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醫療體系

周恬弘:護理人員的日常,是為了人們的非常、失常與無常
資深音樂創作人與歌手李宗盛曾經這樣形容護理人員,他說:「護理人員的日常,是為了人們的非常、失常與無常。」5月份有兩個重要的國際節日,5月12日是「國際護士/護理師節」,5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是母親節。這兩個節日都與女性有特別的關係:媽媽當然是女性,而絕大多數的護理人員也是女性。▋護理就是「給你」其實護理人員和母親的角色有許多相似之處。「護理人員」的英文nurse這個字的拉丁文字源nūtrīcius[1... 閱讀更多
周恬弘:「一例一休」之後,病人應該知道的事
去年底《勞動基準法》修法,於今年開始實施「一例一休」制度,導致眾多行業員工在休假日和例假日加班成本明顯增加,以及人力運用的彈性降低。對於依賴人力的行業來說,衝擊又更為直接。醫療和照護都是須透過專業人員的手才能提供給病人,因此提供醫療服務的醫院和診所,都屬於人力密集行業。一例一休勢必對醫院和診所的服務造成相當程度的限制和轉變,病人和民眾對此應該有所了解體認,並配合調適,才能繼續維持良好的醫病互動。▋... 閱讀更多
【投書】蔡依倫:重建醫病互信,才能真正落實分級醫療
近來由於醫護過勞、急診壅塞與醫療暴力事件頻傳,推動分級醫療又重新成為醫界關心的議題。許多醫師都認為只要像美國一樣落實家庭醫師制度,在基層做好把關工作,病患就不會動輒湧入大醫院的門急診,醫學中心的醫師可以專心教學與研究、診治困難度較高的病患,自然也可以解決醫護過勞和醫療資源浪費的問題。這樣的做法能將病患分流,由下往上的結構十分穩固,應該是一個理想的醫療制度,也是健保20年前開辦時的初衷。▋病患湧向大... 閱讀更多
【投書】蔡宏斌:整合醫學專科──請讓醫師脫離「人力」,走向「人才」!
最近的報導提到,急重症醫療對年輕世代醫師失去吸引力,有四大原因:責任制壓力重、醫療糾紛及醫病衝突多、醫療職場肢體言語暴力威脅、健保給付偏低。自己從事急重症醫療多年,看到師長仍在第一線奮鬥,甚至夜間值班,問年輕醫學生是否想效法這樣的生活模式,曾聽到這樣的答案:「老師很偉大,但我們想走自己的路。」台灣醫學系畢業生的選科考量前三名,依次是生活品質、臨床專業興趣和醫療糾紛少。我們問中生代的急重症醫師們,是...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陳炳仁:「翻轉病房」──以需求為導向、善終為終極目標的在宅連續性全人醫療照護
筆者日前與幾位樂在思考台灣醫療照護轉型的同好,共同前往日本九州參訪在宅醫療的實際運作、並了解其運行之哲理與制度的支撐,僅以個人感受與經驗抒發意見,嘗試增添一些看見。● 老有所終的真正意義與實現之道對我一個身在醫學中心且同時在老年醫學科與安寧病房都有照顧住院病人的醫師而言,每周仍固定親身到社區進行安寧或一般居家照護訪視患者,在台灣可能算是少數,在醫院與居家穿梭的過程中深切感受到,「老有所終」的「終」...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陳禹安、孫豪均:到底是誰隱瞞了血汗醫院的事實?
拜讀近日討論國際醫療專區發展之相關文章,以及五二0總統馬英九於中國醫藥大學學生座談中提及:「有哪家血汗醫院,就告訴我」一語,筆者認為,這不過是顯示政府及產業界代表將醫院及國際醫療視為高產值的產業之後,忽視作為主體的臺灣病患、醫事人員以及各級醫院的現實處境的最佳寫照。更進一步的說,此句話是忽略醫療體系結構問題,最粗糙且不負責任的做法。作為醫療產業主體的基層醫護人力,在整個醫院體系,處於分工以及權力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