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家庭

半夜哭聲大作戰──迎接二寶生活,豬隊友爸爸也有話想說!
我過去三年讀過不少教養指南, 其中一篇稍微捕捉到潛藏在教養理論中的痛苦, 那是《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由約翰.西布魯克(John Seabrook)寫的文章,介紹一位叫法伯(Ferber)的學者研究,並從他的研究發展出一種訓練嬰兒睡覺的冷酷方法。我記得文章內容大概是這樣的:西布魯克和他太太因為新生兒常常整夜啼哭而不堪其擾,長期失眠把他們夫妻搞得方寸大亂,所以他們決定用法伯的方... 閱讀更多
在問題行為發生前,他們都是「好孩子」
當你見到總是面帶笑容、陽光開朗的孩子時,會怎麼向他打招呼呢?毫無疑問的,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稱讚他:「你真是個開朗的好孩子!」然而,這句再一般也不過的「你真是個好孩子」,有時可能是導致孩子成為罪犯的「導火線」。假設有兩個同樣帶著開朗笑容的孩子,她們都是小學五年級的獨生女,分別為甲生和乙生。兩人在學校的表現都是笑口常開、活潑開朗,但是家庭背景卻恰恰相反。甲生的家裡父母感情良好,家庭對她來說是個舒適的所... 閱讀更多
路奇:說一個台灣鬼的故事──《紅衣小女孩2》的敘事嘗試和母愛陷阱
太熟悉那些鬼片裡幢幢的影子了。眼角餘光瞥到的青綠色的光裡都像蹲了恐怖的鬼物,觀眾在真正被嚇到以前就用想像力嚇了自己不只一次,又在被嚇到以後帶著殘影回家,上廁所的時候,照鏡子的時候,搭電梯的時候,看窗外的時候,腳伸出棉被外面的時候,腦中記憶體裡存著的恐怖像不請自來的鬼魅。鬼片的後座力很強,因為人人都自帶心魔行走人世,色不是空,受想行識俱是恐怖。《紅衣小女孩2》的導演程偉豪是廣告系出身,操弄影像的技巧... 閱讀更多
【投書】我如何繼續愛著我篤信妙禪的太太
說來慚愧,我過去曾赴對岸經商多年,當時平均一季才返台一次,陪伴妻子的時間自然遽減,因緣際會下,妻子接觸了佛教如來宗,並投入了許多時間與心力。由於我個人也算是個佛弟子,本也樂見妻子走向禪行之路,直至我返台後,在太太引薦下參與了分享會,逐步了解佛教如來宗的組織運作方式,才恍然大悟,這是條已經發展得如此精深博大的修行歧途,而我太太也已走得如此無明,如此難以自拔。▋遠距婚姻讓太太走向了妙禪其實,對佛法真正... 閱讀更多
林蔚昀:家,族 Rodzina, Współnota──滲透進社會的大家庭觀
我喜歡在咖啡廳或餐廳聽隔壁桌的人說話。在這些對話中,經常可以採集到許多人生切片、社會觀察。這個習慣已維持多年,現在我想不起在倫敦及克拉科夫,人們都在談些什麼,但在台北,人們的對話經常圍繞著家庭與家族。在壽司店,女人問男性友人,她到底要不要結婚。在客家餐廳,另一個女人告訴朋友,她其實根本不喜歡她老公。在咖啡廳,年邁的父母談論如何為成年子女理財置產。在快餐店,男孩向女孩炫耀他英文單字背得很快,和同學都... 閱讀更多
在陌生之地,你也可以找到家──給移居兒童的療癒之書
倔強的他不想讓其他孩子看到眼淚,硬是將視線投向車窗外遙遠的那一端,彷彿看向那裡,就看得到去年夏天,和死黨阿皓蹲在校園角落找五色鳥的那個早晨;也好似朝向那個方向,就聽得到無數個午後與隊友練球時,乒乓擊在球桌上規律而且令人安心的節奏。無論如何,此刻的他是不想轉過頭的,這裡不屬於他,聽不懂的語言,冷漠的眼神,沉重的空氣。早上,老師宣布了這學期接下來的報告題目。一到分組時刻,就像裝了反向磁鐵般,所有同學自... 閱讀更多
呂文慧:媽媽的開學日──放手,其實是「放心」!
畫家朋友的作品在大學的管理學院藝廊展出,我和另一位好友與她相約在星期一午後碰面,一起欣賞畫作。這天剛好也是女兒在這個學校展開新鮮人生活的第一天,我看畫的時候想到她就在附近上課,心裡有一種微妙的親近感。賞畫之後我們在旁邊的咖啡座談天。4點半左右,兩位好友各自有事要離開了,我看已經接近孩子最後一節的下課時間,想著要不要留晚一點跟她一起回家?這時我看到手機裡有一個通知,是孩子給我的訊息:「我晚上要去打羽... 閱讀更多
吳洛纓:從前從前有一片海……
你喜歡說故事嗎?你喜歡聽故事嗎?每次遇上有人問我的工作,最簡單的說法就是:我是一個講故事的人。我喜歡這樣定義自己,無論在大銀幕、劇場、臉書或者紙上,探究工作的本質,都是在敘說故事。對象不特定,甚至不考慮。更像是一千零一夜裡的女奴,被以性命相脅,不這樣夜復一夜的說下去,死亡就成了唯一的局。有時甚至覺得,我不只是喜歡這種壓迫感,甚至是上癮了吧?在故事裡真假難分辨的世界,一切都有了永恆的可能。得到不老藥... 閱讀更多
米果:女人肩上的「塵勞」與「夫源病」
日本昭和文豪「井上靖」,在其自傳體小說《我的母親手記》裡,曾經這樣描述晚年喪偶的年邁母親:父親對她的頤指氣使不再,而她對父親的冷淡也無存。準此而言,父親和母親之間的借貸關係是徹徹底底清理一空了。母親今天晚上追憶起下雪天出門接父親、擦軍靴、做便當等等事情,基本上不能說是苦差事吧。她實際上做這些事的年輕時代,一定也不會把它們當作苦差事。雖然不是什麼苦勞,可是等到年紀大了以後回頭一看,有如長年堆疊的塵埃... 閱讀更多
【投書】李河泉:長大後的態度,就是小時候的教養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態度和教養〉,提出了一個觀察:「長大後的態度,都跟小時候的教養有關。」為了怕自己的觀察有誤,最近一年來幫年輕(大約25~35歲)的主管上課時,我都會開玩笑的問:「你們小時候有被爸媽修理過的請舉手?」幾乎所有年輕主管都舉了手。有的說被打手心,有的被打屁股,有的被罰面壁,有的抄寫文章,有的不准吃飯,有的被罰跪……..。一時之間,課堂上充滿了童年各式各樣曾經被處罰的回憶。通常聽完後,... 閱讀更多
吳洛纓:風裡的落腳聲──說起恐懼
不管恐懼的是什麼,「不要怕!」這是20年來在排練場、在劇場、在課堂、在編劇夥伴之間我最常說的話,也是我花了最多時間去克服的一件事。每當生命遭遇磕磕絆絆,我就會問自己:你究竟害怕的是什麼?是什麼呢?從小心裡的恐懼名單就很長,隨著年齡越演越烈:怕黑、怕鬼、怕虎姑婆、怕貓狗蛇老鼠蜈蚣等等生物、怕警察、怕軍人、怕醫生或與其相關、怕陌生人、怕上台、怕壞人、怕迷路、怕自己一個人、怕死亡、怕丟臉、怕失去、怕胖、...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