是苦差事吧。她實際上做這些事的年輕時代,一定也不會把它們當作苦差事。雖然不是什麼苦勞,可是等到年紀大了以後回頭一看,有如長年堆疊的塵埃... 閱讀更多
【投書】李河泉:長大後的態度,就是小時候的教養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態度和教養〉,提出了一個觀察:「長大後的態度,都跟小時候的教養有關。」為了怕自己的觀察有誤,最近一年來幫年輕(大約25~35歲)的主管上課時,我都會開玩笑的問:「你們小時候有被爸媽修理過的請舉手?」幾乎所有年輕主管都舉了手。有的說被打手心,有的被打屁股,有的被罰面壁,有的抄寫文章,有的不准吃飯,有的被罰跪……..。一時之間,課堂上充滿了童年各式各樣曾經被處罰的回憶。通常聽完後,... 閱讀更多
吳洛纓:風裡的落腳聲──說起恐懼
不管恐懼的是什麼,「不要怕!」這是20年來在排練場、在劇場、在課堂、在編劇夥伴之間我最常說的話,也是我花了最多時間去克服的一件事。每當生命遭遇磕磕絆絆,我就會問自己:你究竟害怕的是什麼?是什麼呢?從小心裡的恐懼名單就很長,隨著年齡越演越烈:怕黑、怕鬼、怕虎姑婆、怕貓狗蛇老鼠蜈蚣等等生物、怕警察、怕軍人、怕醫生或與其相關、怕陌生人、怕上台、怕壞人、怕迷路、怕自己一個人、怕死亡、怕丟臉、怕失去、怕胖、... 閱讀更多
丘美珍:憨笑媽媽vs.冷面婆婆,教我為母的藝術
前陣子接到娘家媽媽來的電話,很靦腆地說,她當選今年的模範母親了!我想著這些年媽媽為母的另類風格,不禁在電話這頭笑出來。從很早的時候,我的媽媽就了解「慢活」的重要,並且身體力行。她對待時間的方式很奇特,簡單的說,她對時間的感覺是絕對主觀而且以她為主,她享受她的慢,從中發展出奇特的家務邏輯。對她來說,時間是為她所用的,無須管理,只要活在當下、享受美好即可。她認為,把事情按照她的順序一一做完,並且樂在其... 閱讀更多
【投書】林秋芬:離婚不單親──《通靈少女》中小凱故事的結局,是離異父母共親職的典範
還記得在《通靈少女》第二集中,小凱使出全力要拯救父母的婚姻。但最後一集裡的小凱看起來比之前開朗,他再次遇見小真,並說:「我爸媽離婚了,反正他們在一起本來就不快樂,離婚了對他們比較好,只要我有棒球比賽時,爸爸、媽媽和阿嬤會一起去幫我加油。」小凱加入棒球隊,不用將心理能量耗在父母婚姻衝突,而能投入自己的喜好,精神狀態也變得更好;而他的父母雖離婚,仍會出席孩子的學校活動。這種「離異父母共親職」的狀態,是... 閱讀更多
【投書】陳姝蓉:我不懂你,但我愛你──談如何陪伴憂鬱症子女
一早瀏覽網路新聞時,讀到作家林奕含(以下簡稱:林)自殺過世的消息,又覺得驚訝,又覺得好像是可預期的事。第一次知道這個女孩的存在,是看了朋友轉載的文章,讀著她的掙扎、想被理解的渴求、放棄求助的選擇,以及面對自己疾病的痛苦與羞恥感,我感覺到沉重,但不只是因為同理她生命中的幽暗,還有社會如何看待憂鬱症患者與憂鬱症家庭所面臨的處境。一個新娘何以需要在自己的「大喜之日」,以出櫃式的告白,冒著全場賓客尷尬不安... 閱讀更多
【投書】劉美梨:從石縫中的麥子,到今日的繁花──寫給我的母親
一些媽媽小時候的事情,其實我從前都聽過,當時年紀還小不以為意,直到自己離家越遠,年紀越長,回想起這些事時才驚覺,成長過程中發生的許多事,遇到的許多人,有時候驚人的類似,但往往因性格不同,每個人做出的反應和決定也就不同,也正因此成就了每個人屬於自己獨特的命運和人生故事。媽媽小時候家貧,只念了三年的小學,由於知道自家貧困的情況,隨時都有輟學的可能,於是她非常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能夠讀書識字的時光。有一天老... 閱讀更多
米果:酸甜之味也就是家的滋味
不管什麼主題,我們在戲劇之中,其實都看到家庭劇的影子,藉由故事角色不斷提示家庭與家人關係的原形,以及從家人關係延伸擴大的人格養成和命運走向,就算是戰爭片或災難片,甚至是科幻片,也多少有程度不一的著墨。雖然有好長一段時間,台灣戲劇掉進八點檔長壽劇家人爭家產的無限迴圈裡,不管那些家庭原本是賣豬腳的、種水果的、做醬油的、開醫院的,劇情都會發展到同父異母或同母異父或大房二房之間因為財產而展開醜陋的爭執,而... 閱讀更多
吳洛纓:當我們同在一起
剛返家探望動過牙科小手術的母親,我和兒一起走在午夜落雨的街頭,這條從母親家走去搭捷運的路,打他出生開始我們走過許多次。從抱著他、背著他、牽著他到現在。他個頭高出我許多,執著傘,我挽著他的手臂。路上我們說起身後事,我說,我身體太差大概什麼器捐、大體都不行,就樹葬吧!不要任何碑文不要辦任何告別式,如果想度過傷心的階段,就找些你的朋友和我的朋友,開個Party吃吃喝喝。可以盡情說我的壞話和糗事,這樣難過...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