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逃跑外勞

張正:9槍之後,終於不再說「逃跑外勞」,改稱「失聯移工」
從越南來台工作的阮國非,在新竹的荒郊野地遭警方圍捕,身中9槍命喪異鄉。事件爆發後,網路上一片「逃跑外勞活該」之聲,支持員警槍殺阿非。我很沮喪。一則,這似乎顯示了這麼多年來,替移工、替「逃跑外勞」平反的努力全都白費了。一則,即使該員警明顯不當使用槍械,但難道因為死的是「逃跑外勞」,所以台灣人就一面倒地護短?不過,阿非送醫後18,000多的「急救(無效)費」,被一名陌生的盧小姐主動、默默地付清。盧小姐... 閱讀更多
【投書】劉玲瑋:《再見,可愛陌生人》──他們的逃,有那麼多不得已
「睡覺都夢到警察……我很怕啊!他們來抓,很可怕啊!」「我的夢想啊……是賺錢還債……這樣的夢想會太遠嗎?」「如果被警察抓,我會自首,我不會跳……他們(其他同胞)都會跳下山……」至2017年6月,台灣外籍移工已有約65萬人,而有近52,000餘移工逃逸。在所有移工輸入國中,以越南的仲介費最為高昂,也造成了在所有移工輸入國中,越南移工的逃跑人數最多,高達25,000多人,幾乎佔了總逃逸移工數目的一半。雖... 閱讀更多
廖雲章:逃跑外勞的晚餐
秋草打電話來:「這個周末,來我們家吃越南菜吧~」張正:「好啊,妳現在住在哪裡呢?」秋草:「就約在XX警察局門口。我來接你們。」張正:「妳說的是……警察局門口?」秋草:「對。」秋草成為逃跑外勞後,不但仍與我們保持聯繫,更沒想到,她居然還約在警察局門口見面,真夠大膽。驅車上高速公路,按圖索驥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外縣市,找到指定的警察局,秋草夫妻騎著小綿羊摩托車來領我們,順著警察局旁邊的小徑,轉入偏僻冷清的... 閱讀更多
【新二代書寫】陳又津:山東榮民爸爸╳印尼華僑媽媽:「不能怪外勞沒有敞開心胸,因為我們的媽媽還真的欺負他們!」
初傑克,1983年出生,32歲。 他一個人住,因為父母都過世了,又是獨生子,但他把自己打理得很好,身上的白T恤洗得很白,不馬虎也不邋遢。現在養了七隻貓。母親過世沒多久,他開始帶第一隻流浪貓回家,這五年來,又陸續撿了六隻。 雖然貓口眾多,照顧起來很辛苦,但他沒辦法對路邊需要幫助的貓置之不理。由於對貓毛過敏,便把家裡最大的房間讓出來,收掉電線,只留一些櫃子,讓貓有足夠的空間跑跳,房間還有一扇窗戶,可以... 閱讀更多
許文泰:制度殺人──「外勞逃逸」的推力與拉力
今年的5月18日,在新竹發生一起印尼女性外勞刺死早餐店老闆娘的命案。我會注意到這件事情,是因為一個朋友的臉書上貼的關懷這位外勞的訊息。後來我去查媒體的報導。中央社說:「警方調查,Amy於3年前來台打工,後來逃逸,到林女的早餐店工作4個月,去年底離職,目前在峨眉鄉一間餐廳打工。」根據蘋果日報,「不滿前雇主積欠薪水......老闆與老闆娘長期對她言語侮辱並暴力相對,而且從去年6月到12月,老闆娘巧立各... 閱讀更多
張正:不只為了十萬塊──記第一屆移民工文學獎
與高鼻深目的西方臉孔面對面,以北京腔中文交談。對方雖然說得字字清晰,但是我始終揮不去違和感。感覺像是搭公車不用買票、吃香蕉不用剝皮。我和妻子雲章飛越半個地球,來到春暖花開乍暖還寒的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與許多精通中文的西方人相聚數日。之所以有此一聚,是因為羅鵬(Carlos Rojas)和安德魯(Andrea Bachner)兩位西方面孔的中文學者,正要編輯出版一本《牛津...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