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阿里山

郭瓊瑩:另類的阿里山人文風景
阿里山、日月潭、太魯閣是陸客來台的明星景點。無論是7夜8日之匆匆環島或是慢遊、體驗型的自由行,這幾個景點都不會錯過。只是也因為太熱門了,行程總是千篇一律,即使絕美的景色,當上萬遊客於同時間擁擠一堂時,情境與氛圍想必也有很大差異。今年起諸多景區因陸客減少而收益銳減,但也正因觀光客群與規模改變,促成了另類旅遊的蛻變、再生與轉型。阿里山鐵道是世界遺產潛力點,沿線各站均有鐵道文化體驗意涵。筆者有機會參與阿... 閱讀更多
魏宏晉:阿里山村舊夢痕
雖然,我充其量只算阿里山村的省親過客,是個每年寒暑假回「鄉下」度假的小臺北人。但若要回憶,翻上心頭的景象,童年──大部份還是屬於那兒的。在那裡感受過的自由與寧靜,至今留存,仍是安慰當前心頭紛亂的鎮定劑。阿里山村住戶多屬工人階層,許多叔伯哥嫂身上都有一種檳榔與煙酒長期混合的氣味。他們習慣腳上拖著木屐,啪啦、啪啦地響著穿弄過巷,臭幹喇譙幫助語言生動。有位與媽媽青梅竹馬的阿姨說,他們住本村的人,通常是不... 閱讀更多
魏宏晉:記憶中的嘉義味
很多很多年前,有回與黃春明老師搭火車去羅東,他告訴我,他寫羅東瞎子在火車快進羅東站前,就知道該下車的故事,是真人實事。40年前,台北回嘉義得乘5、6小時平快車,小孩待車上,心情變化曲線隨時、空前進而起伏。台北甫上車極度興奮,至新竹開始昏沉,到台中倍感無聊,待車晃進員林時,已經過4小時了,小孩這時大概都接近崩潰狀態,三兩分鐘便一再詢問:「還要多久才到?」、「下一站哪裡?」似乎旅程漫漫無底,永遠到不了... 閱讀更多
魏宏晉:山中傳奇──阿里山鬼故事
第一次回阿里山,已是30餘年前高中時的事了。當時年紀小,滿腦子怪念頭,對深山最大的好奇,無非是林內的魑魅魍魎。夜遊時,隱隱林間偶遇一不似遊客的中年男子,沒頭沒腦便劈頭相問:「阿里山有沒有死人?」人家大概沒料到夜裡會遇小鬼胡鬧,瞪眼回道:「哪裡沒死過人?」我訕訕無趣,繼續在黑山裡遊蕩,找尋我的「若有人兮山之阿」。祖父大半生在阿里山度過,先是操作集材機,戰後到嘉義市,在北門車站擔任機械工,整條阿里山線... 閱讀更多
【故鄉未歸人】魏宏晉:人間正道是滄桑──回眸阿里山
70年有多長?對人類而言,或已進入告別世代的臨界。但對許多強壯的樹種來說,比如說阿里山知名的扁柏(日音:meniki)、紅檜(日音:hinoki)等,卻是挺拔臨風的開端而已。它們壽期百年是尋常,居處深山福地,甚至可以綿延千歲,不僅傲然睥睨,且發散靈氣。日本人進阿里山,1915年塔山線鐵道通車,深入到達鄒族聖山的塔山地區伐木。我的祖父可能在1930年左右進山裡工作,第一個落腳點就是塔山,隨後娶了祖母... 閱讀更多
【故鄉未歸人】魏宏晉:自忠小旅行
自小,常聽聞父母說起「阿里山」的種種,覺得一家總有一起回去看看的機會。高中起,自己雖然陸陸續續去過幾回,卻都是獨行。前年母親大去,一家人的「總有一天」已然不可能,這樣的驚心促成了去年舊曆年前的阿里山之行。那是第一次與親人的返鄉之旅,枝葉零落三人行,八十老父與我們夫婦二人開車就走,當然,我沒忘記帶上母親的照片。我也好些年沒去了,阿里山的變化著實驚人!早期去得搭6個半小時的小火車,雖然勞累,但很有與塵... 閱讀更多
【故鄉未歸人】魏宏晉:回到阿里山
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離鄉的「阿里山人」,直到進入中年後,才知曉那其實是心靈中無意識的呼喊。「身為」阿里山人的想法有幻想也有真實。幻想之一可能起於還留存著的幾張母親年輕時身著原住民盛裝老照片,自小印象深刻。照片裡,她併腿斜坐在一幢高架茅屋的入門木梯上,既不野俗也不故作優雅,就像在自家前的節慶留影。母親姓曹,我幻想著她其實是本稱「曹族」的阿里山鄒族公主,下嫁於平地人的父親,把高貴的一部... 閱讀更多
劉克襄:驚遇阿里山百年老屋
夜深了,沿著狹窄的166縣道抵達瑞里,只剩一些民宿隱隱亮著霓虹燈彩光,告知著此地雖是深山的茶業之鄉,但也是觀光旅遊興旺的小鎮。多數遊客來此,參觀的多半是自然奇景,諸如燕子崖、蝙蝠洞,或者綠色竹林隧道。當然,還有夜觀螢火蟲。臨走時,再購個地方物產,諸如茶業、筍乾、李子,或者新興的咖啡。90年代末,我在此間田野調查,注意到老屋舊宅的存在。瑞里村落有一老廟源興宮,建廟歷史一百四十年有餘。顯見清朝末年時,... 閱讀更多
魚夫:阿里山火車碰壁──重繪嘉義北門驛
嘉義有句俗諺:「阿里山碰壁」,這算「孽譎仔話」(gia̍t-khiat-á-uē,歇後語),後面可接續回教先知智慧語:「山不就我,我來就山。」即是碰壁了,啊就不會迂迴前進啊?小時候母親大人帶我去阿里山旅遊搭火車上山就遇見了碰壁。日本治台後,「北扁柏、南紅檜」並稱台灣的Hinoki,1912年阿里山全線貫通,台灣大量伐木事業伊始,其實在前一年就已舖好竹崎通往阿里山的鐵路,由於高山坡度陡,所以要Z字型...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洪叡珊:原住民族的神也是神
2月中旬,阿里山鄒族戰祭在達邦社舉辦,政府以「觀光和文化一體不可分」,希望族人不再對外封閉,而是能夠為了地方繁榮,以祭典帶動觀光。然而,當媒體記者、觀光民眾們各個拿起相機,在儀式進行時穿梭族人隊伍間,吱吱喳喳地以看戲的心態,看著族人們一年一度心中神聖的祭典,族人的內心會有多麼沉重。許久前,帶著外國朋友們到了台灣的佛寺參觀,周遭中英文皆說明了此地不可拍照,點明了即使是遊客參觀,也必須心懷尊敬,縱使那... 閱讀更多
劉克襄:神木村還在嗎?
眼前是一所因土石流而廢棄的小學,操場牆壁畫了一幅讓人印象深刻的圖案。有十一個人站成一排,分別是校長、老師、工友等六人,以及五名最後在此讀書的學生。還有兩隻小狗,巧克力和福來得。最前頭則寫著:「102年一月二十四日」。這是前年神木國小撤校離開的時間,他們留下了這幅圖案作為見證。五名同學中,後來有兩位那年畢業。另外兩名隨父母的耕地,分散到附近不同小學就讀。只剩一位二年級同學,繼續待在神木村,每天由媽媽...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