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 花蓮

【投書】黃靖庭:繼續侵害山林20年!亞泥展限,這4個單位都有過失
「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持續超過30年,泰半的原耕作權人都已離世,抗爭運動也延續至第二代。今年10月中旬,因受卡努颱風外圍環流影響,花蓮經歷了一場為期三天的超級豪大雨,累積雨量破千毫米。當下,筆者與居住在亞泥礦區正下方的富世族人聯繫,族人表示:「每天都活在恐懼中」,隨時擔心土石流、山崩的生活,外人難以想像。1973年,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泥)以詐欺手段,偽造族人的土地所有權拋棄同意書,聯... 閱讀更多
魚夫:花蓮開拓史的先驅──賀田組
1899年(明治32年)的12月,一位日本商人賀田金三郎來到花蓮,他銜總督府之命,要來進行東部的墾拓。早在11月間的總督府令第1585號,「賀田組」獲得花蓮港至台東間加禮宛(花蓮縣新城鄉嘉里村與佳林村)、吳全城(花蓮縣壽豐鄉志學村一帶)、馬黎馬憩(花蓮縣鳳林鎮萬里橋一帶)、加路蘭(花蓮縣豐濱鄉磯崎村)等地的土地開墾承租權,共約19,822公頃;且展開招募日本內地移民、設置賀田村、開發東部製糖、製鹽... 閱讀更多
魚夫:老花蓮人悲歡離合的場域──舊花蓮驛
許多老一輩的花蓮人至今對於舊火車站的街景依舊有著深刻的印象。當時從驛站走出來,背對車站,正面看見的是噴水池,水池後方有著法國曼薩爾式屋頂的賀田組會社,左手邊是一棟和洋混搭式建築,其上為日式屋頂,牆體為歐洲半木式風格,結構係加強磚造的「東海自動車運輸株式會社」;右方緊鄰火車站者是「鐵道部花蓮出張所」(今花蓮鐵道文化園區),然後再往前走就是木結構的日式大型旅館「常盤館」了。常盤館原址已成「金龍大旅社」... 閱讀更多
【投書】高帆:先有願景,才能前瞻──一個花蓮人的單車想像
近日引起許多爭論的前瞻計畫,尤其占總預算近一半的軌道建設部分,無疑是爭議焦點。爭論似乎無止無盡,主因之一是投入資源龐大,不得不慎。然而,可爭可論的絕不只是投入產出、成本效益或是後續營運等等,更重要而一直沒有人願意去談論的,還是最根本的願景。我們希望台灣在未來30、50年後會是什麼樣子?而這樣的願景可以帶出什麼交通政策?不先把未來共有的圖像描繪出來,各項大小爭論如何得以有依歸?各項政策又要以什麼標準... 閱讀更多
【投書】林春元:採礦權不當展限,山林生態與原住民權益何在?
經濟部在3月14日礦業法修法前夕,火速通過核發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區採礦權。這個處分不僅讓台灣自然環境持續受到大規模破壞,也持續侵害太魯閣族人居住權、家庭權與文化權,違反環境影響評估法、原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原基法」)、還有公民政治權利公約與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施行法(以下簡稱「兩人權公約施行法」)。▋不良立法與惡質企業聯手下的亞泥新城礦區1980年代,遠嫁日本的太魯閣族女士田春綢回到家鄉,卻發現... 閱讀更多
【投書】王心怡:豈止是一條路?──寫在花蓮縣道193線拓寬計劃環差審議之前
這短短的7公里路上,有聚落、有生活、有生態、有生命,有近百年歷史的定置漁場文化、有在無數颱風侵襲下仍堅毅守護著海岸線的防風林。是阿美族人的家、外省老兵的家、各地新移民的家、南洋移工的家、復健婦人的家、老農與老牛的家,也是豬、狗、貓悠閒散步的家,烏鴉、候鳥棲息覓食的家......。這裡不只是一條路,需要更溫柔的對待。最美的秘境193,是花蓮一條縣道的名字,也是許多人心目中最美的路。我人生中第一次一個... 閱讀更多
魚夫:舊花蓮驛前碩果僅存的鐵道部出張所歷史建築
從老照片看,日本時代的舊花蓮火車站附近的建築物都很有味道,有那種遇見美國西部拓荒小鎮的況味,驛站本身是近世復興式建築,宏偉壯觀,出了火車站,左方是「鐵道部花蓮出張所」(今花蓮鐵道文化園區),再往前走就是木結構的日式大型旅館「常盤館」;火車站的正前方是有著法國曼薩爾式屋頂的賀田組,右方則是英國半木式風格的「東海自動車」總部,當然,如今這些建築全拆了,只剩畫中的這棟出張所。1907年(明治40年)新上... 閱讀更多
魚夫:後山的金絲雀──重繪花蓮常盤舘
日本詩人西條八十有首令人動容的童謠詩「金絲雀」,內容大致是:忘了歌唱的金絲雀啊,把它丟到後山去吧!不,不,這樣不行!忘了唱歌的金絲雀,把它埋到後院的小樹叢裡吧!不,不,這樣不行!忘了歌唱的金絲雀,拿柳條鞭子來鞭打它吧!不,不,那樣太可憐了!忘記歌唱的金絲雀,假如為它奉上象牙的小舟、白銀般的船槳,在柔和的月夜裡,浮於月夜的海面上,它就會唱起歌來了。後山的花蓮大山大水,是座座高聳、峰峰連綿的中央山脈與... 閱讀更多
【花蓮小踏步】米果:友情帶路的旅行
關於花蓮的旅遊記憶是非常片段的,最早似乎是跟著家人一起,不曉得誰開著工廠載布匹的麵包車,那次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完全沒印象,畢竟是小學之前,只記得手掌被滑動的車門夾到,哭到大人都來安慰,很丟臉。可是仔細想想,那次到底是去花蓮還是台東,反正對小孩來說,出門旅行多數都在吃東西跟睡覺而已,當然偶爾也會暈車。比較具體的記憶應該是大學一年級暑假,颱風警報發佈後,和社團朋友結伴去瑞穗深山的學姐家,火車抵達花蓮之... 閱讀更多
吳老拍:「獻給台灣的溫柔力量」《太陽的孩子》影評與導演鄭有傑、勒嘎.舒米(Lekal Sumi)專訪
由鄭有傑導演與勒嘎.舒米(Lekal Sumi)導演共同執導的溫暖人心電影《太陽的孩子》,英文片名源自於阿美族語Wawa No Cidal,Wawa就是孩子,也在片中關鍵戲碼發揮催淚的效果,Cidal則是指太陽、母親、部落共同體。海報主文案是「有一種力量,叫溫柔」。從片名與文案的巧思,就可看出這部片濃濃的人文情懷。導演鄭有傑(左)與勒嘎舒米。吳老拍攝影。 ● 金馬獎三項大獎提名本片榮獲第17屆台北... 閱讀更多
羅德水:比消失的白菜更重要的事
喧騰一時的「花崗國中營養午餐事件」暫時落幕,在各方關切下,最終花崗國中「教師成績考核委員會」還是對鐵木洛帝老師做出懲處,但從原先的「記大過」改成「記過」,原先認為該師「刻意捏造虛構事實、詆毀學校及縣府」、「不足為人師表」,對老師「涉嫌毀謗」將保留法律追訴權的花蓮縣政府,似乎也沒有後續行動,就連當事人鐵木老師也在個人臉書表示「Po文造成學校與縣府之困擾,本人深感抱歉」、「希望事情到此為止,並還給學生... 閱讀更多

頁面