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知識分子

鄭志凱:當社會公信力蕩然無存,人人都得加入幫派
這次川普在全美國人面前上演了一場真人實境秀,炒了聯邦調查局局長柯密的魷魚。據說川普上任後7天,曾經邀請柯密單獨進晚餐,酒酣耳熱之餘,川普要柯密表態,宣示對川普的忠心。一向特立獨行的柯密礙難應允,只承諾了誠實(honesty),而非忠誠(loyalty)。據柯密事後推測,不願披肝露膽交心,恐怕是他被川普革職的導火線。民主社會裡要求對領袖的效忠,似乎退回到幾百年前的封建體制,或是數十年前的威權年代。不... 閱讀更多
王盈勛:川普與脫歐、愚民與知識份子、全球化與反全球化
2016年迄今,國際政治最讓人意外的兩件大事,應該是川普成為美國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以及英國公投要脫離歐盟竟然可以過關。在美國,川普反伊斯蘭、反移民、反性別多元等極右又政治不正確的言論,普遍被媒體、學者、各種意見領袖認為是反智又不堪入耳的鬧劇。自認還算是愛護名聲的公眾人物,聽到川普的名字就算不揶揄他幾句,絕大多數也不屑與之同列。英國脫歐公投,狀況也差不多。公投前,我們看到大批英國各界的名人,聲嘶力... 閱讀更多
王健壯:未完成的遺囑
再過幾天的十一月二十三日,就是「雷震案」覆判定讞五十三周年紀念日。半世紀來,研究《自由中國》或回憶雷震的文章很多,但吳乃德最近出版的〈台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卷二:自由的挫敗〉,卻是其中最值得一讀的著作。吳乃德的書雖非以學術論文形式為之,但學術研究元素卻無一不具備。他雖非歷史學者,但寫史之才、學、識、德,卻也無一或缺。〈自由的挫敗〉敘述的雖是前代史,但卻與當代史有對話、對照的現實意義。一年多前,我曾經寫...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