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考試

【投書】蘇彥誠:變成獨立考科以後,就能改掉「八股作文」嗎?
大學入學考試中心公布新的學測考試規定,明年起國文寫作將列為單獨考科,學生必須撰寫兩篇作文,分數佔國文總分的一半。在這新的考試規則公布後,將孩子送進作文補習班的家長也比以往更多,作文需不需要「補習」的爭議也再次浮出檯面。▍作文科獨立施測乃立意良善之舉大考中心為了讓學生有更完整的作答時間,也使學生更重視語表能力,決定對國文作文獨立施測。從最新公布的寫作範本與評分標準來看,大考中心將題型分為「知性的統整... 閱讀更多
羅德水:「減C」,應該成為國民教育最重要的事
106年國中教育會考成績已於6月9日公布。一如往年,鎂光燈依然聚焦在各地考取滿級分的同學,與有榮焉的老師、家長不吝分享滿級分同學們獨到的讀書計畫,出現滿分考生的學校更高高掛取紅布條,迫不及待的向人展示學校傲人的辦學成果。幾十年來,這樣的場景反覆出現在高中入學考試之後,無論這個考試叫做聯考、基測、或是會考。然而,正當我們把目光投射在考試成績優異的同學身上時,有一群在會考中挫敗、在9年國教中未能得到相... 閱讀更多
【投書】黃子倫:爸媽,我能不要再考教甄嗎?
春季的來臨,往往是一群「非正式」教師最忙碌的時候。面對錄取率0.4%到5%左右的教師甄試,這群老師東奔西跑,跑遍整個台灣也不稀奇。這幅景象不是今年才有,而是十幾年來從小學教師甄試到近年高中教師甄試的現況。培育一名合格教師需要花5年的時間(包含通過實習及錄取率僅5成的教師檢定)。若能順利通過檢定資格,那麼下一個關卡則是最令人沮喪的「教師甄試」。以高中為例,教師甄試分為全國聯招或者由高中獨立招考,每年... 閱讀更多
陳怡光:教授,答案是 X=0, Y=1, P=∞!
大學招聯會在2月23日公布了考招新方案後,引起各界一片譁然,各界紛紛提出自已心目中X, Y, P的完美比例,然後就進入菜市場喊價模式,這裡減個X,那裡加個Y,好像只要能解開各家的三元一次方程式,我國教育的任督二脈就會被打通。其實,如果大學真的要找適性學習的新鮮人,答案就是X=0, Y=1, P=∞。也唯有這樣才能讓高中教育正常化,回歸到「自發、互動、共好」的12年國教精神。▋誰需要看「基本能力」?... 閱讀更多
【投書】周冠甫:107學測作文新考法,學生、老師該怎麼面對?
大考中心規劃:自107年起,學測國文包含「國文(選擇題)」與「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簡稱『國寫』)」,兩者將分開施測,各80分鐘。指考國文則全卷為選擇題。國語文寫作測驗希望能配合大學選才,在命題方向與素材上,涵蓋人文、社會、自然等不同學科的領域,以評量考生是否具備就讀大學的國語文表達能力。其命題理念主要有三:1.注重人文與自然、理性與感性、原理與實用、傳統與現代的結合。2.貼近生活經驗,切合社會脈動... 閱讀更多
葉丙成:納粹事件的反思──無感比無知更可怕
高中生扮納粹事件,引起以色列、德國外交單位抗議,教育部危機處理先懲處以對外國有所交代。但這次的事件,是懲處之後、媒體報導一陣子後就結束了嗎?許多人以此事件批判學生無知、老師無知。我認為以此事件來看,無知可能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無感。你說這些學生是真的無知嗎?不知道希特勒是誰嗎?不知道希特勒跟納粹做過什麼事情嗎?如果他們是無知到希特勒都不認識,連納粹是什麼都沒聽過的話,他們不會興沖沖的提議... 閱讀更多
【投書】池枻龍:教育,如何產生跨領域?──毀棄封建教育體系
閱讀李淑菁〈教育是一門跨領域的專業〉,文中寫到她與教育系學生之間互動後所得到的體悟,從確立教育非慈善事業,到提及教育的跨領域性,與最後認定教育的跨領域即是專業,來闡述學習教育──即未來為人師表者,所學內容應包含整個社會體系所有的相關理論。最後提出在變化無常的社會中,單一科系的專業已經不符合社會,能夠在理論與實務中跨越領域才是新的「專業」觀念。這篇文章中顯示出作者本身仍有為人師表的強烈氣息,認為老師... 閱讀更多
葉丙成:想養出獅子,就別關在綿羊圈裡養!
前幾天看到媒體報導,再次有業界主管針對台灣年輕人不夠有狼性加以針砭。這樣的新聞,在台灣已是老生常談。台灣的長輩們,總覺得Y世代無動力,心中滿是恨鐵不成鋼的焦慮與無奈。報章媒體上,三不五時就會看到大家批評台灣年輕人沒有企圖心、對事業不夠積極、只在乎小確幸。指責年輕人不夠積極的論調,並不是我想探討的。我真正感興趣的是,為什麼大家不去探討年輕人為何會無動力?如果不去探討成因,只是一直指責,如何能改變無動... 閱讀更多
【投書】涵越:致我敬愛的教育學家弗雷勒(P. Freire)──關於台灣教師檢定考
保羅.弗雷勒(Paulo Freire)先生您好:之前有幸在研究所的課程中閱讀您的著作《受壓迫者教育學》,初次拿到這本書時,便被簡介所吸引:一位動搖國本的巴西教育工作者,為了解放受壓迫者,而被當時巴西的軍事政權驅逐出境!讀完之後,像是被您搖醒般,告訴我別再天真了,教育根本就無法中立、無法獨立於政治之外,而傳統的教育,常是維護現有政治體制,並為既得利益者服務。所以,您反對消滅思考、死記知識的「囤積式... 閱讀更多
羅德水:真的連哪天期末考都要管嗎?
觀察這些年來的國民教育政策,有二個極為矛盾的走向,足以顯示台灣教育決策越來越民粹、媚俗、去專業化的情況。一方面,民選縣市長每每以提升學生競爭力為名大肆加課,遠者如增加國語文上課節數、提早進行英語教學,近來則流行延長學生留校時間,各種理由冠冕堂皇,不一而足。但另一方面,又宣稱為了減輕學生壓力、還給孩子快樂童年,提出各種「減輕負擔」式的政策。比如前台北市長郝龍斌任內曾下達「兒童節不出作業,兒童節後一週... 閱讀更多
何桂育:不要完美的孩子
媽媽,我要考一百分!帶孩子回台念書二個月後,我六歲多剛進小一的女兒昨晚跟我說:「媽媽,快要考試了,我好緊張。」她的反應讓我感到奇怪,便反問她:「妳在法國的學校也有考試,怎麼不會緊張?」然後她跟我說,法國的考試跟台灣不一樣,而且她要考一百分!小學一年級的國語和數學,對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小孩來說,要考一百分應該不是件很難的事情。但是對我那個從小在法國長大,中文不太靈光的女兒來說,ㄅㄆㄇ的聲調不分與字彙不...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