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同志

米果: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在網路看到日文版電影預告片的時候,就決定非看不可。平日午後還算是郊區的電影院,放映廳只有三個觀眾,也因為那樣空曠與安靜的空間裡,才能專注於電影鏡頭的流轉。那不是娛樂刺激或聲光效果很足夠的電影,故事的人生成分很強,音樂、光線、角色人物的情緒都很日常,我原本就很喜歡類似這樣的訓練,旁人的故事,不一樣的人生,透過小說或戲劇,滲入自己的思考與行為之中,成為體貼世間百態的溫度。我看著「生田斗真」飾演的跨性別... 閱讀更多
【投書】陳熙文:專訪四叉貓──不是什麼英雄
近來網路名人四叉貓因「潛入」反同志活動,多次執行「反串」任務,令她聲名大噪。一張於反同群眾當中開心揮舞雙臂的畫面,攻佔各大媒體版面,更成為同志運動的精神象徵,甚至有不少同運人士視她作「英雄」,但對於這個稱呼,四叉貓顯得頗不以為然。「我心目中的天菜對我說:『我更尊敬你了!』我跟他說:『我才不要你的尊敬,我要你的肉體!』」本名劉宇的四叉貓邊笑邊說。對於「英雄」兩字,四叉貓不願接受,強調她只是恰巧出現在... 閱讀更多
李淑菁:「肯認」讓家更穩固
中午走進小拉麵店,等待美味的同時,我也聽到一段有趣的對話。中年外場:「現在便當好貴啊,隨便買都要80、100的……」年輕廚師:「不會啊,前面巷子彎進去就有50元便當店,雞翅便當只要50,而且很豐盛。」中年外場:「怎麼可能!我隨便買都要100的!」廚師:「我假日就都會去吃啊,就真的50!」中年外場:「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前後不到5分鐘,為了等拉麵,我至少聽了10次「怎麼可能!」我真的... 閱讀更多
【投書】杜冠霖:讓人人都有權搭上「婚姻」這輛車
"All we are doing with this bill is allowing two people who love each to have their love recognized by way of marriage."這句話出自紐西蘭國會議員Maurice Williamson一次有關同性婚姻法案的演說,簡單而深刻。在此,也想表達筆者對於近期同運、反同議題的一些看法。針對人獸... 閱讀更多
【投書】謝秉霖:高中需要怎樣的性平教育?
2000年的某天早晨,一個男孩的死震驚了台灣社會,玫瑰少年葉永鋕被人發現臥倒在廁所隔間的血泊之中,死因眾說紛紜,但媒體大多臆測,葉永鋕是因為性別氣質較女性化,而被同學嘲笑、戲弄,最終霸凌致死。然而,這並不是個案,北一女兩位女同學林青慧、石濟雅的自殺事件、鷺江高中楊姓同學命案,皆與個人的同志身分有關。這不禁令我們想問,究竟還要有多少年輕生命的無辜逝去,政府及社會才願意正視同志族群或性小眾的存在?根據... 閱讀更多
【投書】John Jay:為何民主公民不應該支持護家公投?──護家公投的四個民主陷阱
這篇文章不是為同志們寫的,也不是為基督徒們,而是為台灣每個嘗試在民主體制中,追求自由平等的公民們。就在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佔據所有媒體版面之時,有個新的公投連署提案通過了第一階段門檻。此次公投由「信心希望聯盟」(簡稱「信望盟」)推動。此聯盟大部分成員具基督教背景,動員主力、目標群與之前推動1130大遊行的護家盟、以及2012年起開始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納入課綱的真愛聯盟有相當重疊。此公投的題目為:「婚姻... 閱讀更多
【新二代書寫】陳又津:海南榮民爸爸╳印尼華僑媽媽:「媽媽常跟我講童年的事,我現在去新加坡又有那種感覺。」
符書銘,1987年出生,28歲。 小時候的照片穿得很新潮,訪問時穿著俐落的及膝短褲,光亮略有稜角的額頭、略高的顴骨還有尖尖的下巴,從事平面設計。在新加坡工作了一年半,卻也在新加坡理解到媽媽的鄉愁。 父親在他上小學以前就過世了,媽媽怕別人欺負他,總是對外說爸爸出國工作,媽媽面對計程車司機的反應也是一絕,採取先發制人問很多問題。 約訪這天正好是宰牲節,新加坡的國定假日,所以他放了一個禮拜的假回台灣。這... 閱讀更多
【讀者投書】高譚市民:從同志婚姻合法化與柯媽媽抗爭,找尋台灣社會議題的解方
七月初,八仙塵暴事件引發社會大眾對醫療結構的批評,領域專家各有說法,文章一篇接著一篇刊出;當北捷又傳隨機砍人,犯嫌落網後,正反方亦各抒立場,探討死刑存廢的輿論再起,只是討論的聲音會持續多久?最終會有結論嗎?對應的相關單位是否採取了行動?作為一個每天看電視新聞的閱聽眾,心裡不禁懷疑社會大眾是否可以保持長期的關注,確實推動改變?還是只在網路、口語的唇槍舌戰之後,討論的激情褪去,又各自回歸原來的生活,提... 閱讀更多
劉致昕:當男廁的門掛進國家歷史博物館,深入德國首次「同志歷史展」
德國歷史博物館具備了所有你對「德國」、「歷史」、「博物館」的想像:它站在那已三百多年,是柏林第一棟巴洛克建築,它也曾是君王的軍械庫,戰後至今,九十萬件文物說著德意志兩千年的歷史,畫作、雕像、盔甲、兩德統一的歷史照片一應俱全 。一轉身,卻是一張三層樓高的照片,僅著白色三角內褲的藝術家畫著鮮紅口紅站在那。「他是男生還是女生?」人們紛紛停下腳步,戶外教學的孩子問,老師答不出來。白色的內褲跟健壯的肌肉是大... 閱讀更多
張士達:專訪張作驥(下)──我的魔鬼告訴我,暫時脫離我媽媽
本文接續張士達:專訪張作驥(上)──就當拍了一個很爛的作品,仍堅持面向陽光由張作驥執導的《醉‧生夢死》,7月18日在第17屆台北電影獎,以破紀錄的六項大獎橫掃各類影片,拿下年度最高榮耀百萬首獎,以及最佳劇情片、男主角、男配角、女配角、媒體推薦獎等六項大獎。只是導演自己卻成了當晚唯一缺席的主角,因為他已在今年4月10日入監服刑。入獄前一周,他在工作室進行了這段訪談,在對話中回顧這部電影創作期間的心情... 閱讀更多
羅毓嘉:二二八關於少年世代
少年認識二二八事件並不是從二二八開始。1999年,少年15歲。那座公園仍被暱稱為「公司」的年代,少年同志們補習班下課後,或者壓根便蹺了課的某些夜晚,在公園裡暗影般逡巡,聚集,在樹叢之下,荷花池畔調笑。少年們在BB Call上傳遞著,「○七二二八」。意思是,老地方,老時間,七點,二二八公園,等你,快來。那是少年同志旁若無人的二八年華。猶記得,當年的妹子亭裡,總是傳遞著誰愛了誰,哪個學校的誰又和誰分手... 閱讀更多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