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性別平等

劉政暉:性平教育退出校園?別怕!
大法官釋憲第748號,在2017年的5月24日,扎扎實實地為台灣人權寫下新的一頁,也象徵著台灣又再往先進國家邁出了歷史性的一大步。正當挺人權的國人歡欣鼓舞之際,「反同團體」仍持續動作頻頻,除了在媒體上繼續發表言論、計劃推動「專法」,而更讓大家擔憂的,是台灣政府於十多年前擬定並推動的「性平教育」,可能會因反同團體策動政客,而不得不退出校園。多年前遭到歧視身亡的玫瑰少年葉永鋕,他的母親在兒子過世後以勇... 閱讀更多
【投書】張振原:房思琪的悲劇──淺談厭女文化下的階級暴力與循環
「所以,到底是什麼樣的脈絡讓林奕含非得以『死』才能讓人不去質疑、並聚焦於如此殘酷的事實?」「厭女文化」早已在我們生活的每個角落根深蒂固,甚至在主流文化中,我們不時可以看到融入厭女設定(女弱男強)甚至大量置入對女性的言語暴力(調侃女性姿色或予以性暗示)作為噱頭的餘興節目。隨著海量的性不對等四處蔓延,女性竟也被迫麻木、默認,最後矛盾地接受這樣的角色認同。而林奕含的選擇,我們可以視為是對厭女架構一次最激... 閱讀更多
李淑菁:如何辨識「山寨版」性別平等教育?
日前從社群媒體見到一則「性別平等教育增能研習課程」訊息,沒有仔細閱讀的話,會以為是一般性別教育研習;當我細看貼文,才發覺部分宗教熱忱人士可能正以家長組織的名義,挾其雄厚財力與網絡關係,以自辦研習、採認累積時數、成為性平「專家」、進入學校家長會、性平會或成為教師等一條龍的方式,掣肘台灣20多年來性平教育的努力與成果!▋辨認真假性平教育社群媒體貼文寫著:這個講座是個開始,值得鼓勵!這是借力使力,同運講... 閱讀更多
【投書】吳翠松:拒絕情感教育,不表示情緒就不存在
雖然情感教育與同志婚姻沒什麼關係,但對於恐/反同者加諸於性平教科書的污名,我有些話要說。我摘錄給小學老師情感教育指南原文的幾個重點:第一個面向是關於告白(愛的表達)的方式,讓學生認知到:每個人都有喜歡別人的自由與權利,也有拒絕別人的權力/權利;但是不管告白成功或失敗,都要尊重別人的自主決定。第二個面向是關於拒絕,在決定是否接受或拒絕的時候,要聆聽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喜歡對方就接受,不喜歡就直接拒絕... 閱讀更多
吳媛媛:不服氣的瑞典爸爸──性别反思(上)
我發現人們在形容育兒假時的修辭很有意思。當媽媽是主詞時,我們習慣說媽媽「可以」、「有權利」放育兒假;但是出於爸爸的立場時,卻常說爸爸「必須」放育兒假、政府「規定」爸爸放育兒假。目前北歐國家可以說是鼓勵和落實兩性分攤有償和無償勞動最成功的地方,但是在大部分瑞典家庭中,由媽媽請育兒假留在家照顧孩子的期間還是明顯比爸爸長。許多人認為這個現象證明女性更勝任「母職」。其實,大多瑞典家庭會做出這個抉擇,並不是... 閱讀更多
林秀姿:做一個勇敢的女生,櫻花妹行不行?
「日本性騷擾橫行!」美國國務省在2016年5月25日,發布一份世界人權報告書,除了指摘伊斯蘭國侵害人權、中國箝制言論自由、南韓限制新聞自由以外,也把日本跟這些國家排列在一起。責備日本嚴重欠缺性別平等觀念,甚至從上而下的蔑視女性,報告還舉例2015年6月時某男性議員公開批評女議員「妳不如早點去結婚吧」作為人權倒退的指標之一。雖然後來這位男議員公開道歉,也被開除黨籍,但對於把女力當作重要政見的安倍政府... 閱讀更多
李淑菁:你在保護我嗎?
20年前,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念大學的灰姑娘參加一場盛宴,不知不覺過了12點的門禁時刻。「怎麼辦?」夥伴說:「爬牆!不然怎麼辦?」於是在協助下,她爬上高牆,回頭一望,師大路熙攘的汽機車騎士們也正看著牆上的她,忐忑不安的她,縱身一躍而下。台師大女一舍,有我年輕叛逆的印記。▋制度真的「保護」我?叛逆,因為制度對身體的「保護」(或監禁),身體必須自尋出路;也因出於「自我保護」不致在外流連,身體也承擔了後... 閱讀更多
【投書】謝秉霖:高中需要怎樣的性平教育?
2000年的某天早晨,一個男孩的死震驚了台灣社會,玫瑰少年葉永鋕被人發現臥倒在廁所隔間的血泊之中,死因眾說紛紜,但媒體大多臆測,葉永鋕是因為性別氣質較女性化,而被同學嘲笑、戲弄,最終霸凌致死。然而,這並不是個案,北一女兩位女同學林青慧、石濟雅的自殺事件、鷺江高中楊姓同學命案,皆與個人的同志身分有關。這不禁令我們想問,究竟還要有多少年輕生命的無辜逝去,政府及社會才願意正視同志族群或性小眾的存在?根據... 閱讀更多
【投書】張毓思:女性主義者可以化妝嗎?
有人跟我說這問題很無聊,真正的人權迫害比較重要。但我覺得如果有一個清晰的道德準則,再模棱兩可的例子,例如化妝,應該要能輕易地被評判。很顯然地,沒有人會說化妝與女性主義毫無關係,畢竟化妝就跟芭比娃娃一樣,是在一般社會概念中只屬於女性的東西,如果你也厭惡芭比娃娃只能給女生玩,那你就應該也問問化妝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化妝是一種父權壓迫嗎?是一種自我表達或empowerment嗎?我看過很多女性主義者捍衛化... 閱讀更多
方祖涵:小賈斯汀,與消失中的騎士道
你有聽過小賈斯汀最新一張專輯裡的歌〈愛妳自己〉嗎?這首旋律抒情,聽起來浪漫的歌很受歡迎,發行後不久就登上美國告示牌排行榜(The Billboard)的冠軍,在英國跟加拿大也拿到單曲排行榜的首位。每次聽到這首歌,都對裡面的歌詞感到嘆為觀止。終於忍不住問了念高中的女兒,「妳覺得Love Yourself的歌詞怎麼樣?」「還好啊。」她說。「妳不會覺得怪怪的嗎?妳的朋友們呢,沒有人覺得聽起來很奇怪嗎?」... 閱讀更多
【投書】珊和子:一胎化的終結 一個時代的終結
暑假回家的時候,聽到父親突然問母親我的「獨生子女證」還有没有,他說應該找到留作紀念。二十幾年來第一次聽說原來還有這樣的證。父親和我說,我是一個很特别的存在。80年代的政策是一個家庭只可以有一個孩子,而我恰好就是「那一個」。然後便没有再多說什麼了。雖然父母總是對獨生子女的事情不多言,但總覺得突然提起也必有原因。或許是因為我三年前離開父母獨自去念書,快畢業了仍舊没有回去的打算。或許是因為我至今依舊没有...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