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教師

【投書】蔡惠芬:窮不能窮教育──即將開學,你的孩子誰來教?
即將開學,各級學校現在最緊急的事莫非要招聘足夠的老師。但只要上去各教甄網,你就會發現:還有很多學校在招考代理代課老師。現在距離開學的8月30日只剩下一個禮拜,這些學校卻還不知道老師在哪裡?而且那些缺老師的學校可不只是偏鄉地區,都會區的學校也在名單上,有的學校已經第6招、第8招,甚至我還在某教甄網看到台北市某公立國小已經第12次進行代理代課教師甄選。或許你會納悶:不是說流浪教師很多嗎?怎麼會招不到老... 閱讀更多
【投書】宋慶瑋:「行政逃亡」那些難以啟齒的秘密
開學前夕,仍有不少中小學校,兼職行政教師人選尚未確定,校長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深怕影響開學時的正常校務運作。有教師投書〈教師兼行政,您怎麼不生氣?〉,討論中小學教師兼職行政合不合理?又有校長前輩投書〈行政是要「逃亡」什麼?〉,討論外界不懂教育現場的諸多指點。每年都會週期性的發生,「行政逃亡」真正的原因為何?是法的層面?還是外部壓力?抑或是內部因素?都值得深入探討。▋教師兼職行政於法有據依照《國民教... 閱讀更多
【投書】施宏杰:直到我遇上一群放棄數學的孩子,才發現……
長久以來,我一直對自己的教學很有自信,覺得不論何種學生,我都能給予學生最適合的教學方法,並隨時調整自己的教學情境。直到遇到了這一群幾乎放棄數學、也被數學老師放棄的孩子,我才發現自己教學上的盲點──原來,真的有我教不會的學生!▋真的教不會的孩子,怎麼辦?兩年前聽到「課中適性分組試辦教學計畫」(將兩班學生依能力適性分成A-精熟組、B-增強組、C-潛能組,進行差異化教學。其中學習最弱勢的學生組別人數不得... 閱讀更多
吳洛纓:翻開一本小王子
嫁去日本的K從日本回來,帶著她入圍的紀錄片作品《灣生畫家-立石鐵臣》參加台北電影節放映,因此得空可以見面。近午的時間,台北人的假日經常以晏起和一頓盛大的早午餐慶祝,沒有訂位肯定向隅的熱門餐廳,就位在平日熙來攘往的辦公區。現下的菜式早已脫離火腿蛋香腸那樣的貧瘠,光滑細緻的木板上鋪排新鮮的各色生菜、炒過香料的馬鈴薯蘑菇塊、軟滑香嫩的煎蛋、一片燻鮭魚夾著奶油趴在烤好的吐司上。K的兩個女兒認真地在桌邊塗塗... 閱讀更多
【投書】反覆練習解題,就能學好數學?
自願到紐約布魯克林聖安學校(St. Ann's School)教導K-12(從幼稚園到12年級)數學課程的Paul Lockhart教授,在他所著的《一個數學家的嘆息》(A Mathematician's Lament)中這麼說:要抹煞學生對一門科目的熱情與興趣,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它列為必修課。把它列入標準化測驗的主要科目,就能保證讓它失去生命力。學校董事會不了解數學的本質,教育家、教科書的作者、... 閱讀更多
【投書】陳建銘:教師兼行政,您怎麼不生氣?
每年到了7月,「行政大逃亡」這聳動的標題就再次被拿來用一下,彷彿是身處阿鼻地獄的好兄弟趁著鬼門大開,急欲逃離鬼界。不明就裡的社會大眾,部分責怪老師不該推卸行政工作,部分質疑校長領導統御能力太差,主事者也不認為這是多麼嚴重的大事,風頭撐過了就好。於是乎,這個國家的基礎教育,就這樣年復一年,因循苟且沉淪下去了。筆者認為,問題不在校務評鑑的繁複,亦非兼職津貼過少,而是要正本清源。有誰想過,到底是誰做出「... 閱讀更多
【投書】何元亨:行政是要「逃亡」什麼?
看著媒體斗大聳動的標題:「行政大逃亡」8月將湧現。怎麼會形容擔任行政職的老師是「大逃亡」?難道有誰曾經擔任行政職而面臨生命威脅嗎?有人說:「行政大逃亡是台灣中小學教育最大的危機。」有這麼嚴重嗎?大學不也一樣,除了公務員外,有哪個教授願意跳出來主動擔任行政職?連系主任都是菜鳥助理教授擔任,何況是更高階的行政主管。在我看來,台灣中小學教育最大的危機是任何人都可以對中小學教育說三道四:從販夫走卒、學生家... 閱讀更多
羅德水:保障代理教師權益,給他們一個完整的聘期!
除了編制內的專任教師,學校基於需求,也會聘任兼任教師、代課教師及代理教師。其中,以全部時間,擔任原本編制內教師因差假或其他原因所留下課務的人,就是「代理教師」。代理教師所代理的是正式職缺,因此他們的工作性質與範圍,與學校編制內的教師相同。依相關規定,代理教師的權利義務、待遇支給,都應該比照學校專任標準辦理。只是實際上,不少縣市的代理教師都面臨基本權益保障不足的困境,亟待主管機關正視,並盡快提出解決... 閱讀更多
【投書】宋慶瑋:想請走不適任教師,為什麼這麼難?
家長或學生對於不適任教師的投訴,往往是校長、主任最傷腦筋的事。而且現有的不適任教師處理流程,有許多關鍵點其實都難以做到,以致不適任教師可以在程序大傘的保護下,持續其不適任的荒誕作為,損害學生的受教權益,外人看來愧領薪水,當事者卻毫無知覺。大部分初任教的老師,都有旺盛的熱忱,但幾年後可能因為健康、精神、家庭、財務、能力、價值觀……等的改變,不知不覺走向不適任教師之路。弔詭的是,大家心中都有把尺,家長... 閱讀更多
【投書】鄧宇佑、郭航江:實習教師的勞動處境──教育現場的免洗勞動力
今年5月底,立法院三讀通過《師資培育法》修正,正式將本屬於教師資格考試條件之一的半年教育實習,移至教師資格考試考取通過後才分發。對於多次應試教師資格考試、或有個人因素導致「修習教育學程—教育實習—應考教師資格考試」的培育程序沒辦法無縫銜接的儲備教師而言,此次師培法修正,無疑是一大福音。應考者不需在尚未取得教師資格或確認個人生涯規劃前,就多花費半年的時間在教育實習上,對於應考者、未來教育現場的勞動者... 閱讀更多
【投書】黃子倫:爸媽,我能不要再考教甄嗎?
春季的來臨,往往是一群「非正式」教師最忙碌的時候。面對錄取率0.4%到5%左右的教師甄試,這群老師東奔西跑,跑遍整個台灣也不稀奇。這幅景象不是今年才有,而是十幾年來從小學教師甄試到近年高中教師甄試的現況。培育一名合格教師需要花5年的時間(包含通過實習及錄取率僅5成的教師檢定)。若能順利通過檢定資格,那麼下一個關卡則是最令人沮喪的「教師甄試」。以高中為例,教師甄試分為全國聯招或者由高中獨立招考,每年...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