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土地正義

林益仁:如果加拿大可以這樣解決傳統領域爭議,為什麼我們不行?
昨晚,在傳統領域劃設的爭議焦慮下,我寫了一封email給加拿大的好友Fikret Berkes教授。他任教於Alberta省的Manitoba大學,是在傳統生態知識、原住民族自治及共管議題上,享譽國際的加拿大國家講座教授。同時,他也是2009年因創建「共有資源理論」(common-pool resources theory)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者Eleanor Ostrom的重要合作夥伴。我詢問他,... 閱讀更多
【投書】瑪達拉.達努巴克:從轉型正義看傳統領域劃設爭議──維護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完整性,讓道歉文走出總統府!
2月14日,就在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的這個月,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公佈了《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這是繼2016年8月1日蔡英文總統在原住民日公開致原住民族道歉文「邁向和解的開始」之後,行政院所做出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原基法》)的第一個回應。▋《原基法》賦予原住民的土地權利被架空了!《原基法》第2條規定,「原住民族土地」是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第20條:「政府承認... 閱讀更多
林益仁:當原住民傳統領域和私人土地衝突,怎麼辦?
台灣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起於2002年,是在陳水扁前總統「新夥伴關係」精神的政策下推動。經過了15個年頭,劃設的工作雖然進度有快有慢,主導有官方或是民間,方法也各自有別,但總之並未停頓。然而,包括原住民在內,整個台灣社會始終都還是納悶為何一直劃,卻總是無法完成。事實上,關鍵原因正在於:縱然各原住民族確有關切的群組進行相關工作,但是這些劃設的內容,始終沒有得到各原住民族內部一致的共識,以及國家法律... 閱讀更多
【投書】拔尚:不要攔阻原住民述說家園土地的真相,讓台灣人民與這地和好
在泰雅族的語言裡,「真相」,叫做 Balay。而「和解」叫做Sbalay,也就是在Balay之前加一個S的音。真相與和解,其實是兩個相關的概念。換句話說,真正的和解,只有透過誠懇面對真相,才有可能達成。這一段話,是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8月1日向原住民族道歉時所說。這也是泰雅族處理人際互動關係時,最重要的法則,以彼此誠實公平相待為目標。人群間土地範圍的劃分也是一樣,透過Sbalay,尋求土地歷史的...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廖本全:大埔判決,司法成為政府遮羞布
苗栗大埔案區段徵收事件,1月3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判決,確認徵收原告彭秀春(張藥局)、朱樹、黃福記、柯成福等人之處分違法,並撤銷原徵收之處分。當時筆者認為,這樣的判決,其實並不偉大,只是該有的救贖。怎知,判決書別有洞天,原來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依舊保守不堪,只是做了一個討好的、匠氣的,甚至是匪夷所思的判決。這個判決,根本連救贖都稱不上,只是醜惡政治的一塊遮羞布罷了。● 切割的遊戲大埔案是配合新訂都...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