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母語

【投書】荒川:台灣人需要國際觀,不是把英語當「官方語」就可以做到
政府又在討論大學畢業英語門檻該不該廢、是不是要將英語列為官方第二外語。作為一個在高等教育中掙扎的博士生與中學教師,我想寫下自己對這些事情的看法。關於語言的辯論已經有太多了,不論教學現場或是新聞到處都充斥著,我無意再去重複那些廣泛又複雜交織的理論,只想寫下自己的經驗。這些想法其實沒有實際指涉的對象,不過是我對這種知識系統與教學運作模式的感想。▍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一樣的技能這兩年我從台灣到東南亞、歐洲各... 閱讀更多
何萬順:台灣的英語焦慮症──讓英語成為第二官方語?
在今天的台灣社會,英語是每個人都須具備的能力嗎?你覺得英語比其他語言優美嗎?英語能力比其他學科都重要嗎?你認為英語為官方語的國家都是政治與經濟上的優勢國家嗎?英語好是否高人一等?你是否總覺得自己英語不夠好?想像一下,如果和外國人講英語,你會緊張嗎?會不會為自己的英語程度說sorry?會不會認為台灣人學英語,學得再好也比不上母語是英語的美國人?外籍教師教英語是否一定比本國老師好?證明英語能力的最佳方... 閱讀更多
【投書】徐以軒:從台北到北京,讓我對台語更有感情
語言的功能不只是溝通與互相理解,它代表一個群體的精神及思維,更是傳遞文化、凝聚民族的載體。台語在台灣越愈來愈不被大眾使用,尤其是年輕族群,其中自然有許多歷史與政治因素。現在台灣大力推行台語教育,招來正反兩面的評論。正方認為台語代表台灣文化,推廣台語是對台灣主體性的一種保存;而反方站在理性選擇制度論的角度,認為不實用的語言工具就該任其沒落,與其浪費時間學台語,不如把英語學好,與世界接軌。身為一個中產... 閱讀更多
米果:為什麼聽到盧廣仲說台語會感動?
自從鄭花甲跟他老爸那段一鏡到底的父子爭吵畫面在網路瘋傳之後,很多人驚呼,原來盧廣仲的台語講得這麼好,跟蔡振南這種講台語講得「氣口」「韻味」兼具的資深戲精對戲,毫不畏懼,甚至有不少人說,聽到這樣的台語腔調,感動到想哭。為什麼?為什麼明明盧廣仲是台南小孩,講台南腔的台語,會讓人感動?語言是情感的延伸,腔調是記憶牽絲的源頭。譬如「花甲男孩轉大人」裡的「海線一姐」花甲阿嬤,會讓觀眾想到自己的阿嬤,或者像蔡... 閱讀更多
林蔚昀:母語Język ojczysty──你居住土地上的那些語言
去年回台轉機時曾在維也納短暫停留。在一座公園,大兒子和幾個有東方面孔的男孩一起玩耍。玩了一陣子,他跑來說:「他們也是台灣人。」我仔細聽了一下,對他說:「不,他們是中國人,他們說的話和我們不一樣。」兒子問:「哪裡不一樣?」他無心的一問,卻把我考倒了。我想不出怎麼好好解釋,於是以「聽起來不一樣、用的字不一樣、啊反正就是不一樣啦」帶過。在波蘭的時候,我們沒有這種問題。我從小教兒子說國語(還是我該稱它為中... 閱讀更多
葉家興:以身為少數族裔而自豪
每年的2月21日是國際母語日,而農曆正月20日「天穿日」則是台灣的「全國客家日」。客家話是我的母語,也是7歲以前唯一使用的語言。但隨著北上求學、赴美留學、在港任職,求學及工作上使用的多是強勢的共通語言。在外闖蕩的生命因脫離原鄉而流失使用母語的機會,這是生命的缺憾?還是更加豐富了生命的立體感?▋不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歷史和地理因素造就了種族多元的台灣。根據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最新發布的調查統計數據,客家... 閱讀更多
【投書】陳文菱:這是什麼神邏輯?誰有資格編教育部新住民母語教材
先簡單跟大家分享這個計劃是怎麼運作的:為了配合107學年國小母語必修納入新住民母語課程,教育部目前在趕工把這套教材完成。就我所知,在進行編寫的母語教材有三種語言:越南語、印尼語和泰語,目前分為國小跟國中的部份,共12冊。其實,我是中途才被找來的,所以進來的時候其他老師都已經編寫了一半。我為什麼覺得這套編寫方式很奇怪?因為,雖然教的是越南語、印尼語、泰語,但是我們這些編寫母語的老師通通都被稱為「翻譯... 閱讀更多
【投書】可清:新住民母語能否順利進入小學課堂?
據教育部規劃,107學年度開始,新住民母語將成為國小國語領域的必選修課程,與本土語言並肩,對於台灣幾十萬的東南亞新住民,真是天大的好消息。然而,如今已是105年,再過不到2年,課程就要開始,各方面的準備仍有待加強。從人才培訓來看,政府從102年開始推動火炬計畫,移民署同時委託輔仁大學團隊在全國22縣市展開「新住民母語師資培訓計畫」,吸引不少新住民參加。課程時數共28小時,其中8小時是考試,包括教案...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傅彥龍:尋索母親的語言
● 討厭母語的兒時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的我討厭閩南語。從小到大,爸媽都是以中文和我溝通。雖然我的阿公阿嬤總是講閩南語,但我只會聽一點簡單的字句,說起來多半仍是支吾其詞,或是乾脆就不說話,以眼神、表情和動作來溝通,不然就自顧自地講中文。「他們是大人,總應該懂吧。」我心底這麼想。每當習慣講閩南語的親戚朋友來訪,我們這些小孩子總是被帶來客廳和大人們問好,而這就是我最尷尬的時候了。他們用閩南語親切地問候我...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