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電影

吳老拍:《喜歡你》「遇見愛情的美好」與《春嬌救志明》「感受感情的真實」
近期在台熱映的《喜歡你》與《春嬌救志明》,分別是兩位香港導演許宏宇、彭浩翔,帶來兩部風格截然不同的愛情電影,《喜歡你》是陷入愛情初相遇的甜蜜蜜;《春嬌救志明》則拍出愛情長跑多年後的生活感,及愛情如何走入人生下一個階段,兩部電影剛好相互對照,讓觀眾去感受愛情在不同階段的不同滋味。▋戀愛不是用談的,是陷進去的《喜歡你》故事很簡單,就是金城武飾演的國際飯店集團霸道總裁路晉愛上周冬雨飾演的古靈精怪女廚師顧... 閱讀更多
曲智鑛:《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其實正是父親的冠軍夢
前陣子上映了一部我非常推崇的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這個以運動為背景的勵志故事,我認為是這幾年罕見的經典之作,深刻的描繪了運動員訓練與比賽中的心理歷程,同時也實在地反應了印度重男輕女的社會氛圍。但對我來說,整部片更讓人省思的是父女的關係,以及家庭對於子女的影響。過往的印度社會,女兒是賠錢貨,所以早一點把女兒嫁出去,是一種常見的策略,可以節省一個家的開銷。我相信許多人會因為這種社會氛圍,無意地... 閱讀更多
紅眼:春嬌救志明,但誰來打救彭浩翔?
如果你還記得,2007年的香港曾發生一宗不人道的政治悲歌,室內全面禁菸。不過,如祖師奶奶張愛玲之言,香港的陷落興許是為了成全張志明和余春嬌的愛情。《志明與春嬌》在2010年上映,談談情,抽抽菸,煙霧迷離曖昧牽腸,不過有些事情不用一晚做完,有些故事也難以用一部電影說完,經歷8年時間,見盡人渣,菸價飛升,彭浩翔愛情物語的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在後巷抽菸的兩人,終於修成正果,由猜情尋的色慾都市戀曲,說到... 閱讀更多
劉紹華:《海上焰火》觀後──焰火帶來的是靜謐
痛苦不一定要用痛苦的形式來表現,我一向相信的創作理念,在吉安弗蘭科.羅西的《海上焰火》紀錄片中,化身為溫柔慈悲的靜謐,令觀影後的我一時無語,只因為默哀與感謝。我其實不認為這是一部紀錄片,雖然這是第一部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的紀錄片。我對紀錄片的有限認知讓我以為,這個分類裝不下這部影片的誠意與方法。一同觀影的友人給了一個令我傾心的說法:這是一部散文電影。我也不想說這是一部海上難民的紀錄片。其實影片中對於... 閱讀更多
米果:全員目擊者
日本知名編劇家「坂元裕二」在剛下檔的日劇《四重奏》裡,寫下四個組團樂手「全員說謊,全員單戀」的精彩伏筆,以那種下一集迅速推翻上一集的設定所展現的快節奏手法,刀刀落下剖開的真相讓人瞠目結舌。我看電影《目擊者》的過程中,也有類似的感覺。但《四重奏》的調子比較緩和,刀子落下的力道還留下溫暖的空隙讓人看見善良和體恤的餘暉,《目擊者》則相對兇狠,狠到108分鐘都必須專注在劇情上,就算有5秒之間的恍神空白,也... 閱讀更多
楊雅華:一個社工觀看《月光下的藍色男孩》的心痛 每一張面孔都那麼熟悉
電影開頭,兒童期的主角「小個」,背著書包竄逃到巷弄破房裡,那個小小奔跑的身影,讓我想起多年前服務的一個小男孩。他和小個有點像,矮小瘦弱,不多話,個性有點古怪,有時莫名就會發脾氣,被鬧還會哭了起來。有天放學他跑得飛快衝到課輔班,問他也不說話,反而是身旁的孩子嚷嚷大聲說:「他是被他們班的人追啦!」原來小男孩已經被班上兩三個同學欺負很久了,他們看他總是一個人,又挺奇怪沒朋友,所以開始找他麻煩,排隊時故意... 閱讀更多
吳老拍:「毫無保留,就會長出自己的花朵」──《白蟻:慾望謎網》影評與導演朱賢哲專訪
國片《白蟻:慾望謎網》不是一部令觀眾舒服的電影,它不走小清新路線,不假掰、很直白,敢於挑戰觀眾的觀影思維,跳脫一般觀眾認知的框架,走虐心系路線,讓觀眾在大銀幕前坐立難安,觀眾看完心頭會沉重,但後勁很強,反思「誰才是變態?」「誰才是有病?」「什麼才是罪?」本片榮獲2016年韓國釜山影展新潮流單元影評人費比西大獎,導演朱賢哲也入圍2016金馬最佳新導演。(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有劇情)(以下... 閱讀更多
紅眼:《決戰食神》──中國大陸觀眾需要的,就是一種謝霆鋒效果
本著謝霆鋒是我青春期偶像的情意結,這部過了新年檔期才在香港上映的中國大陸賀歲片《決戰食神》,雖然擺明隔夜冷飯,宣傳不多,心知不妙,都還是硬著頭皮把它看完。感想?對電影沒太多感想,倒有不少感慨。導演編劇監製諸君,你們確定自己知道什麼是電影嗎?開拍《決戰食神》,電影原名就叫《鋒味江湖之決戰食神》,顧名思義,是因為謝霆鋒的實境真人秀節目《12道鋒味》在中國大受歡迎。略看過數輯,都一定比香港和台灣(甚至日... 閱讀更多
米果: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在網路看到日文版電影預告片的時候,就決定非看不可。平日午後還算是郊區的電影院,放映廳只有三個觀眾,也因為那樣空曠與安靜的空間裡,才能專注於電影鏡頭的流轉。那不是娛樂刺激或聲光效果很足夠的電影,故事的人生成分很強,音樂、光線、角色人物的情緒都很日常,我原本就很喜歡類似這樣的訓練,旁人的故事,不一樣的人生,透過小說或戲劇,滲入自己的思考與行為之中,成為體貼世間百態的溫度。我看著「生田斗真」飾演的跨性別... 閱讀更多
【投書】徐明慧:《沈默》不沉默,可以有所不同
春節假期,回到生活過的巴黎,然卻似孰悉又感陌生。回想起十多年前剛抵巴黎時,隨著巴黎人的步調、節奏與禮貌,每每搭乘公車時,都會向司機問候,說聲「Bonjour(您好)」。如今,巴黎的年輕人上公車不再問候司機,只留下嗶嗶嗶的Navigo刷卡聲;許多法式老牌的商店、咖啡廳,甚至連小酒館都被大型連鎖企業取代,再也無法趁機與老闆噓寒問暖一番;巴黎人的生活節奏也變得緊湊,曾經人人低頭閱讀口袋書,偶爾還會在地鐵... 閱讀更多
黃怡:肯洛區──電影藝術的反抗能量
肯洛區(Ken Loach,1936~)的父親是水電工,母親是美髮師,常有人誤會他是因為成長於底層社會,才拍了那麼多左派的記錄片與電影。不完全對。底層社會是沒錯,但他的家鄉瓦威克夏郡紐尼頓(Nuneaton Warwickshire),可不折不扣是傳統的保守黨鐵票區。肯洛區說父親約翰洛區一切都保守,成為工廠的工頭後,由於表現傑出,廠方邀請他加入工廠的管理階層,被他拒絕了,他寧可每個月親手領到裝在褐...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