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公車

米果:司機的職場應該是孤獨的吧
我不會開車,不會騎機車,除了步行和腳踏車,就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捷運和高鐵出現之前,短距離靠市區公車,長距離靠客運。包括小時候回阿公阿嬤家搭興南客運,回哈馬星外婆家搭公路局,長大離家讀書之後,南來北往靠國光號,台北車站往返淡水則是靠指南客運,指南客運司機幾乎人人都可以在大度路飆車,想像自己是F1賽車手。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擅長應對路況,走路或騎單車的時候,巷弄倘若竄出小貓小狗都可以讓我慌張到自撞或「犁... 閱讀更多
米果:被忽略的小巴日常
看到前輩劉克襄在自由時報的投書,寫到內湖小2公車的現狀,以「被忽略的小巴美學」為題,希望山區小公車能更為高齡者著想,也有推廣郊山健走的樂遊風氣,期待小巴的服務品質、安全和班次密集度有所改善,順勢減少私人轎車湧入觀光區的塞車問題,也不失為城市美學可以努力的方向。在內湖居住超過22年了,我是小3公車的重度倚賴者,早期小2與小3公車都是以內湖路的劇校為起站,小2往山上的金龍寺與碧山巖,小3則是往五指山的... 閱讀更多
【投書】姚德謙:是時候拆除博愛座了!
最近有位女孩,在社交平台D-card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我再也不敢坐博愛座了〉,文中指出這位正值經期的女孩在捷運上經痛,痛苦地不得不找個位置坐下休息,偏偏人潮壅擠的捷運車廂內,只剩下博愛座,被腹痛逼到絕境的女孩就這麼坐了下去。而這個舉動卻引起了車廂內ㄧ位婦人的關注,這位婦人毫不留情地對著朋友批判女孩,而女孩只能難耐地抱著自己的肚子倚靠著座椅,痛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而今年六月,一位因為車禍造成心臟創傷... 閱讀更多
【周三專欄】米果:擠在公車裡的紅燈倒數歲月
我搭乘公車通勤的歲月,恰好跟台北市挖捷運的交通黑暗期,有相當程度的重疊。一開始,從臨沂街的頂樓加蓋租屋處到忠孝東路四段上班,要先穿越小巷走到仁愛路搭乘263或270。那小巷蜿蜒的曲線很迷幻,如果有機會從空中鳥瞰,說不定真的就像迷宮遊戲充滿陷阱,沿途大多是低樓層的獨棟房屋或公寓,一樓有院子,有些磚牆甚至有綠色青苔,也有牆內老樹探出頭來,清幽巷弄,夏天有蟬鳴。小巷轉角,有麵店和老派的男士理髮,也有小坪... 閱讀更多
【周三專欄】米果:公車票亭……曾經的路旁魔法屋
到台北讀書當時,公車還不能投幣,必須買車票,要不然就是申辦學生月票。公車沒有冷氣,可以開窗吹風,也可以隨意抽煙。司機會抽煙,乘客也抽煙,冬天沒辦法開窗,車廂彷彿毒氣室。車掌小姐的裙子很緊繃也很短,可能因為一整天都關在車上,好苦悶,停車開車的哨子聲,聽得出她們的情緒。最常搭的公車算是跨越台北縣市的指南客運直達車,往返北門與淡海,車型在當時算時髦,遠看彷彿小國光號。那時關渡大橋剛完工,大度路沒有中央分... 閱讀更多
劉克襄:99路的天使們
早晚上下班時段,台中市區塞車的情形比較嚴重,年終時更是。但我搭乘99路公車的興緻,依然不減。因為這段時間,我最容易遇見他們。每次看到他們,車廂裡彷彿更有人氣,頓時暖活起來。他們上車後,我會主動打招呼。若剛巧坐在隔壁,還積極地跟其聊天,關心一些生活的瑣事。通常,早上出現的那位,在南屯台中愛心家園工作。這一公家殘障福利單位委由瑪莉亞社福經營後,服務績效廣為地方人知。她每天七點半左右,從首站莒光新城搭乘... 閱讀更多
米果:和「搭公車不繫安全帶要罰款」一樣重要的事
「台北市公車處將於七月起,對於公車駕駛後方、前門、後門邊、最後一排中間座位及安全門旁的座位,經過駕駛善盡告知仍不繫安全帶的乘客,將處以一千五百元罰金,而交通大隊表示,會在公車停等時,隨時上車攔查。」如果沒記錯的話,數年前也有過類似的規定,後續因為執法困難而不了了之,今年七月捲土重來,不曉得成效如何,但是,比起繫安全帶,其實台灣的公車,不管是乘客、駕駛、或經營者,都有很大的安全習慣問題更需要解決。我... 閱讀更多
【特別企畫:春節版】劉克襄:台北的公車可以很巴哈
農曆春節接近時,大家都相對忙碌。尾牙應酬之餘,家裡和公司都有一堆事趕著完成,一整天在外的時間也愈發增加。有天疲憊地搭上611,趕赴下一攤宴會。這班客運擠滿了乘客,我只能站在司機後頭,捉緊欄杆。因為擔心遲到,一直看著腕錶,一邊焦急地望著基隆路的塞車狀況。確定可以準點抵達時,方感安心。或許是精神鬆懈了,我才聽著頂頭的廣播器傳送來悠揚的古典樂聲。沒錯,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一般公車雖有音樂播放...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