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電影

米果:全員目擊者
日本知名編劇家「坂元裕二」在剛下檔的日劇《四重奏》裡,寫下四個組團樂手「全員說謊,全員單戀」的精彩伏筆,以那種下一集迅速推翻上一集的設定所展現的快節奏手法,刀刀落下剖開的真相讓人瞠目結舌。我看電影《目擊者》的過程中,也有類似的感覺。但《四重奏》的調子比較緩和,刀子落下的力道還留下溫暖的空隙讓人看見善良和體恤的餘暉,《目擊者》則相對兇狠,狠到108分鐘都必須專注在劇情上,就算有5秒之間的恍神空白,也... 閱讀更多
楊雅華:一個社工觀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心痛 每一張面孔都那麼熟悉
電影開頭,兒童期的主角「小個」,背著書包竄逃到巷弄破房裡,那個小小奔跑的身影,讓我想起多年前服務的一個小男孩。他和小個有點像,矮小瘦弱,不多話,個性有點古怪,有時莫名就會發脾氣,被鬧還會哭了起來。有天放學他跑得飛快衝到課輔班,問他也不說話,反而是身旁的孩子嚷嚷大聲說:「他是被他們班的人追啦!」原來小男孩已經被班上兩三個同學欺負很久了,他們看他總是一個人,又挺奇怪沒朋友,所以開始找他麻煩,排隊時故意... 閱讀更多
吳老拍:「毫無保留,就會長出自己的花朵」──《白蟻:慾望謎網》影評與導演朱賢哲專訪
國片《白蟻:慾望謎網》不是一部令觀眾舒服的電影,它不走小清新路線,不假掰、很直白,敢於挑戰觀眾的觀影思維,跳脫一般觀眾認知的框架,走虐心系路線,讓觀眾在大銀幕前坐立難安,觀眾看完心頭會沉重,但後勁很強,反思「誰才是變態?」「誰才是有病?」「什麼才是罪?」本片榮獲2016年韓國釜山影展新潮流單元影評人費比西大獎,導演朱賢哲也入圍2016金馬最佳新導演。(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 閱讀更多
紅眼:《決戰食神》──中國大陸觀眾需要的,就是一種謝霆鋒效果
本著謝霆鋒是我青春期偶像的情意結,這部過了新年檔期才在香港上映的中國大陸賀歲片《決戰食神》,雖然擺明隔夜冷飯,宣傳不多,心知不妙,都還是硬著頭皮把它看完。感想?對電影沒太多感想,倒有不少感慨。導演編劇監製諸君,你們確定自己知道什麼是電影嗎?開拍《決戰食神》,電影原名就叫《鋒味江湖之決戰食神》,顧名思義,是因為謝霆鋒的實境真人秀節目《12道鋒味》在中國大受歡迎。略看過數輯,都一定比香港和台灣(甚至日... 閱讀更多
米果: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在網路看到日文版電影預告片的時候,就決定非看不可。平日午後還算是郊區的電影院,放映廳只有三個觀眾,也因為那樣空曠與安靜的空間裡,才能專注於電影鏡頭的流轉。那不是娛樂刺激或聲光效果很足夠的電影,故事的人生成分很強,音樂、光線、角色人物的情緒都很日常,我原本就很喜歡類似這樣的訓練,旁人的故事,不一樣的人生,透過小說或戲劇,滲入自己的思考與行為之中,成為體貼世間百態的溫度。我看著「生田斗真」飾演的跨性別... 閱讀更多
【投書】徐明慧:《沈默》不沉默,可以有所不同
春節假期,回到生活過的巴黎,然卻似孰悉又感陌生。回想起十多年前剛抵巴黎時,隨著巴黎人的步調、節奏與禮貌,每每搭乘公車時,都會向司機問候,說聲「Bonjour(您好)」。如今,巴黎的年輕人上公車不再問候司機,只留下嗶嗶嗶的Navigo刷卡聲;許多法式老牌的商店、咖啡廳,甚至連小酒館都被大型連鎖企業取代,再也無法趁機與老闆噓寒問暖一番;巴黎人的生活節奏也變得緊湊,曾經人人低頭閱讀口袋書,偶爾還會在地鐵... 閱讀更多
黃怡:肯洛區──電影藝術的反抗能量
肯洛區(Ken Loach,1936~)的父親是水電工,母親是美髮師,常有人誤會他是因為成長於底層社會,才拍了那麼多左派的記錄片與電影。不完全對。底層社會是沒錯,但他的家鄉瓦威克夏郡紐尼頓(Nuneaton Warwickshire),可不折不扣是傳統的保守黨鐵票區。肯洛區說父親約翰洛區一切都保守,成為工廠的工頭後,由於表現傑出,廠方邀請他加入工廠的管理階層,被他拒絕了,他寧可每個月親手領到裝在褐... 閱讀更多
紅眼:超標的大陸味,錯亂的廣東話──再談《擺渡人》
聖誕上映的《擺渡人》風評欠佳,(果然)沒撐到農曆新年就被刷下了。心中難以擺渡的事情有三:第一,是那些無法接受男神老去的人。幾位不怎麼看過王家衛電影的朋友,風聞《擺渡人》掛上王家衛之名,經我一杯咖啡時間的推薦後,都覺得「似乎可以一看」,結果卻「實在看不下去」。原因也簡單,「梁朝偉/金城武不好看」。面對庸俗的觀影者,笑而不語,是誰也不會放在心上的。她們(沒錯,是她們)難以擺渡心裡的男神跟著她們一起老去... 閱讀更多
方格正:如果這世界___消失了……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是日本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比起原著,我更喜歡電影的版本,看完後覺得自己某一部分也被療癒了,尤其推薦給家中有臨終病人,甚至自己本身即將面臨生命終點的朋友觀賞。上面這句話讓你感覺不自在的程度,或許就與我們文化中對死亡的忌諱成正比。當然每個人都會死,但多數時候我們假裝終點還離自己很遠很遠,彷彿永遠看不到般,直到有天死到臨頭,才措手不及倉皇失措,就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以下有劇情)(... 閱讀更多
黃怡:英國電影的良心──肯洛區(下)
▋雨石、我的名字是喬1998年之前,肯洛區已因《土地與自由》(Land And Freedom,1995)與《卡拉之歌》(Carla’s Song,1996)被英國電影界尊為教父級人物。《我的名字是喬》(My Name Is Joe,1998)的誕生,讓人覺得他又走回頭路去拍那種向小眾訴求的通俗劇,事實上,由於發行宣傳上較為順利,《我的名字是喬》可能是最多世人開始接觸到肯洛區導演風格的第一部電影。... 閱讀更多
黃怡:英國電影的良心──肯洛區(上)
肯洛區(Ken Loach,1936~)快81歲了,2016年導演的《我是布萊克》(I, Daniel Blake)得到坎城影展的最佳影片獎之後,一向謙沖且靦腆的他,也顯得樂不可支。英國《衛報》問他,對於半世紀來他的電影能夠持續影響英國甚至其他許多國家,有何感想?他說:「能夠拍電影,演給大家看,是無上的榮幸。」那麼,真的可以退休了嗎?肯洛區表示不準備退休,80歲是個「好年紀」,只要身體狀況許可,他...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